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为奴隶的明星母亲
为奴隶的明星母亲
 「你想想啊,那么重要的场合,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们冰冰不至于那么
傻!」媒体关于范冰冰露底事件的报道,一个中年女人此时在镜头前怒斥。

  「这个新闻您已经给我看了三遍了,麻烦记者先生,您能告诉我这么做是出
于什么目的?我邀您来是澄清这件事的,露底露的是肉色衬裙,还要说几遍?」

  范妈妈很不平静的对着慕晗说。

  「肉色的衬裙是造型师说的,一面之词怎么可以说服大众?作为一名自律的
记者,我有权将真相布公天下」慕晗回道。

  「那你就是不肯帮我喽?」范妈妈脸色低沉,但不失吵喊时的红晕。

  「自律是我和其他记者不一样的地方。」慕晗很平淡的说。

  「那你走吧,也许我本就不该叫你来,快滚,在我眼前消失。」范妈妈的语
气越来越重。

  慕晗很自觉的走向门口,「要是我今天真走了,您就会觉得今天您的举动,
作为一个母亲来说,是很失败的。」慕晗说着脱掉拖鞋。

  「你什么意思?」范妈妈撇着眼睛问。

  「没什么,只不过……」慕晗在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这个就是真
相!」然后转身就要开门出去。

  「等一下,慕先生,等一下!」范妈妈急忙跑到门口。

  其实慕晗心里并不想走,他只是做出一个假出门的样子,没成想这招还真管
用。

  「怎么,您又觉得我可以不滚了?」

  「哎哟,瞧您说的,来坐,我给您沏杯茶。」范妈妈态度的转变让慕晗心里
觉得很开心,毕竟他的第一步算是达成了。

  「您那个是什么……真相?是关于……」范妈妈嘴有点磕巴的说。

  「我想您应该知道真相的,您现在的样子出卖了您,是不是啊,范妈妈?」

  慕晗阴沉的看着给他倒茶的女人。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知道。」她说这话的时候,心觉
得很虚,因为女儿曾经告诉过她,那件事是要炒炒自己在媒体上的热度,故意不
穿内裤……

  「呵呵,我什么意思您心里清楚……」慕晗很平淡的递过一个阴邪的眼神。

  「你想要多少?」范妈妈想用钱来解决这个问题。

  「钱?呵呵,那对我不重要,我想要的我怕范妈妈给不起!」慕晗端着茶杯
静静的说。

  「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能平息绯闻……」范妈妈下面的话没能说出口。

  「这么说,您已经肯定您在对媒体撒谎了?」慕晗将手倚在桌子上,将头探
向范妈妈的脸部。

  「我?这是件绯闻,我会为女儿捍卫权益的……」范妈妈硬着头皮抬起头,
此时两个人的眼睛离的很近,鼻尖就要贴到一起,范妈妈檀口里喷出的香气打在
慕晗脸上……此时她才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在冒着欲望之火,仿佛在灼烧着自己,
她想要逃避,慢慢的低下了头。

  「范妈妈,您应该是明白人吧,不要做无谓的抗争,您刚才的回答明显是在
逃避,我只要您回答是,还是,不是?」慕晗撤回身体凝望着她。

  「我……不是……」范妈妈轻咬了一下嘴唇。

  「哦?好好好……您就等着看明天的新闻吧!」慕晗起身展示出要离开的意
思。

  「别别,是……是啊……」范妈妈着急的也站起身要留住他,起身太猛的她
头有些犯晕,一个不小心载到慕晗的怀里,慕晗顺势搂着她的腰身,向上一滑,
手指触摸到了那对沉甸甸的乳房。

  范妈妈倒下去的时候,在低头的瞬间她看见男人的下体跳动了一下,「那是
……他不会想?」

  「您的奶子真软,手感真好!」慕晗的手在一点点捏弄着她的乳房。

  「啊……」范妈妈这才注意到他对自己的小动作,一下撑开男人的身体,用
力过大一个没站稳又跌坐在沙发上。

  慕晗顺势抓着沙发的两边把手,将身体俯下,脸部贴着范妈妈的额头,「您
小心点,要是摔坏了身体,我可不想负责。」这句话说出时带着一股冷气,让范
妈妈有些发抖。

  「好了,您决定吧,真相就把握在您手里。」慕晗说着将U盘放到桌子上。

  范妈妈很想抢下这个U盘,但是看着慕晗胸有成竹的姿态,她没轻举妄动,
「慕先生到底想要什么?」她红晕的脸庞已经证明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想要什么?您心里清楚的吧,还要我说的露骨吗?」慕晗眼中喷出欲望的
火焰,他早就对这个绯闻的母女有了色心,今天借了朋友的记者证,换了照片,
并带上更衣室的证据,进行着他早已揣摩的计划。

  范妈妈聪明的以为自己将他引入房中,然后在床上重演色戒,将射精后的他
擒获并告之强奸罪,不但获得了女儿的真相,更加能让他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
范妈妈打定主意。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们还是去卧室吧?」范妈妈表演出很羞愧的表情。

  慕晗看着这朵花就要被自己采了,压在心底多时的欲望油然而生,快步两下
抱起范妈妈的身体昂扬走向卧室。此时范妈妈双手搂住慕晗的脖颈,此时一种莫
名其妙的想法在心底浮现「这个男人好有力量啊,比起自己逝去的老公,强太多
了,不知道……」她想到这些的时候,脸上不觉浮起一片红云。

  慕晗性急的抱着心慕已久的范母,走进卧室,将其放倒在床上。女人离开男
人的身体,此时已经恢复了意识,她决定主动,因为这样更能刺激男人的欢心,
她将双腿跪坐在床,双手捂在胸前,一点点的解开扣子,将两块嫩肉在衣服的缝
隙中展现给痴望着她的男人。慕晗站在床边,单穿一件内裤,欣赏着一个40出
头的丰韵女人对自己的一步步勾引,下体的阳具在男主人的幻想下变成了坚挺的
肉棒,将裤头高高的撑起。

  「他的好大,不知道我能不能……」范妈妈心里此时多生疑虑,她害怕自己
在床上会败给面前这个男人,可是转念一想,只要自己更加主动,说不定还是有
机会的。她这样想着,身体在床上扭动的更加厉害,她一点点褪去身上的衣着,
当只脱到剩下内衣的时候,她伸手露出妩媚的姿态,邀请着慕晗上床。

  「好一个风韵犹存,不知道年少时勾引过多少男人……」慕晗这样想着,将
内裤闪下,跳上床将面前的羔羊压倒在床,伸出舌头舔舐着还很柔嫩的耳垂儿,
女人以为他会性急到直接插入,没想到他会从爱抚开始,并且还碰触了她最喜欢
男人碰触的地方,这让她的方案大乱。

  起初她还能稳定心智,但是当慕晗的双唇压在她的双唇上,当他们的舌尖碰
触的一刹那,她的身体仿佛在融化,她主动献出香舌与慕晗的舌头搅缠在一起,
大量的口水顺着嘴角流淌,顺着脸颊滴落在床,当慕晗的双唇离开她的嫩唇时,
她的嘴唇微张,舌头还在轻舔着嘴唇,一丝丝的妩媚之气流露在眉宇之间。

  「多长时间没做了?」慕晗低头在她的脖颈间吻着。

  「啊……啊……好长时间……自从老公去世……啊……」她在享受着男人给
她带来的刺激,可是还尚存有一些理智的心却在挣扎,「怎么会这样,我为什么
会说这些,我是要制服他的呀。」她心里想着。

  「啊……这只是交易……别问……」范妈妈此时只想赶快结束这场奸淫,虽
然自己此时很愿意。

  慕晗没有理会她,只是将舌头一点点的向下,当舌头舔舐到乳尖的时候,不
小的快感刺激着女人敏锐的神经,敏感的电流击打在身体每个角落,女人「啊」
的一声以示感谢。

  慕晗看出这对她的刺激很大,他可不想太早的结束这次「猎捕」。

  他将范母的乳头含在嘴里,并将舌头在上面画圈,时而将舌头在上面挤压,
每次舌尖离开她乳头的时候,她的乳房都向上一跳带起一阵阵的波浪。慕晗在舔
舐乳头的同时,躬起的身体使肉棒在她的私处摩擦,虽然是在阴唇上的摩擦,但
是慕晗能感觉到她阴唇带给他「吸」的力量。

  当慕晗坏着用杂乱的阴毛刺激她勃起的阴蒂时,她的身体初感不适。范母此
时感觉到肉穴里痒痒的,在刺激那粒肉芽的情况下,肉穴里已经水流成泱,她想
夹紧下体不让男人看出自己的不堪,但是大腿被男人的双腿架得很开……

  慕晗发现此时范母身体的变化,他的唇舌不舍的离开娇滴滴的乳头,滑过肚
脐儿舔吻在大腿的内侧,深深的舔吻让女人更是难耐,她知道自己多年隐藏的性
欲今天被开发了,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呢?女人此时的心完全属于性爱,她的脑子
已经没有空余去想其他的事情……

  慕晗在舔吻大腿的时候发现女人湿润的肉穴,两片微开的肉唇好像在像自己
招手,他有些按捺不住自己插入的情绪,可是女人的脚丫碰触到坚挺的肉棒时,
他感觉到了女人脚部的柔软,他还是决定要先把插入行动稍后一下。当他的唇舌
一点点的舔吻到女人的脚丫时,女人不敢想象的看向脚下的男人,这是她以前老
公从未做过的事情,她觉得脸部烫烫的,不知道这次做爱是自己的不幸还是万幸
呢?

  她一点点的发现,自己不再那么讨厌这个男人……

  慕晗在她的脚丫上舔了好一会,心想「40多岁的女人,脚丫还能保存这么
好,有钱可真是好啊,不过……」男人心想着,用双手托起女人的臀部。女人本
是架起的双腿就将自身的肉穴全数展露,被男人再将自己的臀部一分,肉穴更是
在男人面前暴露了,更何况现在这个是陌生人,内心有些黑暗的小物质促使肉穴
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在洞口的蠕动下,一点点晶晶亮的爱液渗透出来,「唏流唏
流」的声音从下体传来。

  「天啊,他在舔我的小穴,不脏吗?老公都从未做过,他还会做什么?」女
人摇动着腰身,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但是身体却没有一丝的不适,反
而更加舒服,她的双手按着男人的头部,在挺动腰身的情况下还不时按动着他,
生怕软软的舌头会离开敏感的肉穴。

  「啊……美死了……啊……」范母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淫荡的叫,可能是
接触到了以前不曾有的性经历,中间也不失夹杂着N久没做爱的缘故。

  「啊……脏不要舔啊……嗯……啊…………」范母开始为面前的这个男人着
想,因为男人的舌头抵触到了她的后庭花,她只知道当年老公看都不愿意看的地
方,他却舔得那么起劲。

  慕晗在女人的茸毛间递给女人一个「交给我吧」的眼神,然后用舌头拨弄、
舔舐着每一道褶皱,像是在抚弄着花瓣,女人的菊花蕾一张一合,而此时她的心
早已心花怒放了,她心中的理智早已被抛脑后,而她此时只想要男人的肉棒插入
自己空虚的身体,她的手指不自觉的按捺自己的肉芽和俏丽的乳头。

  「啊……啊……啊……要来了……啊……」女人在男人的「舌服」下丢出了
宝贵的阴精,男人一滴不落的含入口中,不过他没有咽下,他将身体伏在女人的
身上,一点点的将强壮的胸肌挤压在翘挺的乳峰上,然后将双唇压在女人的双唇
上。

  女人此时眼睛闭着,睫毛处还显露出高潮时带来的颤抖,当男人火热的双唇
送上的时候,她满心欢喜的张口逢迎,可是当大量咸液的侵入,她不得不闭起嘴
唇,瞪大眼睛疑问的看着男人。慕晗看着她眼神的不解,很自然地将口中的阴液
「咕噜」一声咽入肚中。

  被男人的诱惑,范母也咽下了口中的咸水,不知道男人怎么会做出这么难为
情的举动,她此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增一些对这个男人的暧昧。她看着面前
英俊的男人,「怎么刚才在外面没觉得呢?我是爱上他了吗?」

  女人短路的想着。

  慕晗看着她朦胧的眼神,知道自己的第二步算是达成了,接下来就是该叫她
胯下称臣了,慕晗打定主意,将身体上浮,跨坐在女人的酥胸之上(由于范冰冰
的缘故,她母亲估计也做了一次隆胸手术,胸大得不得了,起码35C- D),
然后将怒挺的肉棒展示在女人面前。

  范母此时才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他的肉棒比当初老公的起码大上一倍,青
筋暴露的样子很是吓人,不过对于一个经历过性事的女人,它真是太可爱了。范
母不由自主的用手套弄着大肉棒,在肉棒之间,女人直视男人,慕晗在她的眼神
读出了她的欲火,可是「帮我舔舔!」

  「什么?舔舔?」范母疑问者,但是手里却没有停下……

  「装什么糊涂,我给你舔了半天盘子,你总该回报一下吧?」慕晗温柔中不
失严厉。

  「口交吗?」范母不是不知道这些东西,但是以前老公对这些的无视,以至
于她对这些不是很深度的了解,她一点点的张开檀口,一点点的接近肉棒,慕晗
能感觉到她口中喷出的暖气,他的肉棒不禁在女人的手里一跳,挑在女人的鼻尖
上。

  女人「啊」了一声,那应该是喜悦的叫声,她抓过肉棒,夸张的塞进嘴里,
可是她忘了面前男人肉棒的粗大,当塞进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抵到了喉咙,不得不
把它吐了出来,然后一点点的认真的舔了起来,从龟头开始一路到阴囊的左右都
流满了女人的津液……

  「啊……」女人躺在床上欢叫了一声,慕晗架起范母的双腿,已经将肉棒撑
开她的肉穴。范母感觉到了肉棒上的火热,肉棒虽然壮大,但是对于一个「湿答
答」的熟妇来说,简单的纳入不是一件难事。当肉棒整根浸没的时候,她舒爽的
「啊」的一声以示欢迎,她的肉穴给慕晗的肉棒一个大大的拥抱。慕晗感觉到这
个女人的肉穴很是湿滑,虽然不像小姑娘那样的紧凑,但是不失美感。肉穴里的
嫩肉在吸吮着、亲吻着、摩擦着坚硬的龟头,一丝丝的快感从龟头传至全身。

  「好爽」慕晗心里大叫着,他扶住范母的腰身,大力的抽插起来,每次都只
留小部分龟头在里面,然后再整根没入,次次击打在子宫的花芯之上,「久违沙
场」

  的老将重上战场时喜极而泣,此时肉穴里充满了女人分泌出来的爱液,甜美
的浸润着慕晗整根肉棒,在这场「打斗」中,肉穴始终想使出束身术紧紧的裹住
肉棒,但是每次都未能得逞,反在其中被肉棒大力穿插带来更强烈的摩擦,让肉
穴屡次败下阵来。

  「啊……美……美死了……要……啊……真想……停留在这一秒……啊……
又来了……」范母又一次被奸到高潮后,昏了过去,但是很快被下体强有力的操
干弄醒,「啪啪……咕叽咕叽……」一系列的淫荡声响传入范母的耳中,此时她
的脸上更加红润,乳头上的红晕像要滴出血来。

  「啊……好棒……要来了……要啊……」范母此时双手紧握着床单,又一次
将精华铺洒在慕晗的龟头之上。

  慕晗感受到了湿润的肉穴带来的温暖,示意着范母搂着自己的脖子,将她的
上体微微抬起,开始了射精前的猛插,女人看出了男人要射精的冲动,虽然自己
爽到了,但想到自己最后的任务,她的胳膊搂得男人更紧,让摩擦更加的强烈。

  慕晗终于在范母的体内发射了,「扑扑扑扑」,女人仿佛可以听到这样的声
音,「天啊,她在我的体内射了10几发……」范母最后的计划没能达成,当男
人滚烫的精液包裹住女人的子宫时,女人又一次的丢出阴精而失力的将身体倒在
了床上。

  慕晗射精之后在范母湿热的体内泡了好一会,才不舍的拔出软下来的肉棒,
范母用胳膊肘架起自己的身体,双眸微张带动睫毛的颤动,舌头在微张的嘴唇上
舔舐着,急促的呼吸带动前胸两团嫩肉的浮动,种种迹象透露着成熟少妇的妩媚
……

  「我们……交易结束了吗?」范母依偎在慕晗的怀里,慕晗的手在她的酥乳
上揉捏。

  「我要你做我的情人……」慕晗尝试着用手挑起了范母的下巴,深情的望着
她。

  「啊……好吧……」当范母看见那样的眼神时,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像
个小女孩似的匆匆的低下头,可能是刚才奸淫的太舒服了,她还不想忘掉,「那
……」

  慕晗会意的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然后把U盘拿给她,钻进被窝舔舐她被
揉捏红润的乳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