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光之阴暗面
光之阴暗面
 
有光明的一面,自然也有黑暗的一面。

  除了太阳底下美好的善行之外,在人们没能察觉的地方,依旧存在着不少名
为罪恶的阴影。

  特别是这个被魔灵静悄悄地入侵的世界。

  不过,有黑暗的地方自然也有光明。

  抱持着讨伐魔灵的使命,受到玮星赐予异能跟使命,被选上的星之战士在世
人不知道的地方,以其力量守护着和平。

  而在这个叫作绵湩市的城镇里面,也不例外。

  「哈啊!」

  紫蓝的光芒划过。

  如墨般长发飞扬,随之而来的是斩击独有的尖响。

  随着少女娇喝,她手上那柄跟娇小身躯毫不相称的斧枪已经撕裂地面,留下
触目惊心的斩痕;以少女为中心点,她的四方八面也早就被数之不尽的斩痕跟焦
痕蹂躏了无数次。

  但是少女的攻击还没有停下——因为她未有诛灭应该攻击的对象。

  「这一次可不会给你逃掉了!」

  紫蓝色的光芒在斧枪的尖端上形成刀锋,在少女挥动手臂的同时于空中急速
地舞动,向着前方的黑影攻去。

  在锋利的光痕间,墙壁地面甚至是阻碍在轨道上的金属都冒着青烟融解,证
明了光刃带着致命的高热。

  少女的名字是宫伽蓉,正是被玮星之力选上的战士。

  她眼前的敌人自然是名为魔灵的怪物。

  幸运的是,阻碍感知的结界相当有效,让她可以不需要顾虑无辜的途人。

  「只有这点程度吗?」

  在紫蓝光芒映照下,黑影的面目变得更为清晰。

  尽管大半边身躯仍然跟普通的男性毫无分别,他的右手跟背脊就好像被别的
生物给侵吞占据似的泛起了黯红色,形成了不该在这世界存在的形状。

  而这个不规则的构造,让那把他半边脸颊遮盖的肉块显得更加狰狞。

  畸形的甲壳把紫蓝光刃弹开,从男人脊髓处暴起的鳞尾同步展开反攻,却被
少女的斧枪击退。

  「不早点杀死我的话,这个人类就没救了囉?」

  「你这卑鄙的魔灵……!」

  宫伽蓉知道,这个男人的灵魂再不早点救回就会被魔灵吞噬同化,完全成为
她们该要诛灭的怪物。

  那样的话,她决计不能留情。

  可是,她却没办法把可以拯救的性命置之不顾。

  「来吧,星选的战士,让我看看你的能耐?」

  说着,男人背上的鳞尾就把犹如花蕾的尖端打开,朝着少女吐出大量的黯红
瘴气。

  「闭起你的嘴!」

  紫芒扬空。

  催发玮星之力,少女的斧枪燃起了紫蓝的火光,把攻来的瘴气如字面一样无
情地抹消。

  斧枪翻空,在男人的右爪展开攻势同时,她也挥动手上的武器进行迎击。

  火花跟冲击在无人街道上四散。

  「果然只有嘴上能说呢!」

  「那可难讲哪……!」

  战况一点点的倾向少女。

  带着玮星之力的光痕形成了余炎,逐步将魔灵的进退范围封锁起来,更不用
说高热带来的伤害一直累积着;在少女越发凌厉的斧枪攻势底下,只有右手以及
鳞尾能够进行攻防的魔灵更难抵挡。

  鳞尾滑溜地在半空转了一圈,将前端如爪般张开,带着赤色的毒烟朝着少女
的脑袋急刺。

  斧枪一收,少女以枪尾的石突顶住了利爪的中心点,然后猛地下挫将男人的
攻击弹回去。

  然后,血花伴随同样黯红的瘴气喷溢而出。

  宫伽蓉的斧枪无声横扫,斧刃已经重重殁入男人的右臂上面。

  「反应,居然变快了……!?」

  「看来你的侵食没有我的动作快呢!」

  得意的一笑,宫伽蓉再度催起玮星之力,让整根斧枪被紫蓝的光炎包围。

  见状,似乎是感到了来自本能的恐惧,男人毫不犹豫的往后急跳。

  可是如同少女所说,他太慢了。

  彷彿洪荒猛兽疾冲上天空一样狂暴,紫蓝光刃化成了冲天的星煌,把男人的
身体无情地贯穿。

  化作紫蓝的火球,男人的身体坠落在远方的柏油路面,发出沉钝的声音。

  不短却也不长的战斗划下了句号。

  「……呼。」

  确认眼前的魔灵不再反应,宫伽蓉才让体内的玮星之力散去。

  伴随玮星之力的消失,斧枪也化回了紫蓝的光团回到了她的身体里面,包围
着四周的结果也慢慢开始解除。

  听到四周慢慢响起属于日常社会该有的喧闹,她才松了口气。

  在跟魔灵战斗的异能者中,宫伽蓉是个少有名气的新秀女孩。

  因为容姿娇美以及她跟外表不符的刚猛战法,让她被其他异能者以『韶星武
姬』这个戏称,害她羞愧了好一段时间;不过,随着实绩累积下来,本来拿这个
名字取笑她的异能者也相继闭嘴。

  现在,韶星武姬这个称号,已经是绵湩市首屈一指的异能者的代名词。

  「趁现在先把那个人身上的魔灵净化吧……」

  趁人群还没回复,她就向着男人坠落的方向跑了过去。

  穿过街道,她很快就在小巷里找到了刚刚还在跟自己战斗的男人。

  身上的衬衫跟长裤带着少量的焦痕,昏死的男人本来被魔灵侵食变异的肢体
已经回复正常,可是表情却残留着难言的苦痛。

  见状,她马上蹲在男人身旁,以玮星之力查探他的身体状态。

  没有肉身的魔灵会寄生在其他生物上面,并侵食寄生者的灵魂进行夺舍,从
这个进化过程中得到永恒不灭的肉体以及更加强横的力量。

  宫伽蓉以前曾经听同样是星选战士的姐姐提及,在好几年前她们与一众异能
者联手对抗过一个获得了肉体的魔灵,可是牺牲了数十个精美才能将之诛灭的可
怕事件。

  所以,每当得悉魔灵出现,她都会第一时间将之讨伐。

  「太好了,看来赶上啦……」

  再三确认男人的身体状况正常后,宫伽蓉真正的放松下来。

  完成讨伐任务,宫伽蓉就准备联络后勤的异能者们,把他带回去进行更详细
的检查。

  拿出手机,顺道确认了有没有其他要事,她就触按画面——

  「……咦……?」

  手指还没按下去。

  她的身体忽然失去了力气。

  喉咙,指头,甚至是脑袋,都忽然没法好好的反应过来。

  「大意了呢。星选的战士。」

  宫伽蓉甚至连惊讶的时机都没有。

  更正确来说,她并没被给予任何反应的机会。

  布满了细鳞的刺钉无声地贯穿了她的喉头。

  「~~、~~~~!?」

  别说反抗,彷彿连动一根指头这种简单的事,宫伽蓉都没法办到。

  刺钉无声地往后一缩。

  「~~~~!」

  「噢,小心啊。」

  失去力气跟依靠,宫伽蓉的身体倒在男人的怀里。

  只能发出微弱到会被四周杂音掩盖掉,彷彿轻喘一样的声音,她不禁抬头望
向那个应该没被侵食的男人。

  然后,她就看到了恐怖的光景。

  男人的嘴巴犹如被粗暴地撕裂般大大张开,传来脉动的刺钉触手从那个足以
放下保龄球空洞里面冒出。

  刚刚的声音,也是从那根触手张合著的前端响起。

  「~~~~~~、~~、~~!」

  「啊,对啦,我早就已经把这个家伙吃掉了。」

  男人无声地对她宣告着残酷的事实。

  换言之,不管宫伽蓉再怎么努力,即使把魔灵诛灭也好,她都没办法把这个
男人本来的灵魂拯救回来。

  悲伤跟绝望混杂在愤怒之中,让她以剩余的意志狠收狠瞪向眼前的魔灵。

  「幸好你们不习惯以弱战强哪,不然死的十成是我。」

  以居高下的眼神打量着宫伽蓉的表情跟身体,魔灵满足地说道。

  「嘛,没在用心的话,星力再强也是被灵力当玩具的份。所以……」

  魔灵露出了邪异的笑容。

  下一秒,触手再度化成刺钉状,插进了她的胸口。

  「……你就当我的玩具吧。」

  胸口传来了浓稠的甚么东西。

  强烈的不适感以及全身冒起的疲乏感,很快就占领了宫伽蓉的意识,让她陷
入无边的黑暗。


     *****     *****     *****


  宫伽蓉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她只知道,在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是身处本来的地方。

  两只手被反绑在柱子后面,双脚也被大大分开以及固定成屈膝的状态,她只
能靠着柱子维持半坐半跪的难堪姿势。

  同时,她感到体内的玮星之力脱离了意识的控制。

  不过她很快就能判断这是取代绳子束缚着她四肢的触手带来的影响。

  (这里是……?)

  四周的昏暗令她难以观察环境。

  可是,从飘扬在空气中的灰尘以及凝浊的臭气,宫伽蓉勉强能够判断自己是
被关在某种废弃的老旧建筑物里面。

  没有任何杂音跟光源的窄小空间,让她的脑袋也随之沉钝下来。

  (不过…………绵湩市那么大……)

  感到连思考都远比平常迟缓,宫伽蓉尝试在脑海中翻找线索。

  虽然以前看过市区地图的全貌,但是她没法全盘记起。

  而且,这个环境也似乎不允许她继续思考下去了。

  「啊哈,可爱的小战士睡醒了吗?」

  「!」

  毫不陌生的声音把宫伽蓉的意识拉了回来。

  那个声音的持主,她不可能忘记。

  从昏暗处慢步踱出,吞噬了男性寄主的魔灵对她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脸。

  「感觉如何啊?被玮星选上的韶星武姬。」

  「…………」

  宫伽蓉以瞪眼代替了回答。

  魔灵是自己的死敌,她感觉怎么可能会好。

  「哎呀?怎么啦?没回应?不舒服吗?小肚肚痛痛了?」

  她没有回答魔灵。

  催动着比平常缓钝的意识,她努力尝试制御体内的力量。

  只要玮星之力重新回到控制,宫伽蓉肯定可以把这只魔灵消灭。

  「啊啊,我懂了,难不成我应该这样子称呼你吗……宫伽蓉同学?」

  「!」

  她惊讶地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