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幸运的男人
幸运的男人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斜着探进来,像个小心翼翼的温柔少女,在木质地板上留下纤纤玉足的痕迹;窗外有不知名的鸟儿雀跃着鸣叫,扑扇着翅膀和同伴追逐暖洋洋早晨第一条小虫子;李菲儿嗅着枕头散发出的迷人香味,那是别墅钟点工浆洗出来的小清新。

  软绵绵的伸个懒腰坐起来,新的一天刚刚开始。

  一件宽大的T恤穿在李菲儿年轻的胴体上,雪峰上的粉红蓓蕾都隐隐若显,宽大的衣摆堪堪包裹住她那挺翘的小屁股,两条裸漏在外的美腿肉光致致,娇小的玉足穿在粉色的人字拖上,十根粉嫩的脚趾如同蚕宝宝一般乖乖的并在一起,富有光泽。

  当她出现在二楼的走廊时,林青青和黑傑克正坐在饭桌上吃着早餐,在母亲「不知羞」

  的娇嗔下,李菲儿得意的坐在那里,喝了一口新鲜的牛奶,趁着母亲不註意,笑吟吟的瞟了眼低着头偷偷看自己的黑傑克,舌尖轻轻舔过嘴唇上的奶啧的挑逗让黑傑克更加坐立不安起来。

  当着林青青的面,被李菲儿挑逗,这种香艳的折磨让黑傑克十分的不安,虽然他身边的这两个女人都和他有了亲密的接触,但是接触是接触,平常生活中,李菲儿还能糊弄,但是在气质典雅高贵的林青青面前,黑傑克还是有些自卑的,因为自卑,延伸出来了一种低种族对高种族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恐惧和臣服。
  正当黑傑克胡思乱想的时候,便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伸进了自己那宽大的运动短裤中,心中一惊,不动声色的微微坐直向下看去,发现一条白生生的小脚正在自己的大腿内侧慢慢的摩擦着,那种诱人的触感让他下体的黑蛟开始蠢蠢欲动,擡头看了一眼那个嘴角噙笑的小妖精,黑傑克三五下吃掉口中的食物,趁着黑蛟还没有完全复苏,离开了餐桌,留下了一头莫名的林青青和洋洋得意的李菲儿。
  当李菲儿洋洋得意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的时候,突然被猛地出现的黑傑克抱住顶在了二楼走廊的墙壁上,「呀」

  一声惊呼脱口而出,但随即又止住了,「怎么了?」

  在收拾桌子的林青青仰头看向二楼,声音是二楼那个拐角处传来的,「没事,刚才差点撞到门」

  女儿的声音让林青青放下心来,再次低头做起未完成的工作。

  「你要干嘛」

  被黑傑克紧紧禁锢在墙上的李菲儿不但不害怕,反而伸出一对胳膊搂着男人的脖颈,肉光致致的大腿轻轻蹭着男人那长满黑毛的大腿内侧。

  「你说呢?」

  黑傑克的嘴巴直往她脖子上拱,一只手往T恤里鉆,抓住两砣挺翘的胸肉揉起来李菲儿粉面飞红,按住胸前作怪的肥手,吓唬道「我妈咪可是还在下面呢」
  黑傑克左手动不了了,右手伸进了她粉腿玉股间,喘着粗气道:「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宝贝儿。」

  李菲儿回应着黑傑克的索吻,娇美的身体在男人的怀中轻轻地扭着,两个人正是青春年少,食髓知味的年纪,让对方一阵撩拨,李菲儿眼波欲滴,「讨厌,什么宝贝儿,要叫我女王大人。」

  黑傑克撩起她的大衬衫,扯掉里面的隐有湿意的卡通内裤,把自己的兄弟放进她体内,「女王大人,让在下好好的侍奉您吧」

  「你作死啊?谁让你伺候了,噢,轻点……」

-----------------------------------------------------------------------

  「非常感谢您对我儿子的帮助」

  一个魁梧的中年黑人举着酒杯向对面的成熟少妇致以敬意,而他身边则是一个低眉垂眼的黑人小夥。

  「没什么,这是应该的,所以,为了中非友谊,我们来干杯」

  林青青优雅的回应着对面男人的谢意,举起酒杯与男人碰了一下,鲜红的如同血液一般的葡萄酒衬托的她格外的雍容典雅。

  「傑克,怎么不像阿姨表示感谢呢?」

  麦克,这个面向凶恶野蛮,实际上却给人彬彬有礼感觉的中年黑人温和的为坐在自己身边一眼不吭的儿子说道。

  「啊哦!谢谢阿姨的照顾」

  即将离开的愁绪让黑傑克有些提不起精神来,举起酒杯,看着眼前这个笑语殷殷的女人,他的内心非常的不平静。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的」

  看着这个眼中隐藏着忧愁与不舍的小男人,林青青的内心也是十分的不平静,但是再多的不舍最终化成了一声清脆的碰击,鲜红的酒水在透明的高脚杯中荡起波澜,如同两人的内心一般。

  而我们的李菲儿,此时并没有关註到这令人压抑的气氛,她的眼中一直关註的都是傑克的父亲,那个长相野蛮,却彬彬有礼的魁梧男人。

  「叔叔还会来中国吗」

  趁着母亲和黑傑克相顾无言的时候,李菲儿萌萌的问道。

  「嗯,这个暂时不知道,不过我希望还有来中国的机会,我喜欢这里。」
  对於这个青春的少女,黑麦克是极为喜欢的,这种喜欢甚至已经超脱了字面上的意思,不过作为在美国上过大学,受过高等教育的麦克来说,他很好的锁住了心中的那丝阴暗的想法。

  当两家人彬彬有礼的相互道别以后,傑克和李菲儿几乎同时向自己的亲人提出了一个请求:「妈咪(爹哋)我晚上和同学约好去她家玩(我想去跟同学告别)」。

----------------------------------------------------------------------

  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里的小吧台前,喝着醇香的葡萄酒,林青青醉眼朦胧,突然耳边传来了开门声,转过脸来一看,看到那隐藏在黑暗中的傑克那标志性的白眼珠和白牙齿,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胸脯。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醉意里带着一缕妩媚,还带着一缕激动与惊愕。
  黑傑克目不转睛地看着灯光下的林青青,尖尖的下巴,瓜子脸,再加上高高隆起的琼鼻,使得她的五官如同经过了独具匠心的能工巧匠精密设计和刻画一样的,近乎完美的搭配在了一起,让人几乎找不出一丝的瑕疵来。

  天鹅一样的脖子下面,高高的隆了起来,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峰,将一件香奈尔的白色小衬衫高高的撑了起来,在她的胸前划着优美的孤形,诱惑着男人的眼球,这种超乎於想象的美让黑傑克的内心无比的激动,仿若回到了那仿若昨天的第一次的见面。

  他走了过去,眼睛盯着女人小衬衫领口里,那条迷人而深邃的白嫩深沟,喉干舌躁得直咽口水。

  在衬衫的束缚之下,林青青的胸脯,随着她的呼吸微微起伏。

  盈盈一握的腰身,平坦而结实的小腹,高脚凳上的藕色短裙下,女人的玉腿看起来是那么的细嫩,那么的修长。

  长腿尽头是略带夸张的隆起,柔软丰满的臀部在椅子的挤压下,显出一个半桃形,他的呼吸越来越沈重,呆呆的站在那里,随后被林青青轻柔的搂在怀里,当鼻尖清晰地感受到女人身上那熟悉的清香时,黑傑克恢复了知觉,揽过女人的脑袋,死死的吻住了她带着红酒味的小嘴,眼神痛苦迷乱地喃喃道:「阿姨,我不想离开你。」

  从女儿出去以后,林青青便一直在喝酒,已经半醉的她,听着小男人迷乱的声音,突然间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甜蜜,人往往在失去的那一刻才知道珍惜,当这个小男人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从内心中涌出,她开始热烈地迎合起来。

  黑傑克一手抱着林青青,一手在她的胸前隔着衣服,捂住她高耸的胸脯,在上面狠狠的揉捏起来。

  入手处,只觉得一片的温暖和坚挺、柔软,让他不由的喘息更粗起来。
  林青青没有去怪这个小男人的粗鲁,双手紧紧抱着黑傑克的腰,努力的将自己的胸脯擡起,方便着对方的动作,眼神中闪烁着渴望的光芒,「傑克,给我。」
  闻言的黑傑克把林青青从高脚椅上抱起来,轻盈柔如无骨的女人搂着他的脖子,失而复得的娇笑声里甜得发腻。

  黑傑克踢开一间卧室的门,将这女人压倒在床上,伸手打开台灯。

  明亮的灯光下,林青青莫名觉得一阵羞意,如同当年和丈夫偷食禁果的那一次一般,双目紧闭,只有轻轻颤抖的睫毛,才显示出她内心的激动和不安。
  黑傑克压在女人身上,如同初哥乱摸着,林青青吹弹欲破的脸上,已经是潮红一片,有着说不出来的诱人感觉,性感的红唇微微的一张一合的,喘出似幽兰般的香味。

  她的两条大腿,夹在了一起不停地扭动,两条笔直的长腿,在香奈尔藕色短裙的包裹之下,显得那么的丰满和有弹性,黑傑克已经无心去观看这具令他难舍难忘的娇躯,如同一个急色地处男一般手忙脚乱的扒起了彼此的衣服。

  当两人坦诚相见的时候,那宛若久违的异性抚摸,让林青青像蛇一样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着娇滴滴带水的呻吟,仿佛在发泄着内心深处的渴望,仿佛在宣泄着身体内无处不在的激情。

  此刻,这位给人以高贵典雅着称的美少妇头发散乱,眼神迷离,瘫软在自己的小情人身下,宛若不经人事的少女,看着身下少妇脸上呈现出的那种不符合年龄的羞怯,黑傑克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女人的身上,狠狠地进入了那早已熟悉了的地方。

  深深包裹着自己大宝贝的幽谷中沟壑遍布,并且不停的抽搐缩,夹磨吸吮着自己,包箍得他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

  林青青娇喘籲籲呻吟连连,柔软的嘴唇吻住小情人的大嘴,任由他吸吮着她嫩滑的舌尖,亢奋的美感使她迷醉在男女间的狂乱中。

  黑傑克低头吻住了女人柔美的唇,她交缠在他腰上那双雪白匀称的美腿是如此的紧密,两人胯间大腿根处廝磨密实的一点缝隙都没有,男人猛烈地抽送着撞击着,让林青青再次体味到,那即将成为过去的快感,红润柔软的嘴唇紧紧的吸住他的唇,吸啜着他的大舌尖,感觉到自己快飞了起来。

  良久,「哦(噢)」

  随着林青青突然长吟一声,两条缠在男人腰际的修长美腿不停的抽搐,娇躯痉挛着,春潮泛滥出来,而黑傑克,也再无法承受那种噬骨的酥麻,亿万子孙喷薄而去,全部喷洒在女人的身体深处……

---------------------------------------------------------------------

  当别墅中黑傑克和林青青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抵死缠绵的时候,回到宾馆的麦克刚刚坐下,便听到了门口的敲门声,看了看窗外漆黑的天空,对於中国有些了解的黑傑克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最终还是占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站在门外,不知为什么,胆大包天的李菲儿突然间觉得心跳快得象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脸上更是火辣辣得发烫。

  麦克从猫眼里瞄了一眼,微微一楞,打开了房门,看着站在门口的小姑娘,不知为何,被酒精麻痹大脑的麦克突然间感到口干舌燥起来。

  淡紫罗兰色短裙下,露出一截欺霜赛雪丰韵浑圆的大腿,往上是不盈一握的纤腰,高耸的胸脯在浅黄色T恤下颤颤巍巍,加上张红晕娇羞带着清纯的脸蛋,一种别样的感觉弥漫在两人之间。

  「麦克叔叔」

  魁梧男人骇人的面容以及那如同野兽般的目光并没有让李菲儿感到害怕,反而从心底传来一种隐隐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的下身似乎有些湿了。

  「啊,是菲菲啊,快进来」

  少女软糯的声音下,让麦克有些昏沈的大脑猛地一震,有些尴尬的打了个哈哈,连忙侧身把门给让开。

  一阵幽香飘来,满脸羞红的李菲儿低着头,侧身与麦克擦身而过,圆润丰隆的擦过他的大腿,一阵酥麻滑腻。

  当房门关闭,狭小的空间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暧昧,看着坐在床上低着头捂住小脸的少女,腰臀绷成的美妙的弧线。

  被酒精沖昏大脑的麦克喉头咽了咽口水,坐在少女的身边,问着少女身上隐隐传来的气味,非常突兀的抓住了正羞涩的少女的纤手,向自己怀里带去,「菲菲,你真好看。」

  「嗯」

  这十分失礼的行为不但没有引起少女的不满,反而一贯威武霸气的少女如同一只小白兔一般将脸埋在这个自己小弟的父亲的怀里,满脸羞红,一声不吭。
  少女的配合和娇羞,让麦克心中的阴暗彻底的释放出来了,他十分细心轻柔的把少女抱起,放在自己大腿上,轻轻扳正少女那娇艳欲滴的小脸,在少女含羞带怯的眼神下重重地亲了下去,含住香软的舌头用力吮吸起来。

  体态玲珑的少女在魁梧的麦克面前显得是那么的稚嫩娇小,紧闭着双眸,小脸涨红的迎合着这个魁梧的中年黑人的索吻,此时她的脑海已是一片空白。
  麦克的右手慢慢滑进少女浅黄色小T恤里,撩开紧实的胸衣,握着她结实饱满的胸脯,轻轻地搓揉着,手掌里全是细嫩柔软却又不失坚挺,少女双颊似火,浑身瘫软在他的怀里,檀口里呢喃着。

  不知不觉间,少女的T恤,已经被麦克撸到了性感的锁骨上,高耸挺拔的玉峰,少女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春意,麦克含着少女粉红色的蓓蕾吮吸着,雪白细嫩的玉峰在他手下变幻形状。

  把玩够了少女的酥乳,麦克撩起她浅紫罗兰色的短裙,一双修长晶莹的大腿赫然呈露出来,小小的紫白色布片紧紧包裹着浑圆的丰隆,更衬得圆臀的白嫩细腻,麦克喘着气,大手伸进了丰隆细嫩的双股间,里面是一片滑腻柔嫩。

  在男人野兽般的註视下,李菲儿脱掉了身上最后的一件衣物,面怀羞涩的目光註视在凳上的中年男人,黑色的肌肉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光芒,粗壮的两条大腿之间,一条粗长狰狞的黑龙在少女那裸露在外,洁白稚嫩身体和出色的容貌的刺激下坚挺着,硕大的龟头上已经开始流出黏液,李菲儿吃惊的看着那粗壮的大家夥,它的体积比小电影里的以及傑克的都要大。

  「过来,宝贝,不要害怕,我会让你舒服的。来吧,自己坐上来!」

  男人低沈的嗓音如同有着特殊的魔力一般,诱惑着少女,李菲儿慢慢的走上前去,在男人的牵引下,双臂搂着男人粗粗的脖脖颈,分开双腿,带着羞涩和不安,慢慢的坐了下去。

  男人的双手有力的抱着少女娇嫩的两瓣臀肉,粗大的阳具轻轻的和少女那娇嫩的蜜处摩擦在一起。

  「好舒服啊」

  李菲儿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着,紧张和不安,羞涩和罪恶,种种不同的感受一起涌上心头,那种来自心底的莫名感让她整个人都微微的颤抖起来。

  「我要进来了……」

  「嗯……」

  耳边传来男人低沈的声音,下体的摩擦停止,一根粗硬的东西顶住了她的蜜处,慢慢插了进去。

  「呀!不要动……啊…它…它太大了……求求……你……了……」

  下体仿佛要被涨裂,身体中被进入的部分火热而坚硬,那是一种让人舒服的快要窒息甚至感到可怕的感觉,这感觉让李菲儿好象同时有在天堂和地狱的感受,那一刻她想到了停止,但是那种独特的感觉却又让她不舍,少女忍不住哭了起来。
  少女的低泣似乎引起了麦克的怜悯,他停了下来,突然将插在少女体内的那一部分抽了出来,在少女刚感到空虚的时候,又顶了进来。

  这次他没有停,又退了出去,紧接着又顶了进来,只是每次都要比前次更加深入一些。

  快感源源不断的袭击着李菲儿残存的理智,她双腿不由的分得更开,小巧的玉足踩在椅子的两边,双手紧紧的搂着男人的脖子,身体悬空的坐在男人的手上,一只漆黑的阳具正顶在她的身下。

  终於,在她感觉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男人停了下来。

  她屋里无力的娇喘着,双臂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脑袋,将可人的酥胸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身上,就在她准备轻出一口气的时候。

  她突然感到身子又开始缓缓地下压,「咕唧、咕唧、咕唧……」

  水声连绵不断的传入耳中,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下身的嫩肉不停地蠕动着,吞咽着埋入体内的大家夥,此时她的下面又涨又痒,巨大的刺激让她嘴里不受控制地大声呻吟起来。

  「宝贝女儿,舒服吗?」

  低沈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的内容让李菲儿一楞,但随即一种仿若乱伦的负罪感如同毒瘾一般涌入她的脑海,此时的她已经无法思考,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

  「爹哋,我好舒服,我爱你。」

  「我也好舒服,宝贝儿,你下面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动呢,噢……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把腿擡起来。」

  李菲儿顺从的擡起了腿,被放到了椅子前面的桌子上,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让人快乐而又放纵的游戏当中之去。

  麦克将少女的修长的双腿腿放在的肩膀上缓缓下压,少女的双腿也随即被强迫的压向身体两侧,成了一个「V」

  字形。

  只听见下面传来「咕唧」

  一声,他粗长的阳具进入了一个地方,伴随着巨大龟头的完全顶入,从李菲儿的嘴中传出了哭泣一般的呻吟,一种难言的快感让她的蜜处里面急剧的收缩起来,紧紧缠绕住男人粗大、坚硬的阳具,就连那从来没有被人进入的花心也一吮一吮的,一阵阵热流不受控制地喷出,顷刻挤开少女的蜜处,流在桌子上。
  伴随着中年男人臀部的起伏,真正的沖锋号吹响了。

  李菲儿在这次沖锋中,扮演了一个让人怜惜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