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好朋友
好朋友
 

好朋友

刚开始我并没有想到我会和静有这么一天。那时我只是单纯把她当作好朋友看,我们的友谊在那时确实是非常单纯的。只是偶尔我会看到她的那双大乳房,心里荡一下之后,我就会自觉地转开视线。她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至少在我们没有发生后来那些事时我这么认为。高中毕业后我去服役,第二年刚开始,我和静的共同的好朋友城写信来,说有一天他到静的家里去玩,静对他透露出她一直在等我的意思。
-
-  那天我看了信心情很乱,半夜冲到冰天雪地里躺了一个小时,回宿舍时我快冻僵了。后来我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想到她的妩媚的样子还有她的大乳房。再后来她成了我手淫时想象的对象。每次手淫时想到她我就会倍觉兴奋。三年后我回到故乡。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静。她还是老样子,只是这一次我不算敏锐的目光从她看我的眼神里看出了别的东西。我说我们恋爱吧。她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们的恋爱只维持了三天,然后我就提出分手了。做了那么多年的好朋友,我实在很难把对她的感觉转化到恋人的位置上去。我手淫时依然会想她,但是这不能算作是爱,我承认我对她有异乎寻常的肉体上的欲望,除此之外我依然更愿意当她是好朋友。静很伤心,她白白地等了我三年,换来的只有三天。这三天我们接过一次吻,这也是我的初吻,她的舌头伸到我的嘴里时我的下面很自然地勃起了,幸好当时是冬天我穿得很厚,所以她没有查觉。虽然当时她也穿得很多,可是当她拥抱我时我隔着衣服也感觉到了她胸部的绵软。分手以后静和我就疏远了,当恋人做不成时,往往也不能做好朋友,这大概是天下恋爱的定理。一年后,静嫁人了,对方是个军官。她的婚礼我没有参加,我觉得我没办法面对她,如果她在婚礼上再露出点伤心的表情我就更受不了了。本来这个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的。半年后我遇到了她在街上,这时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很普通的份上,也就是遇到了打个招呼。可是这一次她却叫住了我。她说她男人回部队了,家里有一些活儿要男人干现在只好放着。我问她男人什么时候回来。她说至少要一年后。我说你的那些活儿总不能一直到放到你男人回来吧,要不我来出义工算了。她笑了一下说好啊明天我休假到时我CALL你。分手我回到家里才有点反应过来,她不会是那意思吧?第二天她果然打我传呼,我就去了。她的家是单位分的房子,三室一厅的,格调很不俗。进去一看,不象是夫妻的住房倒象是单身房,大概是因为她男人长期不在家所以少了些男人的味道。我帮她擦了窗子,把一些不要的重物件扛去扔了,其实她家的活儿没她说的那么多。干完活她说怎么着也得留我吃顿饭,我也没有推辞,其实我心里隐隐希望一些事发生,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这样想,所以我决定尽量在她家多待一些时间看看情况。吃饭时她拿了瓶长城干红出来两人喝。我的酒量一点也不大,她是个女的也不行,慢慢地有了些醉意。话也就多了起来。后来我很冒昧地问她和她男人结婚是爱的成份多一些还是……她笑而不答,可是那笑容里明显有了些苦涩。我又大着胆子说现在想起来我挺对不住你的。她说你知道就好。然后我有点找不到辞儿了。这时她说她和她男人结婚是为了我。我赶紧做一脸无辜的表情。她又说她忘不了我,即使和男人做爱时想的也是我。这意思就挺明显了。我起身去轻轻地搂住了她说对不起。她又问你到底爱过我没有。我想还是说实话吧。我就说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看,不过……不过这之外我还一直对你有欲望。她笑了一下说你们男人都这样,其实我找你来也就是为了这个。我说我猜也是。然后我们就不说话了。我从背后搂住她,一个一个解了她的衣扣。她转过来抱住我,我又解了她的胸罩。她下面穿着一条短裙,上身却赤裸着,这样子看起来非常的淫荡。我从她的胸部开始,先是抚摸,然后亲吻,然后是吸吮,她开始哼哼。她的屁股在我的根部不停地扭动,我觉得有一股邪火想从我的那话儿喷出。我一边吻着她的脖子一边把她抱到卧房丢到了床上,她的床是席梦思,她被扔到床上时重重地弹了几下,她的硕大无朋的乳房起了一阵波浪形的蠕动。我褪了她的裙子和内裤,问她是要粗的还是要细的。她说要粗的,她的回答和我盼望的正相符。我想她男人走后她是太饥渴了。我没等她的淫水充分地湿润她的阴道就插了进去,只动了几下她的下面就发出了啪啪的击水声。她看起来很激动,这样没有经过任何爱抚的做爱方式也能让她很快地进入状态。  她叫床的声音很大,当我向她指出这一点时她笑说是吗?我一点也不觉得。  我用全力快速抽插着,她也很配合地不停地前后摇动屁股,我们的高潮象突然暴发的洪水一样来得快速。当快感象暴风雪一样在神经系统里崩溃时我们紧紧地口舌相交,我的舌尖被她咬破了。  当然这事不是这样就完了,我对静的肉体的强烈欲望不是存在一天两天,而她对我的企望甚至比我的还要来得烈来得深沉。  整个下午我们疯了似的做爱。  我用我以前手淫时常常想象的姿势和她干了N次,我从背后将她搂住,两手从她腋下穿到她的前胸揉搓她的乳房,我的根则从背后插入她的私处,她的身体因此而成了一个反弓形状。她很娇小,我可以从她的头顶伸头去一直看到她因为我的耸动而不停上下跳动的乳房。  她则似乎更喜欢采用坐势,也许这可以让我的根更深地进入她的体内。她坐在我的胯间,让我吻她的乳房,而她则上下前后地摇动,让自己和我一起堕入快感的地狱深渊。当汗水湿透我和她全身时,我们就一起到浴室里,一边冲凉一边作,那时就只能用站姿,那是相当累人的,但也非常刺激。她整个人骑在我的腰间,任我疯狂地耸动着,一边发出啊啊的叫声。休息的时候我们就玩69,她的肥臀跨在我的头上,她的嘴在我的根上不安份地蠕动,而我则用我的舌头让她发出一声低一声的浪叫。我一边干她一边在她耳边说我老早就想干你了,即使是作为好朋友我也想干你,我想念你的大奶奶想念你的大屁股我还渴望让你的嘴吻遍我的老二……她一边兴奋异常地喘气一边说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可以被你干到子宫溃烂……离开她家的时候我以为我还可以日后再和她这样做爱。但是她没有再找过我,我出于某种心态也没有主动找她。后来我在街上又碰到她,她和她男人在一起,我亲热地叫她男人“大哥”,她的脸有点红,但是整个表情还算平静。我想我再也不会和她有那种机会了。-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