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追猎办公室人妻
追猎办公室人妻
 
 一年之前本人换了一份工作来到了现在的公司,第一天到公司报道在公司大厅的员工介绍墙上发现了一张照片,上面的女人三十多身穿标准职业装十分漂亮乌黑的头发盘在头上,两条细长黛色眉毛,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面带微笑感觉像是在勾引你,我一下就被吸引住了,这是所有照片里最漂亮的一张。下面的署名是张敏。就在我看的出神的时候部门经理过来了,「新来的吧?」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恩,是的新来报到的。」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后,经理就带着我参加了部门早会,真的是很巧之前照片上的漂亮女人就是我们部门的,真人比照片上漂亮多了。更巧的是早会上经理把我介绍给了这位美女,因为她是部门的业务精英,我是新人对业务不熟悉所以让她带着我。-
-
  「这是张敏,咱们部门的业务精英,小高以后你就跟着张姐学习吧。」这个决定真是让我很高兴能和这么一个大美女工作真是我的福气。说实话我已经33了,之前工作经历已经很丰富根本不需要什么太多指导,在看到张姐照片的第一眼我就被迷住了,就产生了一种莫名要征服这个女人的冲动,现在上天又把这个美女和我联系在了一起,我更确信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也成就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熟女人妻的故事。
-
-  张姐38岁165的标准身高,但是看着小巧玲珑的,脸蛋比照片上精致得多,(说实话有点像AV女优樱井莉奈,但是比较瘦102斤,眼神也和樱井不同很灵动也透出老成)22就结婚生了孩子所以看起来很年轻,但是身上散发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美,一开始我还没注意到张姐的身材因为每天都穿着工装,过了些日子我才发现张姐的身材也非常好(之后么也验证了我的看法你们懂得)我们女的多,大多都是40左右岁的,最大都48了,小女生就2个一个25一个28但是张姐是最漂亮也是最有气质的,我到公司的时候刚好是冬天(我是北方人)公司没有专用更衣室所以这些大姐都在办公室换衣服(可能都是已婚人士所以这些大姐换工装并不避讳,其实也没啥就是脱掉工装外套换上回家的裤子和羽绒服)连张姐这种我眼中的气质美女也大大咧咧这么换(毕竟人家结婚这么多年了,女儿都16了)这样我才有机会看到包裹在西装下面的张姐的身段,张姐胸很大就是穿着黑色毛衣也能看出来,腰很细比我们那个28的都细,当然28的那个小 女 孩长得挺胖乎,胯部和屁股不是很大但是挺翘的。-

-  她是单位公认的美女,在单位一干就是14年,有很多男客户就是专门冲着张姐来的,经常能听到那些那客户和张姐开一些荤玩笑,张姐总是能应付自如。-
-
  单位这些男员工也经常挑逗张姐讲一些荤段子,要不就是明目仗胆的骚扰,有个姓顾的司机一身匪气平时说话就跟地痞似的就经常调戏张姐,「张敏,昨天给你传的片儿看没啊?和你老头子没试试里面的姿势啊?」说完就一脸淫笑地看着张姐。
-
-  「滚一边去!」张姐骂道。
-
-  这人也是没脸没皮接着说,「我今天再给你传一个比昨天那个过瘾。」「传呗!」张姐满不在乎地说。-
-
  「等着啊我给你发过去。」他还真传给张姐了,「张敏,你看老过瘾了。」张姐看也没看站起来转身说,「没工夫搭理你,我去卫生间。」说完转身走了。张姐回来时这个姓顾的又来劲了,更放肆了。
--
  「咋地张敏,忍不住了?上厕所摸完回来啦,哎呀你看你张姐多急。」张姐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干脆到别的办公室去了。这小子一看张姐来气了赶忙跟周围的人说,「咱能传那个么,就是搞笑的小视频。」然后自己讪讪地笑。-

-  我心里面很鄙视,你们这些傻逼成天就知道痛快痛快嘴,都是有心没胆的货色!这也更坚定了我拿下这个单位第一美人的念头。-
-
  人和人的关系都是潜移默化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通过平时的观察和闲聊我对张姐的所有情况已经了如指掌,她的脾气秉性我也摸透了,很快我们变得无话不说,经常两个人聊天把她逗得咯咯直笑。单位发什么东西,张姐也会帮我留一份,有时工作忙我来不及回食堂吃饭,张姐也会帮我打出来拿回办公室让我回来吃。
--
  我呢也经常找机会买些小食品到单位,分给大家的同时,也着意多拿些给张姐。公司经常有饭局,每到这个时候张姐总是最先通知我,有时我去不了张姐就会问,「咋去不了呢,大家一起聚聚,开开心多好啊?」知道我确实不能参加张姐脸上就会微露遗憾,但转瞬即逝。
--
  我和张姐第一次相对亲密的接触,是在一次饭局以后,那天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公司这些人意犹未尽一大帮人去了KTV,到了包房大家就更肆无忌惮了,啤酒喝了一箱又一箱,猜拳的,跳舞的,一会就都喝高了,张姐喝了很多开始有点语无伦次,她醉眼婆娑的从沙发的一头爬到我的身边搂着我的脖子因为包厢里太吵在我耳边大声地说,「高,张姐看好你,你比他们强多了,你是我带过最好的徒弟……今天……张姐和你合唱一首。」说着摇摇晃晃去吧台点了一首《女人花》拉着我到包房中间唱了起来,那天我也喝了很多所以借酒劲搂住张姐的腰和着她身嘶力竭的唱了起来,一边唱一边靠在一起摇着,说实话张姐有点五音不全,没几句在调上的,再加上下面的人一个劲的起哄所以唱鬼哭狼嚎的,从那次K歌以后公司里这些老娘们看我和张姐的眼神开始变了,经常背着我和张姐,在一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  张姐很喜欢打麻将经常会到单位这些老娘们家里彻夜搓麻,我曾经问过她。
--
  「你就这么夜不归宿的打麻将,你家老头让么?」张姐一脸不屑地说。「我想打麻将我家还没谁能管得了我呢!」「那你老头也放心?」我追问道。
-
-  「有啥不放心的都是女的,就是有男的能咋地啊!」我笑了笑没说什么。K歌之后不久张姐又打一夜麻将在赵姐(部门主管)家沙发上对付了一宿,早上到单位和这帮老娘们说,「昨天这一宿打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没精神,赵姐家沙发睡得也不舒服,浑身酸。」这时王姐(47岁的老娘们)搭话了,「是啊……我昨天就看出来你没精神了,那麻将让你打的直断片儿,这也不是你的作风啊。下次打把小高带上,让他坐你身边保证你有精神……」王姐阴阳怪气的调侃道。-
-
  我赶忙说,「王姐,你可别开玩笑了,我根本不会打麻将……」「不会学呗……让你张姐教你,你张姐老厉害了,我们都玩不过她。」没等我说完王姐马上就把话茬接过去了。
-
-  张姐这时狠狠地瞪了王姐一眼,「老王婆子,你能不能有点正经的,都这么大岁数了你就是这么当大姐的啊?」王姐没答话只是咯咯的坏笑。
-
-  「别听她们胡扯,高。」张姐示意我离开,我也笑着摇头离开了。
-
-  之后不久她们又组局打麻将,王姐借着上回的事,当着我和张姐的面说到,「高,今晚你张姐她们都上我家打麻将,你跟着去啊?」还没等我开口张姐急了。「高,去就去,有啥的啊,到那有吃有喝啥也不用你管,让他老头子给咱们做饭!」「我是真的不会打麻将,去了也没意思。」我解释道。-

-  「去吧……让你张姐教你,不然她没精神……」王姐变本加厉了,张姐立马推了我胳膊一下,「去,高……说死今天也去。」看来张姐和王姐较上劲了,我也只好答应了。
-
-  晚上到了王姐家,王姐没有孩子所以房子不大只有40多平,他老头早把饭做好了,吃过晚饭牌局就开始了,一开始我还给她们倒点水,有一句无一句的瞎聊,慢慢的我眼皮开始发沉窝在单人沙发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有人推我,「高,小高,醒醒别在这睡。」我一睁眼原来是张姐,已经是后半夜3点多了,原来张姐和赵姐在小客厅里打了地铺,张姐怕我窝着难受想让我也睡地板上。-
-
  我摇了摇手小声说,「你去吧……姐,我没事。」「我就是想气气老王婆子,让你遭罪了。」张姐带着歉意小声说道。-

-  「没关系,你去吧姐。」
--
  张姐也就没再说什么。一夜无话,早上在王姐家吃过早饭,我们4女1男直接去了单位。这一夜沙发睡得我是腰酸背疼,脖子还落枕了。王姐拿我开了一天玩笑,我只能笑着应付。但是张姐看我的眼神稍稍有了些变化,我认为我们的关系应该更近了。
-
-  7月份我们部门派我和张姐去佛山开会,我觉得时机来了,那几天正好赶上张姐的生日,到佛山的第一天我就在宾馆附近物色好了一家花店,定了一大束红玫瑰在生日当天晚上8点半送到酒店客房,也是作为「行动」开始的信号。
--
  生日当天会议开到6点半过了才结束,差点耽误了我的大事,终于散会了我压抑着急切的心情,出门叫了辆车往酒店赶,张姐显然心不在焉,估计她老公没给她打电话发信息问候生日,坐在车上她望着车窗外的街景幽幽地说:「高,咱们在外面随便吃点吧!」明显有些失落。-

-  这时我不失时机地说:「今天我可不在外面吃了,出来几天没吃一顿好的,咱们回酒店吃!」张姐头也没回说道,「回酒店吃?那得多少钱,不能报销的。」(单位那些老娘们经常说张姐会过日子,确实是,她22岁挺着大肚子和老公空手从农村来到我们这里,从一穷二白到现在全款买了套70平的房子真的是不容易)「今天我请!用不着报销。」我冲着车窗上映出的张姐说。
-
-  「你可省省吧,这是出差也不是旅游。」真是个好女人我心想,「你就别管了姐姐,吃顿饭还能破产啊?」看我这个态度张姐也没再说什么。-
-
  到了酒店下车张姐就奔着电梯走,「姐,你干嘛去啊?」我赶忙问她。
--
  「上楼换衣服,冲个澡再下来吃饭啊。」我一把抓住了张姐的白皙柔软手拉着往餐厅走。「走吧,先吃饭再回去吧,我都饿死了。」张姐被我突如其来的一拉弄得有些手忙脚乱,脸上泛起了微红。「好了,好了你别拉我啊,我跟你去!」说着挣脱了我的手,赶到我身旁和我一起走向了餐厅。
--
  到了餐厅我找了个靠里面的位子坐了下来(方便调情和毛手毛脚)服务生马上就跟了上来。-
-
  「两位需要些什么?」-
-
  「把菜单拿来,点菜。」
--
  服务生马上拿出了两份菜单,张姐接过菜单边看边说,「高,这里东西太贵了,咱们换个地方吧?」我抬起头看着她,「4星级的,这个价位很正常,好不容出来一次,这几天也没正经吃饭,应该犒劳犒劳自己了,别多想了姐。」看着我这么坚决张姐也没有了办法,干脆合上了菜单由我自己做主。-
-
  我见状直接拿着菜单坐到了张姐的身旁假装让她一起参考,「姐咱们一起选一下。」我故意紧贴着张姐坐下,大腿好似无意紧靠在张姐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上。-
-
  「吃西餐怎么样?牛排,再喝点酒?」我下意识的用腿轻轻撞了一下张姐,「你看着点吧,别点太贵的……」张姐让我自己拿主意。-

-  「好,那我就随便点一点儿。」于是点了两份牛排,一份罗宋汤,一份烤生蚝,一份香蒜油扒大虾,一份沙拉拼盘。-
-
  当我还要继续点的时候张姐按住了我的手,「别点了高,够了,太多了吃不了。」我趁机抓住了张姐的手看着她说,「好吧,听你的。」张姐赶忙又把手缩了回去,「哦,对了还没点酒呢?」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继续说道,「喝点什么?姐……」我用征询的眼神看着张姐。
-
-  「别点了,高,够了……」张姐几近央求的拉着我的衣角说道。
--
  我根本不理会张姐的央求,「红酒就不要了没意思太酸喝不惯,服务生你们这里有没有桃红起泡葡萄酒啊?」「有的先生,这款568的客人比较常点。」我心想这回装大了!-
-
  但是舍不孩子套不着狼啊心一横,「就来这个吧。」说完我把菜牌递给了服务生。-
-
  「先生还需要别的么?」服务生问道。
-
-  「不需要了,不需要了!」没等我开口张姐已经抢答了,我心里一阵偷笑。
-
-  服务生下去以后张姐一脸惊讶和责怪的神情看着我问道,「你疯了吧高,点这么贵的酒?」我盯着身边的张姐嘴角带着一丝坏笑说道,「疯一回又能怎么样,趁着还年轻!」看着我这个态度张姐略带无奈的嘟囔着,「没人管你!」把脸转了过去移开了我的视线。-
-
  一会服务生开始上菜了,我故作安慰的张姐的脊背轻拍了两下,又重新坐到了张姐的对面。-
-
  「先生,酒给您打开了。」说着。服务生熟练地开了酒,倒入了两只高脚杯中,粉红色的酒带着起泡在杯中跳跃着,颜色特别漂亮,如同张姐娇羞时脸上泛起的红云。-

-  「下去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摇了摇手,服务生走了。我举起酒杯,张姐还在愣着。
-
-  「举杯啊,姐。」这时张姐才举起了酒杯,我把身体前探了一下盯着张姐一双漂亮的眸子轻声说道。「生日快乐,姐……」张姐显然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惊到了,瞪大了眼睛一脸绯红地看着我,手举在那里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故作镇定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没回答一边微笑看着她一边碰了一下她手中的酒杯。-
-
  「干杯……」说着,我自顾自地喝了一口。
--
  「味道不错啊……比红酒好多了。」我示意还在举着杯子发愣的张姐也尝一尝,这时张姐才回过神来小小的押了一口。
-
-  「味道怎么样?」我看着张姐问道。-

-  「恩,挺好,比红酒好很多。」张姐避开了我的眼神。-
-
  「好喝就行啊……不过这么贵的酒可不能浪费哦……咱们要把它喝光。」我故意把声音提高 一点,心想今晚事情成功与否全靠这瓶酒了。-
-
  席间我不断的给张姐布菜,尤其是生蚝。「姐,多吃点生蚝,这东西是很补的,在这边有句话说这生蚝是『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我一边给她夹菜一边观察着她对这句话的反应。-
-
  「加油站?美容院?什么意思啊。」张姐不明就里地问道。-
-
  「哦……美容院就是女人多吃对皮肤好,加油站么……」「加油站是啥意思啊?」张姐追问着,我一脸坏笑地盯着张姐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加油站就是男人多吃对下面好……」「就你知道的多,吃东西还堵不住嘴……」张姐白了我一眼,脸上带出了一丝不易察觉愠羞之色。-

-  「好……不说,喝酒。」我斜眼瞄着张姐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暗想,今晚我就把你上下两张小嘴全都堵住……这顿饭吃的很顺利,席间只要张姐的酒杯空了我就给她倒满,几次她都说喝不下了,但我一说不要浪费这么贵的酒张姐也就继续了,酒到半酣我开始给张姐讲起了一些荤笑话,可能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张姐也没有开始那么拘谨了,听着我胡言乱语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时不时的还嗔怪地说,「成天尽胡说,能不能有点正经的,我可是你姐……什么话都往外冒。」我借着酒劲附和着,「我压根也没把你当做我姐看,你这么漂亮做我女朋友正合适。」「少油嘴滑舌的,我都奔40的人了还漂亮什么,我姑娘在过几年都要嫁人了。」张姐说到。-

-  「你不知道么姐,女人到你这各年龄才是最有味道的。」我盯着她说。
-
-  张姐立刻举起了拳头做了一个要打我的动作,用眼神凶着我。我们边吃边聊很快一瓶酒喝完了,酒多数都被我倒给了张姐,显然这时候张姐已经醉了,我一看表已经八点多了,东西也吃得差不多了,于是我说。「姐……差不多了,咱们回房间吧。」「好……走吧。」说着张姐从椅子上起身,因为喝了不少酒起身的时候她晃了一下,我赶忙扶住了她的腰,「都怪怪你,点这么贵酒,要不怎么能喝多。」张姐一边靠在我的臂弯里一边用手摸着额头说道。
-
-  「别说了,咱们上楼吧。」我一边搂着张姐的腰,一边扶着她往电梯走去。
-
-  搀着张姐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腿已经有些发软了,我借机紧紧的搂住了张姐的腰肢,她的腰,细而且结实手感很好。到了客房门口张姐一边打开的包翻找着门卡,一边对我说,「高,你回去吧累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我没说话,这时她掏出了门卡,可是手一滑掉在了地上,我赶忙弯下腰捡了起来,「我先扶你进去再走。」说着我打开了房门,把张姐扶进了客房。
--
  「我怎么可能走呢,今天就要在这里把你睡了!」我心里边想边把她扶到了床上。
--
  「高,把空调打开,热死了南方这天太热了。」因为酒精的作用让张姐感觉到燥热,进屋就急着让我打开空调,自己也下意识的脱掉了外套,把白衬衫的领口解开了,微醉的她还保持着女人应有的克制。我没有去开空调,在我看来闷热的环境和酒精的作用才是最好的催情手段。
--
  快要八点半了,送花人的敲门声就是我行动的信号,这段时间真的是最紧张是,不知是紧张还是屋子热我的脊背上开始出汗了。张姐这时正靠在床头拿出手机在看什么,我估计是在看有没有老公和宝贝女儿给她发来的生日祝贺信息,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失望的表情,我趁机走过去,贴近她的脸庞假装跟她一起看,我们贴得非常可以闻到她带着酒精味的鼻息。
-
-  「看什么呢?这么专心?」我漫不经心的问着。
-
-  「没……没什么,高……」还没等她把话说完,门铃响了。行动的时机已经到了,可是这只小白兔还浑然不知。
-
-  「谁啊?」张姐狐疑的放下了手机去开门,这时我动作迅速的拿起了她的手机把模式调成了震动!我可不希望今晚的周密计划被她家人的一个电话打断,随手我把电话放在了床头柜上。这时我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对话。「谁啊?」张姐问道。-
-
  「请问是张敏小姐么?我是花店的这里有您的一束花需要您签收?」我站起身躲在屋子的转角处听着,张姐打开了门。
--
  「您是张敏小姐吧,这是您的花请您签收。」
--
  「我的花?你们没搞错吧这是谁送的?」张姐诧异地问道。-

-  「您这里是1107房间吧?」-
-
  「是啊。」-
-
  「您叫张敏?」-
-
  「是啊。」-
-
  「那就没错,请您签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