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抹布已经干了
抹布已经干了
 
认识月儿像是偶然又像是注定。

经过几年的打拼赚到了一些钱,就想着从都市村庄搬到小区里,就在公司附近找了一个正规小区租个一居室。东西不多就找同事借了一个电动车,可没想到会下起大雨。骑到楼下身上湿透了。本来挺高兴的事,却被雨搞的糟透了。幸好就住一楼,一梯三户的。东西户都是二居,我是中间户,朝南的正规一居。就抓着两个箱子往屋里搬。在家归置了下行李,歇了一会。突然想起还有电脑在楼道没拿进来。就开门出去,刚到楼道弯腰拿电脑,就听到一声,怎么突然下雨了,好讨厌。一个人撞在我头上。本来被淋湿就不顺,刚要借题发飙。

你没…长眼睛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抬头就看到了她。个子不高,1.55左右。有点胖,长的说不上漂亮,也绝对不丑。皮肤特别白,胸大的吓人,呼之欲出。

我说怎么不疼哦,刚好撞在乳房上。

不好意思啊,没想到会有人,雨太大,跑急了些。她赶紧跟我道歉。

本来想说没关系的,但一看她气喘嘘嘘的样子,乳沟深不见底。精虫上脑了,就想调戏她一下:你太过分了,我就一个头,你竟然用二个…头来撞我…我故意拉长头字的发音,且眼睛死死的盯着大乳房。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但因撞我在先理亏,不便翻脸,又无言以对。而我精虫下脑后就觉得失言了。不过是刚认识,就用开黄色玩笑,的确唐突。一时语塞,场面尴尬至极。

你是刚搬来的?还是她先说话。

嗯,我就住一楼中户。我指了指门说。

哎呦,我们还是邻居呢。我一楼东户。

哦,我刚搬来,以后多多照顾我这个新人啊。我笑了笑说。

好说,好说,衣服淋湿了难受,我先回去了啊。说完就进屋了。我也拿着电脑进屋了。装好电脑插上网线就玩起了CF。之后一连几天上下班也没怎么见过她。虽然门挨门但好像上班时间不一样。

但缘分就是这么奇怪,好像已经写好的剧本,一步步牵着你不得不出场。有一天我下班到家做了点饭吃,之后洗完澡就开始玩CF,刚灭队到关键时候,突然有人敲门。我一开门没想到是她。

咋啦美女,想我啦?我脱口而出。她可能没想到我竟然第一句话这样说,脸又红了。而我话出口后也觉得惊讶,我啥时候变得这么轻薄了?

你是不是会电脑?她终于说明来意。

你怎么知道的?虽然我猜到是房东告诉她的。因为我住的这户和她的东户都是一个房东。

我电脑系统坏了,本来想找房东修的,可他也不会,但他说你是搞IT的,肯定会。你真的是搞IT的?她似乎难以想象。

看她半信半疑的样子,又激起了我逗她的念头。

“我不光只会搞IT,还会搞…”我故意把“搞”字念的特重,又故意色眯眯看着她的乳房。

你讨厌,又来她似嗔似怒。

走吧,我返回电脑桌边,拿起系统U盘,就跟她到她家里。开玩笑就得这样,要适可而止,不然不但起不到撩拨的作用,反倒令人反感。

我还是第一次到她家。是两居室里的主卧。装系统很快,ghost镜像十分钟就完了,在优化下系统,前后也就半小时。她站在一边被我熟练的操作和飞快的打字速度惊到了。你还真是搞IT的呀?她笑着问我。

我电脑其实搞的不好,还有一样东西我搞的最好,以后你就知道了。说完我自己都笑了。也不知道她没听懂还是故作清纯,没有接我的话。

谢谢你哈,回头我请你吃法把。算是酬谢。她很客气的说。

不用,都是邻居,举手之劳而已。以后电脑方面有什么不会的尽管找我。我大方的说。不过…我看着她深深乳沟计上心头。我故意蹭掉鼠标垫。果然她不知道是计,蹲地上捡。我坐在电脑椅上,居高临下,顺着领口一览无余。乳房的确是大,我估计是D杯看错了。至少是E杯。

她捡了鼠标垫起来看到我直勾勾的眼神。瞬间明白了我是故意的。刚要发作。我抢先站起来跑掉了。在关门的时候扔下六个字:好大,好白,好美。

我在帮她下软件的时候,顺手把她的QQ好友加上了。也没打算玩钓鱼,就直接打招呼跟她说了。我不想她觉得我很有心计。之后我们就慢慢聊开了。我这才知道,她跟我一样已经结婚了。小名月儿。不同的是,我媳妇在老家看孩子,她老公跟她一起都在这边上班,只是一个夜班,一个白班,所以我几乎没见过他们一起。

之后就这样上班没事和她QQ聊天,下班她老公去上夜班,她没事也会找我聊几句。有一次她突然问我:你老婆不在这边,你是不是经常找小姐啊?我去,我一听就知道机会来了!本来还想着怎么把话题引到性上来的呢。没想到她自己做套跳进来。

我哪有啊,那些女人比屎还脏,我才不去找她们呢。你还不是一样,老公虽然在身边,但一个夜班一个白班。

你们男人啊 ,两天不要,都猴急的。你没看他每次都等我下班后才去上班的吗。

啊,他每次都是趁那会功夫要你啊?就那三五分钟,难怪你欲求不满呢。我调侃到。

谁说我欲求不满啊,我挺好的。倒是你,块憋死了把,哈哈。

那你救救我吧,我真的快憋死了。以后就没人陪你聊天,给你修电脑了。我试探的说道。

她打了一个点点点,然后就下线了。我当时不明就里,以为她生气了,不理我了。还悔恨了好大会呢。我怪自己太心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后来操的昏天黑地的时候,我还特意问过,原来只是她老公突然回来了。有很多事是这样,遇到情况要多问多想,千万不要凭主观臆断就做出决定,否则失之交臂就悔之晚矣。

接下来一连几天她都没有上线,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甚至早上上班也几乎不见了。我以为我和她没戏了。慢慢的就忘了这茬。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上班,下班,做饭,玩游戏,睡觉。直到一个星期后,玩完游戏刚要刚要关机睡觉,突然QQ跳动起来。我QQ只是挂着玩CF用的,很少聊天,除了她。我一点开果然是她。

你在吗?我感冒了,流鼻涕嗓子好痛。我看到信息赶忙问,你在家吗?买药了吗?

在家呢,这么晚了,算了。明天再说了。我从她有气无力的文字间能感觉她很难受。

那哪行,不舒服一刻也耽误不得。你等我下。我立刻关机就出去了,在小区外面的街边有个药店,希望没关门。还好他们正要关门被我赶上了。买了一盒复方氨酚胶囊,一盒阿莫西林,还有一些消炎去热的药。阿莫西林是处方药,求了半天才卖,但我知道那药对嗓子疼有奇效。

我赶紧把药送去她家,提前给她发信息开大门。她脸色很难看。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竟然心里有隐隐疼痛。我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喜欢上她了?还是只是对她的乳房和身体喜欢呢?

到了她的房间,我给她倒开水,把药拿出来了。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你还真买药来了?其实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呵呵,也不算萍水相逢吧?我们QQ上聊了这么久,早已经是朋友了,再说,我们是邻居,离的这么近,所谓近水楼台先得乳嘛。

噗嗤,她一下子笑喷了。“还得乳”?你是不是有恋母情结啊。

当然没有,我一本正经的解释到:可能小时候嘴里被安抚奶嘴堵的太狠了把,现在长大了一看见真的就忆往昔吧。

哈哈,你装的真像。说的跟真的似的。她被我逗的大笑。人一笑起来,精神劲就上来了。

好了,先把药吃了。我能让你开心起来,但开心可治不了感冒啊。说完就把抠出来的药递给她。看着她吃完药,为了表现自己的君子风范,转身就想离开。

等下…虽然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到她在叫我。

咋啦?吃完药,不好使,还得“扎一针”?我转身笑着对她做出腹部向前顶的动作。你讨厌,你不是说近水楼台先得…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我假装听不到把耳朵向她嘴边靠。然后突然吻住了她的嘴。她的舌头刚和我舌头一缠,我差点吐出来。但脖子被她抱住了只能硬着头皮缠绕着。突然又被她松开,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咋样?药好吃不?她太调皮了,刚才吃药的时候,故意留一颗没吞下去,嚼碎了放在嘴里,然后吻给我。我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子被苦的要吐。她自己又喝了几口开水把嘴里的药送了下去。

喂,这苦是共了,那甘呢?我明知故问的问。

短暂的一秒钟停顿,然后疯狂的吻到了一起。她嘴里还包着一口水,正好送给我 中和嘴里的苦味。好像是干柴和烈火,好像是小别新婚,我们仿佛要吃掉对方。疯狂的吃着彼此的津液,舌头激烈缠绕,难解难分。也不知道吻了多久,感觉着嘴唇都吻流血了,有点淡淡的血腥味。

我顺着她的脸颊,脖子一路吻下来。直接把她睡衣推掉。终于看到我日夜思念的乳房真相了。虽然早就知道她的乳房大,但看见没有修饰的状态,还是惊我一呀。乳房目测有E杯,一只手根本抓不住一半。按说这么大的家伙,又是躺在床上,应该四散才对。可那乳房好像正在接受军训一样,直挺挺的立在那里,浑圆饱满。牛顿的棺材板几乎都快压不住了:你妹的,说好的万有引力呢?

乳头不大不小,虽然不像处女那样粉嫩,但也绝对不黑。点缀在硕大的乳房上,当真是画龙点睛。

我贪婪的吃起了奶子,这么美的乳房必须要好好享用。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吸,吮,舔,扫,挑,压,绕,咬,极尽技术之能事。她的乳房本来就很敏感,又在我终极模式的攻击下,几近昏迷。要不是担心次卧的人听到,估计早就杀猪般的叫起来了。足足玩了乳房有半个小时。

然后顺着肚子一路向西般的往下舔。舔到肚脐的时候,她整个腹部剧烈的抖动起来了。没想到她这个地方也很敏感,加上之前乳房的后劲,彻底高潮了。我手还没有刚碰到内裤,她屁股就主动拱起来方便我脱掉。好家伙,内裤我都快提不动了。湿的就像刚从水盆里捞上来,重量增加了好几倍。我手一探,哇去,整个大腿根部,屁股,屁股下面的被子湿了一大片。阴部更是泥泞的像沼泽地。

我仔细看着她的逼,也是名列十大名逼之一的极品。阴唇很小,不算太黑。阴门紧闭犹如一线天。只是淫水不断的汩汩往外流。无论的逼还是水都没有任何味道。有很多女人婚前被很多男人操过,(超过三个男人操过的逼,便会留下永久的腥臭,无药可解),逼水腥臭无比。逼的味道令人作呕,洗都洗不掉。

她都结婚一年多了,身体竟然能保持这么好,性器官几乎完美如初。要么是她男人不行,要么她婚前是处女,只有她老公操过她,且次数不多。后来问她也证实了我的推断。

我这个人有个原则,非两种逼不舔:1.名器,且无任何异味。2.处女。她符合第一点,本来想狂舔一番的,但水实在是太多了,犹如汪洋大海,无处下嘴。听说有很多狼友喜欢吃淫水,真是佩服,小弟还没有练到那种忘我的境界。三秒钟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直接插进来了。她终于忍不住了,叫出声来。我也怕次卧的人听到,都知道她老公上夜班,晚上却传出呻吟声,啥意思啊 。就直接吻住她的嘴。下面大力高速的抽查着。每次插进去带出来我都能感觉到,大量的水喷洒而出,插了四五十下,她腹部又剧烈收缩了,再一次高潮了。

为了一次性操飞她,我不停的在脑子里想着战争的场面,血腥,暴力的弑杀战场,才能把快感转移掉。不然遇到这种水逼,只怕一分钟都坚持不住就得射。那人可就丢大了。

操到兴起处,也顾不得呻吟声暴露的问题了,直接把嘴移到乳房上,把她双腿压在胸前,把两个乳头一起塞到嘴里。这个动作至少需要D杯以上,才能做到。在我双管齐下的攻击下。她的逼彻底决堤了。嘴里语无伦次的说着什么,也听不清。下面已经黄河般的泛滥了,因为水量太大,我都分不清是淫水还是尿尿。

又抽插了一二百下,从屁股沟有一股麻麻的感觉直窜脑门,我知道要射精了。刚要抽出体外射精,她双手死死的把住我的屁股:安全期,给我…也许憋的太久了,足足射了八九股。当鸡巴很快萎缩从阴道里滑出时,我感觉自己老了。仅仅在几年前,射完精最少能在阴道待五分钟不滑出。现在变成射完就缩了。看着精液从逼里流出,这是我最喜欢看的画面。忍不住对她说:让我拍下来好不好?我喜欢看。我就随口一提,没想着她会答应。

她犹豫了一下,竟然答应了。我又得寸进尺的说,带着脸好吗?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想看。她虽然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我就拿出手机,把她的大乳房还有留着精液的逼都拍成了短视频。她还特意在镜头前做了一个鬼脸。

疾风暴雨后,我们都恢复了理智。看着一片狼藉的床,还有湿的能拧出水的床单。忍不住了笑了。怪不得书上说,女人是水做的,当真名不虚传啊。我取笑道。都是你,你还说?她假装生气的过来打我。我顺手抱住了她,又吻到了一起。如果说刚才那场激战是一时冲动,始料不及的话。那这次绝对是在清醒的状态下,真正的彼此喜欢。因为吻比做爱更代表感情。这也是很多妓女不和顾客接吻的原因。

吻了一会,我提议说去我屋里。毕竟她是和别人合租的二居。出入还得穿着衣服,洗澡都不大方便。说话都不敢太大声。这也是我从来不和别人合租的原因。她让我先过去,万一两个人一起出去让合租的人看见了就麻烦了。我穿了衣服蹑手蹑脚的回去了。她随后也跟了过来。一进我屋,灯还没有开就吻到了一起。黑暗之中我们拼命的吮着对方的舌头和嘴唇。我左手不停的揉搓着乳房,右手玩着阴帝,挖抠着阴道。高潮之后的身体更加敏感。还不到五分钟,她又高潮瘫在我怀里。

宝贝,我们一起去洗个澡。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她已经无力应答,只是点点了头。我顺手打开灯。然后抱着她走进浴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