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叉烧好鲜美
叉烧好鲜美
 
阿炳是香港人,在新界卖烧肉已经有好多年,他以烧叉烧最为拿手,所以街坊领居都喜欢叫他叉烧炳。
阿炳为人老实,买叉烧从来不搞小动作,遇到老婆子来买叉烧,他更会多送一点儿,所以很多街坊领居都会来光顾阿炳的烧肉店。
阿炳个子矮小,样子属于中下等,而且为人比较害羞,所以四十几岁的人,还是个老光棍,直至年前才得到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一个叫阿兰的女人,两人拍拖两个月,就结了婚。
阿兰是来港的新移民,为嫁给阿炳的时候在酒楼任传菜员,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嫁给阿炳之后,就成为了阿炳烧肉店的老板娘。
阿兰今年才二十六岁,样子端正,堪称年轻貌美,最难得的是身材火辣,阿炳娶到这样的老婆,当人令不少人羡慕,而阿炳也是沾沾自喜。
阿炳可是非常疼爱这位老婆的,结婚初期,阿兰也有到店铺里帮忙,但后来阿炳发现店里的很多男人都是色咪咪地看自己的老婆,还时常说些荤段子讨嘴上便宜,所以后来干脆阿炳就不让自己老婆来店里了。
阿兰虽然留在家里,阿炳还是怕她四处去,所以他每天都打家里的电话找阿兰,不过阿兰也绝少外出,大多时间都是在家里,所以阿炳也是相当放心。
今日,阿炳的生意非常好,不到六点,他的叉烧竟然都卖光了,他心急回家跟阿兰团聚,也就是提早关铺子回家了。
回到家里,阿兰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传来阵阵的饭香,阿炳那叫得意啊,能娶到这样的老婆,幸福啊!
阿兰一见阿炳回来,立刻从厨房里端出饭菜。
「饭已经做好了,你先吃饭吧!」
「你怎么不吃啊?」
「我……我没心情吃……」阿兰突然脸容一紧说道。
阿炳听她这么说,不由看看阿兰,只是她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的样子。
「阿兰,发生什么事儿了?」阿炳不由问道。
「唉!」阿兰先叹了口气,说道,「是这样的,我今早街道我姐姐的长途电话,她说她儿子要入院做手术,要一笔手续费,可是她一时筹不到……」阿炳没作声,继续听阿兰说下去……
「我很想帮她,可是我又有心无力……」
阿炳已经明白阿兰德一丝,便对她问:「手术费需要多少钱」「……三万……」
三万确实是个不小的数目,阿炳一时之间没有作声。
阿兰见阿炳没哼声,又再幽幽地说:「唉,我一生人就只有这个姐姐跟我最好的,我也无力帮她,唉……」
听见阿兰一连串唉声叹气,阿炳终于忍不住,说道「我前几天准备了一笔钱,用来进货猪肉的,刚好有三万多元,不如你先拿去给你的姐姐儿子说手术费吧!」「真的?」阿兰立即眉愁尽解,「那真的太好了!」阿炳理解从皮包里取出一叠钱,点过刚好三万元,给了阿兰。
阿兰接过钱,立即放入手袋内,然后开心地搂住阿炳,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老公,你真好,我代我姐姐多谢你!」
阿兰搂着阿炳的时候,胸前那对豪乳有意无意在他的手臂上摩擦,阿炳立刻亢奋,一手就抱着她坐到椅子上去。
阿炳一手搂住阿兰的腰,一手伸入她的大领T恤内,一摸便摸到两个又胀又大又富有弹力的肉球。
阿炳一手握住其中一个肉球,在上面不住摸捏。
「啊……不要搞……去吃饭吧……」
「我不要吃饭,我要吃你的奶奶……」
阿炳说着,已经掀起了阿兰的T恤和乳罩。那对丰满而坚挺的乳房,怒峙向天,尖尖的挺直,丝毫没有半点下垂感。那乳蒂,还是这么鲜红色,就像是一对红梅,教人一看了,为之垂涎欲滴,阿炳忍不住把头埋向她的乳房,一口含住了一只乳头,不住地啜吸着。
「啊……不要这样嘛……」阿兰风骚地呻吟着。
阿炳另一只手穿过阿兰的裙子,在她滑溜的大腿上抚摸着。
「好滑……好滑……真是上好的油鸡骨……」阿炳脱口而出道。
阿兰打了他一下,说道:「你呀,竟把你老婆说成是鸡!」阿炳的手摸到了大腿的尽头,虽然是隔着内裤,阿炳仍然觉得洞口一片湿润润的,他立即将阿兰的内裤拉下来,用手摸着她美肥的阴户和阴唇。
阿兰德大阴唇肥厚,阴核似花生米般大,突出在外,阿炳不住揉捏,弄的阿兰全身酥麻,大量的淫水流淌出来。
阿炳的阳具立刻兴奋起来,开始微微地向上翘。
「老婆,我要好好地操你……」
阿炳知道自己的弱点,他一直是个快枪手,所以心里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要争气一点儿。
「好呀,尽管来吧!」阿兰风骚地说,娇态尽现。
她坐在阿炳身上,拼命地扭动她的大屁股,她两团肉在阿炳的阳具上揩擦着辗摩着,真是要命。
阿炳连忙按着阿兰,同时急急解开裤头,抽出阳具。
「老婆……我要上你啦……」阿炳立即将亢奋的阳具,顶在阿兰的阴户上,一手抱着她的屁股,就把龟头一顶而入。
「啊……」阿兰肉紧得用指甲几乎插进阿炳的背脊上。阿炳的阳具也不算大,即使在兴奋状态时也不见得很粗壮,所以很快便插进去了。
阿兰那儿像个水塘似的一片湿滑,阿炳不住地抽插着,可是经过了十来下,阿炳已经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突然他一阵发抖,停止了一切动作。
奶奶的,就这样射精了!
「啊?没……没有了……」阿兰惊呼起来。
「噢……」阿炳尴尬地点点头,说道,「不如你先冲凉,我们等会儿再来过……」
「好吧……」阿兰没趣地说道,她的欲火才刚刚被点燃,而阿炳便即宣告手工,阿兰失望的情绪,可想而知。
阿炳亦自知技不如人,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未能满足阿兰,惟有在其他方面对阿兰千依百顺,以为可以弥补他的不足。
阿兰先去浴室冲凉,阿炳把阿兰丢在椅子上的手袋放好时,却不小心把手袋摔萝在地上。
由于手袋未有拉好拉链,袋里的东西都翻落在地上,阿炳连忙捡起地上的物件。
突然,他的手僵住了。
因为他发现物件中有样瞩目的东西,那是数个男性的避孕套。
阿兰跟他结婚两年,他一直渴望有个孩子,所以从未试过用安全套,阿兰手袋里的安全套是用来干什么的?
到这个时候,天下最笨的男人也会想到是怎么回事儿。
阿炳匆匆把东西放回手袋,佯作若无其事的。
待阿兰冲凉完毕出来后,他装作睡着了,然后他发觉阿兰跑到客厅打电话,他竖起耳朵细听:「我搞定了,明天见吧……」看来,阿兰在电话中是约她的姐姐明天见面。
整晚上,阿炳脑子里都在胡思乱想。
第二天,阿炳像平时一样回到烧肉店去。他在店里纳闷儿,回想着阿兰的事情。
他打了一个电话回家,隔了好一会儿,阿兰才来接听。
阿兰在家,那证明她没有外出,当阿炳的心还是不安,他决定回家来个突击检查。
回到家门,他他掏出钥匙,用很轻的动作开了门。客厅里的电视机开着,更掩盖了阿炳的开门声。
阿兰不在客厅,阿炳见房门半掩,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外,里面竟然传来男女的嬉笑声。
那女声一听便认出是阿兰的声音,而那男声……阿炳按耐住激动的情绪,从门缝里往内一看。
首先,他看到床上有四条腿,正上下交叠着,互相挤摩着。
他再把门推开一点,这次他看得更清楚了。
床上两条肉虫正在肉搏着,朝着他是一个男人的大屁股,而阿兰着全身赤裸的压在他的身下。
阿兰一头秀发散乱,微丝细眼的,骚劲儿十足,简直胜过日本A片的女主角。
而那男人,正在不断地上上下下,偶尔还左右的摆动着,花招十足,非常的卖力。
房内的床褥「吱吱」响个不停,再加上男人急喘的呼吸声,阿兰那摄人心魄的呻吟声,肉与肉的冲击,滋滋的淫水声,淫荡无比的笑骂声,屋内的情景简直荒淫绝伦。
「啊……啊……啊……你……你顶的我好舒服……啊啊……舒服……用力……啊啊……痛快……啊……「阿兰浪叫着,一双雪白的玉腿在耸动着。
就在此时,男人突然把阳具拔了出来,并且离开阿兰的身体。
阿炳终于看到了这个奸夫的脸。
原来他就是阿兰以前工作的酒楼的部长阿海,他是阿兰的同乡,两人在大陆时就已经认识。
一般做酒楼工作的人,下午三点以后都会有段时间空挡,而阿海就是利用这样的时间,偷偷摸上这儿来和阿兰幽会,怪不得阿兰不用外出也可以偷食。
阿炳同时也看到他的两腿之间长满了黑黑的阴毛,一根足有七尺多长的粗黑阳具,简直令阿炳自惭形秽。
这时,阿海取出一个安全套,将安全套套在昂起的阳具上。
正在欲仙欲死的阿兰,似乎连多等一秒也来不及,她不住催促阿海说道:
「快点儿吧!」
她急得如热锅蚂蚁,两手狠命地抓住对方的屁股向下压,而自己则拼命张开大腿,非常肉紧地说道:「来呀!快来啊……继续插……不要停……快啊……」阿兰极尽淫荡,那是阿炳从没见过的。
「哈哈……这样急,等一会儿都来不及……你这小淫妇,你老公总是没法喂饱你吗……」阿海笑嘻嘻地说道。
「不要提那个废柴了,他简直脸小孩子都比不上……」阿兰叫起来说道。
阿炳听了阿兰的话,字字刺进他的心里。
阿海说道:「还有,那三万块钱多谢你了,要不是你这三万块,我还没法赔偿我在店里不小心打坏的老板的东西……」
阿炳听到这句话,彻底呆住了。
阿兰咯咯一笑,说道:「这有什么,反正都是那个白痴的钱。不过嘛,你要报答我啊!至于怎么报答,你知道的……」
阿海笑道:「好啦!我就喂饱你啦!」阿海重新将阿兰的大腿抬高,将那根粗大的阳具猛力尽根插入。
阿兰这时如鱼得水的叫了起来,只见她眉飞色舞,舒服的无与伦比。
阿海用力的耸动着自己的屁股,朝着她的花心猛力撞击着,而阿兰则双眼眯成缝,嘴里嗯嗯呀呀的非常享受。
阿海越来越加快速度,拼命地插向花心上,插得阿兰死去活来,而他的一双大手则是不时地在阿兰雪白的屁股上拧着、抓着、揉着……阿兰两片嘴唇张大,发出凄厉的浪叫声,一副死去活来的样子。
「啊……呀……啊啊……啊……嗯……啊……」阿兰已经登上了高峰极乐,全身都动起来。
在阿兰的浪叫声中,阿海快速运动,终于也到达顶峰,他终于停下来,伏在阿兰的身上喘息,口里仍含住阿兰的乳头。
在这个情形下,任何男人都会踢门闪入,但阿炳没有,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孔武有力的阿海,咬咬牙,他悄悄地退出门去。
他回到店铺,拉上闸门不做生意,他把店里所有的油鸡都拿下来,斩个稀烂。
他的双目发红,样子非常恐怖。
一直到黄昏时,他才像平时一样关铺回去,只是还多带了一把砧板上切肉的大刀……
第二天,阿炳的烧肉店没有开门营业,街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两天后,阿炳的烧肉店再次开门营业。
那天,天还没亮,阿炳便回到烧肉店的厨房开始忙活着。
然后,阿炳的店里挂满了叉烧,阿炳在门外贴上了红纸,大笔字的写着:
「益街坊!叉烧大特价,买一斤送一斤!」
那些叉烧比平日的更加鲜艳,所以份外吸引那些街坊购买。
吃过阿炳今天查少的街坊都说,今天的那些叉烧特别鲜味。
街坊一传十,十传百,到来买叉烧的人在门外排起了长龙。
阿炳握着刀,嘴角挂着阴测测的笑容,斩得非常兴奋。
自那天起,阿炳的邻居们再也没有见过阿兰出现。
有人问起阿炳,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她回乡下『老家』去了!」街坊都知道阿兰的家人在大陆的乡下,所以也不以为意。
数日后,有人到警察局报案,说阿兰离奇失踪,怀疑她已经遭遇不测。
这个人正是阿兰的姘头阿海,因为阿海连日来找阿兰不果,他曾经打电话到大陆找阿兰的家人,而阿兰也没有回去,因此他才产生怀疑。
有警察上门找阿炳问话,阿炳只是同样告诉他们,阿兰回老家了。
但警方在阿炳的家内搜出了阿兰的回乡证,同时入境处也没有阿兰的出境记录,证明阿炳在说谎,于是警方将他逮捕。
随后,警方在屋子里发现了大量的地方出现了鲁米诺反应的血迹,警方又派人搜查了垃圾站,当天大量的垃圾已经被送到垃圾处理站处理,但是警方最后在一个角落找到了一块骨头,经过证实,正是阿兰的,可见阿兰已经遇害。
警方同时根据医生的诊断,证明阿炳精神有问题,于是把他关进精神病院进行长期治疗。
可是,为什么会在垃圾站找到阿兰的骨头?为什么没有肉呢?
这件事情在这一带造成了震动,因为阿兰失踪那天,也是阿炳烧肉店大酬宾的前一天……
街坊们立刻联想到阿炳的叉烧,那天的叉烧特别鲜嫩美味,会不会……消息传开出去后,所有在那天吃过阿炳叉烧的人立刻开始拼命呕吐,吐的连胃里都几乎翻了过来……
后来,警方查到还有一户买过阿炳叉烧的人因为家里有事儿耽搁了,所以那天的叉烧没吃,就一直放着,警方赶紧弄来了叉烧化验……化验的结果警方没有公布出来,但是事后,所有得知了化验结果的警察,都是脸色苍白。
字节数:1028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