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蜷缩的身体
蜷缩的身体
 
 舅妈这时还是在哭泣,只是声音没开始那么大了,蜷缩着身子背对着我侧躺。

我盘坐在舅妈身后想着该怎么安抚舅妈平息事端呢,可看到她蜷缩着的姿势

虽然遮掩住了乳房,但她丰腴雪白的屁股就展现在我眼前,微张的诱人嫩穴旁边

两片小阴唇上还闪烁着水光,让人忍不住想去吮吸它。

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舅妈的嫩穴,鸡巴又慢慢变得硬梆梆的了,当时淫荡

虫上脑,心里想着反正干都已经干过一回了,就算要坐牢也先再干一回再说。

我趴下身体,把头凑到舅妈的阴部闻了闻,没什么异味,於是用双手控握住

她的大腿根,对着舅妈饱满的阴阜伸出舌头就舔了上去。

舅妈的身子一抖,身体翻转过来想躲开我,可屁股被我控制着躲避不开,我

拉开她的大腿把头伸进两腿之间,用嘴唇含住她的小豆豆一阵阵吸吮舔弄,舅妈

「天啊,天啊!」地叫着,身体开始颤抖,朝上拱着下体呈现出一个弓型。

她伸手推搡着我的头,她越是推搡我越是吸吮得更用力,没一会舅妈的阴道

里就不断的有淫液涌出,粘在我下巴上滑腻腻的。

我忍不住停下来想把舅妈的嫩穴看个仔细,只见她的整个阴部因为黑色素沉

积和多年的性生活已变成棕褐色,阴毛非常的少,近似于白虎,两片小阴唇上沾

满了透明的粘液,随着阴道内肉芽的的蠕动,一股股淫液被慢慢挤出,一直滴到

床单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水线。

舅妈虽然还是在不住的反抗着,可小穴里却在不停的往外流水。我伸出舌头

朝她水嫩的缝隙里一舔,她的身体紧绷着又是一阵颤抖,更多的浪液也涌出来,

我乾脆把用嘴亲在舅妈的整个阴户上,她的身体不住的扭动,淫水不停的往外冒,

嘴里骂着我的同时夹杂着含混的呻吟声。

我扶着鸡巴,对着舅妈早已湿透的嫩穴插了进去,之前插入的时候太兴奋没

怎么去感受,而这一次不同,感觉很温暖,阴道里的肉壁箍着我的鸡巴,不紧也

不松,很舒服!

舅妈还在挣扎,嘴里还在骂着我,但骂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她

急促的呻吟,房间里突然平静了下来,只有我插她时「噗哧、噗哧」的水声。

抽插了几十下之后,我俯身亲吻着她的脖子和耳垂,(没敢亲嘴,怕舅妈咬

舌头,我当时竟然还能考虑到这个,真是无比佩服我自己)手指快速的拨弄着她

的乳头,尽管她在反抗,但她的乳头早就变硬了,像两颗紫色的葡萄。

我一边用手揉着舅妈丰满的乳房,一边低头含住她的乳头使劲吮吸,大约又

抽插了十几下,舅妈的呻吟声突然加剧,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她甚至主动伸手

抱住了我的脖子,而她的嫩穴也开始抽搐,紧紧的吸着我的鸡巴,我知道她已经

高潮了。

我感受到了舅妈的高潮,这使我更兴奋了,我有些得意的对舅妈说:「怎么

样,舅妈,舒服吧?」

舅妈不知是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呢还是在生气,并没有搭理我,将她的双

腿抬起搭到我的肩膀上,然后俯压下去,将她的双腿折到胸口,这样方便我能一

边揉玩舅妈的双峰一边抽插。

我将全身重量集中在腰部,像打桩机一般一次次地撞击着,每一次都结结实

实地撞击着舅妈阴户的耻骨,在我反复的蹂躏下,舅妈赤裸的身体终於情难自禁

地在我身下配合着蠕动,双腿盘在我的腰后,雪白的藕臂紧抱住我,小手抠进我

背部的肌肉里,奋力承受我的碾压,当时那旖旎的风情真是蚀人骨髓。

这样猛烈的弄了几分钟,我也忍不住了,整个人压住了舅妈身上,把鸡巴尽

力地插到深处,阴囊一下下收缩着,狠狠地浇灌在舅妈的蜜壶里,而舅妈的阴道

也开始有节律的收缩着,像似在吮吸着我的鸡巴,仿佛要榨干最后一滴……

射完之后,我趴在舅妈身上喘着气,阴茎还留在她的身体里,我用手轻轻的

抚摸着她的乳房,舅妈全身瘫软,微闭双目,双颊潮红,大口喘息着,仿佛在静

静的享受着我的爱抚,屋子里只余下一片寂静。

我搂着舅妈的身子侧躺着,一只手继续挤捏玩弄她的双乳,休息了一会以后,

去浴室打了盆热水端出来,用毛巾给舅妈擦乾净了下身,这个过程中舅妈除了用

手臂遮住脸以外,一动不动的任我摆佈。

我看着舅妈这样,乾脆也一不做二不休,走出卧室把大门反锁,把客厅里的

电视也给关了,然后又钻回卧室床上躺着,抱着舅妈光滑白净的裸体跟她说话,

就说些她怎么怎么漂亮有气质,我这些年心里怎么怎么喜欢她,一直对她念念不

忘的话。

「就算再喜欢你也不能对我这样啊,怎么说我都是你舅妈,是你的长辈!你

让我以后怎么见人?」舅妈用手臂遮挡着脸,突然说了一句。

我一看舅妈愿意跟我说话了,赶紧又是一通讨好认错的话,可舅妈却再也没

有和我搭腔,只是哽咽着又开始哭泣。后来可能是身心疲惫,舅妈哭着哭着竟然

睡着了,於是我拉过旁边的毛巾被盖住我和舅妈,就抱着舅妈迷迷糊糊地也睡了。

后来半夜和淩晨的时候醒来,忍不住又搞了舅妈2次,而且每次搞完后,我

都把阴茎放在舅妈的体内不愿拔出。

再醒来时已经是快中午了,舅妈还在睡,我就先起床洗漱,然后去厨房随便

做了点饭菜就喊舅妈出来吃饭,开始舅妈既不肯吃饭也不搭理我,后来我劝说了

半天她才同意吃了一点。

吃了午饭后舅妈直接就回了卧室并反锁上门,随我怎么敲门都不开,仔细听

了里面有流水的声音,好像是去洗澡了我才放心。

舅妈一下午都没出卧室,直到晚饭我叫她半天她才出来,一声不吭地吃了晚

饭后又直接回卧室呆着不出来。

就这样,我做好饭叫舅妈,她就出卧室吃饭,吃完后又回卧室,期间随我怎

么哄她她就是不跟我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