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熟妇
熟妇
   我家是开餐厅,也有供客人住的房间。养母是寡妇,年龄是三十五岁,但身 体丰满充满精力,看起来只有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任何人都能看得出她的身体 有诱人的性感,这样熟透了的身体当然需要排泄口,所以她的情夫也不止二、三 人了。
 
  我和兄嫂百合住在同一房里,她是我哥哥的太太,哥哥正在服兵役,她二十 六岁。
 
  当时我十九岁,养母和百合都把我看作是小孩子。
 
  这天晚上,我去厕所,来到门前时,从隔壁养母的房间传来奇怪的声音。 
  「卡吱,卡吱……」
 
  我绕到屋外,偷偷从窗缝看进去时,看到养母雪白丰满的肉体,赤条条的被 压在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身下淫妖的扭动着。刹那间,我感到一种不知名的兴奋感。 
  「我看到不该看的事……」
 
  惊慌之馀,我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房里传来痛苦兴奋的呻吟声 ……是男人的。
 
  还有养母的声呢,有人活动的声音……
 
  「啊……哎……哟……好……舒。服……不要停……哼……哼。」
 
  这是养母欲仙欲死的艳叫声,我本来想走的意念完全消失,竖起听房里的动 静。
 
  「啊……好啊……哼……哼……好啊……喔喔……弄。死。我……了……舒 ……服死……我……了。噢噢……我的小穴……好……舒。服……」
 
  养母的声音充满喜悦,我不由得吞下口水。我兴奋,在对陌生的性行为产生 极大好奇心的情形下,轻轻把窗缝拉大一些,然后向房里凝视,当然不敢大声呼 吸。
 
  养母的性感的肉体仰躺在床上,两条艳美秀丽的大腿上用吊袜带紧紧的高吊 着女人肉色长筒丝袜,薄薄的肉色长丝袜紧绷小脚左右大大的分开,男人的脸压 在女人的阴门上,他的双手分别搂着女人修长浑圆的艳腿,两条丝腿高高的挺在 空中,穿在丝袜里的小脚挺在空中乱蹬,而养母又握住男人搭拉在胸前的阴茎, 很舒服的眯着眼睛,脸上流露着艳淫的眩晕,巨大丰满的肉乳像波浪似的起伏颤 动。
 
  压在养母阴户上男人的脸,不停的向上下、左右的活动,舔着肿胀勃起的*. 养母欢快的扭动着雪白浑圆屁股,袜带吊着肉色长筒丝袜的大腿也随之摆动。男 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舔的动作也更激烈。
 
  「哦……就这样……好……舒服……喔……救救…我吧…小穴…要不得了… 爽死……我了…」
 
  养母发情的妓女一样拼命的淫叫。
 
  「你……快用…力…吸啊…不要…停…舒…服……死了…哼…哼…太…刺… 激了…喔…」
 
  养母连说话都很困难,男人张开嘴,把整个阴门都纳入嘴里。
 
  「啊……啊……我……受…不了…了……」
 
  女人大声艳叫,同时把男人的头紧紧的夹在丝腿之间,主动的挺起屁股,让 自己的阴唇在男人的嘴上磨擦。
 
  我满脸通红,血向脑门冲,鸡巴勃起的快要胀裂,不知不觉中搓揉起凶猛挺 直的肉棒。
 
  男人一面舔女人的淫肉,同时把自己的粗大肉棒向女人嘴靠过来。女人握紧 肉棒,用手揉一阵后,吸入嘴里,发出啾啾的声音。男人突然向侧向倒去,女人 像追逐似的贴在男人的身上。他的脸被女人夹住,而女人的屁股被男人紧紧抱住。 
  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一条丝腿在空中摇晃,一只女人娇嫩瘦小的小丝脚不停 的扭动女人摇动屁股,把穴肉压在男人脸上,被男人舔的发出狂喜的哼声。 
  我的呼吸也急促,几乎感到困难,胸也大大的起伏。
 
  就在此时,我听到有脚步声从走廊向这里走来……
 
  就在此时我听到有脚步声从走廊向这里走来,我急忙后退,却恰与由另一头 走来的百合嫂撞个满怀。我像做了坏事般的脸色通红,跑回房里钻进被窝,感到 身体火热,而百合很久仍未回来。
 
  百合终於回来了,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又深深叹口气,听见钥匙打开柜子的 声音,又传来翻东西的声音,接着没有听见脱衣服的响声,只有睡下的动静,然 后就没声音。
 
  不久,我偷偷地伸出头查看嫂子的动静。她瞪大眼睛向我看,眼光相遇后, 我急忙转开头,把棉被盖在头上。
 
  我想她也看到淫荡的养母被男人干的欲生欲死的样子,但是她怎么没有脱掉 衣服,心里想着,如果能和美丽娇艳的嫂子干那种事有多好,很难入睡。
 
  半个小时过去了,听到微微的呻吟声,我轻轻翻身,拉开被子的一条缝,嫂 子好像没有睡着,大概………
 
  我悄悄地拉开盖在头上的被子,怕在旁边的嫂子发觉,只把被子拉开一条缝, 偷偷的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嫂子美丽面孔露出幸福的神情,从她半开半闭如 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可看出她的销魂难耐的模样。时而发 出触电般的轻吟,她用牙齿紧咬朱唇。忽又强有力的耸动,娇嗔紧促的娇喘。声 音很微弱但很急促,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小脚也蹬出了被子搭在床边,紧绷薄薄 肉丝袜的小脚拼命的蹬直几乎弯成了弓型,嫂子盖着被子,看不见身体,只能看 见盖着大腿根的地方不停的抖动,啊!原来嫂子是在用小手刺激* 手淫自己。 
  嫂子刺激着自己,越来越激动,呻吟也急促起来,美丽的面孔激荡着欢悦的 表情,媚眼翻白,小嘴微张,头兴奋紧张的后仰着,身体也开始不安的扭动着, 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脚拼命的蹬蹋,在不停的扭动中,兴奋的小脚蹬开了盖着上身 的被子。
 
  借着窗外明亮耀眼的月光,看见嫂子处在极度性兴奋之中的身体,薄薄的上 衣领口撑开露出巨大高耸的乳房,嫂子的一只小手使劲的揉搓着它,另一个丰腴 的乳房颤颤的抖动,窄小的裙子被高高的拉在腰间,可以看见粉红色的丝织吊袜 带紧紧的拉紧长丝袜,娇艳柔顺的丝腿大大的劈开,嫂子正在手淫的小手上下的 抖动,手里捏着一个白白的东西,啊,是一个橡皮阴茎,嫂子正在用它使劲的捅 着自己湿淋淋的阴道,极度兴奋的阴道流出大量的淫水浸湿了整个橡皮阴茎,肿 胀的阴唇翻开着,迎接着粗大巨长的阴茎捅插,每当粗大的阴茎捅进嫂子窄小阴 道时,就有一股白沫状的阴水被挤压的喷射出来,发出「卜滋!卜滋!」很有节 奏的声音,雪白浑圆的屁股激烈的扭动,配合着手中橡胶阴茎的捅插,露在长筒 丝袜外面的大腿根上的嫩肉紧张的抽搐着,大大的劈向两边,裹在肉色丝袜里的 小脚趾一张一合的耸翘着发泄着肉体上强烈的性快感,受到激烈刺激的嫂子呼吸 更加急促,从鼻孔喃喃发出性感的哼声。
 
  以释放着来自阴部的性快感,不停的耸动着丰腴的阴户,肥腴柔嫩的大乳房 上下的起伏,穿着肉色性感丝袜的小嫩脚脚面紧绷,整个可怜的四肢被强烈的性 亢进折磨着,一波波的性高潮冲击着嫂子的昏厥的大脑神经巨大的橡胶阴茎在窄 小的肉洞里进出时,产生强烈的性刺激。从阴道涌向全身的快感,使嫂子进入忘 我状态。嫂子不停的扭动着穿着肉色透明长丝袜的大腿,紧弓穿在丝袜里的小脚 以减轻下肢的性快感。揉搓乳房的那只小手也伸到阴部,用手指快速的刺激高高 勃起的小*.这时,我被这淫荡刺激的场面挑逗的难以自控,悄悄的下了床,捏手 捏脚的走到嫂子的床边,轻轻的蹲下身,激动的看着处于极度性亢进的嫂子。 
  嫂子她愈捅愈浪,扭曲的粉颊泛起两朵彩霞,神情淫荡,渐渐看似痛苦的低 声娇哭起来,强烈的性亢进充斥着全身的每一个角落。面部扭曲,肉乳肿胀,阴 部抽搐,秀腿痉挛,金莲紧弓,一番淫欲烧身的美艳小妖女的淫态,对外界以无 任何感知。
 
  「嘿嘿嘿,她很激烈呀!」
 
  嫂子的双腿分开的很大,薄薄的肉色长筒性感丝袜极薄的包裹着女人的大腿 是那么的光亮玄妙,穿着性感丝袜的女人洁净的小脚不停的痉挛抽搐,极薄的性 
  感女性丝袜把女人小嫩脚包裹出强烈的变态美我忍耐不住这双女人穿着肉色长筒 
  丝袜如此性感娇嫩的小脚强烈的刺激,轻轻的握住搭在床边的那只女人小脚, 嫂子猛的颤动了一下身体,接着又激烈的扭动起来,手中的阴茎更加急促的捅插 自己的阴道,竟然用另一只小手的两个手指捅进自己的肛门,上下同时捅插着自 己,强烈的刺激穿透这个淫荡性靡的身体,裹着薄薄女性透明肉袜的大腿根部的 淫肉猛烈抽搐,肥大高耸的肉乳肿胀得好似要爆裂开,面部的表情变的痛苦欲死, 忍受不了这种激烈的百合嫂,全身在不停的颤抖,以进入了失态期,丢掉了一切 羞耻感的百合嫂,享受着同时来自阴道和肛门强烈性刺激,口中也语无伦次的娇 哭艳叫,低声娇嗔的叫春:
 
  「哎唷……好舒服……受不了了……我。啊……死了……嗯……唔……嗯… …哼……被……弄。死了……受不了了……嗯……唔……嗯……哼……唷……痒 ……好刺激……我受不了了……唔唔……天啊……痒死人了……好……我要死了 ……啊……嗯哼……死了……啊……啊唷……我忍不住了……我……我下面…… 那阴户……已经……受……受不了……了……我……我那阴穴……里面……好刺 激 .太刺激了……哼……太……太。今天……可……可要死了……我……我的… …骨头……都要酥了。该……穴痒……死了……救命……上了天啦……唔……嗯 ……唷……死……了……干……不得了了……」
 
  我一手捧着穿在肉色长筒丝袜里的女人性感的小嫩脚,一手轻轻的抚摸着穿 在小脚上的肉丝袜柔绵的小丝脚十分的娇巧,薄薄肉丝袜洁净透明,小脚平握在 我的大手里,光滑的肉色丝袜十分透明的包裹着脚丫,我如此随意的玩弄抚摸女 人穿着丝袜的小脚,下部产生了强烈的刺激,我激动的底下头用嘴唇亲吻美丽的 小脚,隔着薄薄的肉丝袜嘴唇感觉到它的温暖,性感的肉丝袜散发出女人淡淡的 香味,我温柔的添着女人的小脚心,大手仍旧抚摸着光滑的小脚面,肉脚柔若无 骨,象奶酪一样光滑,小肉脚倔强的弯曲着,纤细的脚趾在丝袜里面紧紧的并拢, 指甲修整的很整齐,很小的脚跟十分柔软,雪白的脚面弯曲紧绷,这样一双女人 的小丝脚,刺激着我的神经,使我拼命的揉搓它,抚摸它,感受着薄丝袜的柔软 光滑和女人小脚淡淡的香气。
 
  被我抚摸小丝脚的女人扭动着抽搐双腿,屁股转动得更厉害,穴心亦配合着 橡皮阴茎的捅插,另一只小手拼命捅着湿淋淋的肛门,淫荡的性欲被充分的唤起, 对性刺激的强烈需求充斥着整个大脑,这个美丽妖艳的女人象性变态的妓女一样 娇声哭啼着,娇喘连连,媚眼如丝。
 
  有人说,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在即将达到强烈刺激的性高潮时,神情亢进, 满脸通红,媚眼微张,面部扭曲,艳身拼命扭动,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大腿不停 的抽搐,小脚蹬直,穿着薄薄肉色透明丝袜的脚面变成弓型,这样淫荡刺激的场 面是不能轻易看到的。
 
  嫂子激烈的扭动着艳身,阴道一张一合,阴唇一收一缩的夹,泉水不断的往 外流,觉得花心奇痒难抵,全身酥麻,一股热液自她的幽骚里涌出,猛吸一口大 气,舌尖顶紧牙床,急忙收缩肛门和阴道。肿胀高耸的肉乳不停的起伏。
 
  嫂子有点沉入昏迷的样子,这是女人的身体在被强烈的刺激时达到痛快的 「小死」状态,嫂子已无法控制自己,身子猛的一阵上挺,粉臀高举,花蕊紧紧 咬住橡胶阴茎,插在肛门里的手指不断的抖索,一股滚热的白浆,就像肥皂泡沫 似的,从阴道里直冲而出。
 
  「噢!噢!噢!……噢!。好舒服………」
 
  嫂子陷入半狂乱的状态,她的头激烈地左右摇晃,「噢!……噢!……啊… …唔……我……要……出。……来了……我。要。尿……出。来了……喔……好 舒服……」
 
  她狂了,狂得淫态毕露。欲仙欲死「啊……不行了。我……泄……了。我上 天了。来了……我泄……出……来……了……喔喔喔……」
 
  嫂子无力的昏死在床上。过分强烈的性高潮折磨着女人淫荡的四肢,穿着肉 感长筒透明丝袜的大腿还在性抽搐,握在我手里的女人小脚抖索着,脚面上的神 经透过薄薄的肉色丝袜跳动着,被橡皮阴茎捅插的大大涨开的阴道里流出白色淫 水和因高度兴奋排泄出大量的尿液混杂在一起流淌了一床,呼吸似乎停止,抽搐 的嘴角流淌着透明的唾液,媚眼翻白,淫荡无比,已经没有知觉的尿道还在向外 排泄着尿液,只能听见她喃喃的呻吟,看来她还被强烈的性高潮折磨着淫荡的身 体。
 
  「喔……噢……哦……喔。噢……哦。喔……噢……哦……喔……喔……喔 ……喔……」
 
  我突然清醒过来,发现手里还在拼命的揉搓抚摸嫂子穿着薄薄肉色长筒丝袜 的小嫩脚,赶紧放开,把女人小脚上被我揉皱的长丝袜轻轻的拉平。快速的跑回 自己的床上,赶紧把棉被盖在头上假装熟睡,一动不动……
 
  不知何时睡着了的我,突然感到闷热的压迫感,进入我的被窝里抱紧我的身 体,把温柔的东西压在我嘴上的竟是百合嫂。
 
  我紧张地问:「你怎么了?」
 
  「不要说话,给你做很好的事。」
 
  「……」
 
  「姐姐刚才很激动,是吗?」
 
  「……」
 
  「好弟弟,不要紧张!我知道你刚才在偷偷的抚摸姐姐的小脚,是不是很舒 服,姐姐的脚是不是很小,小乖乖,怎么不说话,不用害怕,姐姐的丝袜好看吗? 
  还想摸姐姐穿着丝袜的小脚吗?「
 
  「你知道吗?刚才你把姐姐的小脚抚摸的好舒服!真是姐姐的好乖乖。」 
  又有火热的唇吸吮我的嘴唇,成熟女人的强烈体香,使我快要晕眩。
 
  「你也吸我的唇吧!」
 
  我的全身充满奇妙的冲动,如同疯狂般的抱紧嫂子的肉体。闻到女人强烈的 味道,我的身体不停地颤抖。从相隔一件薄衣的肉体,能知道她的心在跳,必是 点燃无法抑制的野性、贪婪的情欲。
 
  啊……「你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吧………」
 
  她甜蜜的喃喃声,我用力吸她的红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满湿和唾液的 女人嘴里,这时候百合的舌头缠住我的舌尖吸吮,我收回舌尖时,她的舌头追入 我的嘴中。我舔她的舌头,百合为喜悦颤抖,更用力的和我的舌头纠缠,追求无 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的唾液。百合把追求性欲的灼热肉体紧紧靠在我身 上,用包裹着女人长筒丝袜的柔软的大腿摩擦我赤裸裸的下身。
 
  我的情欲狂热,已经无法用理智抑制。
 
  我用一只手紧抱百合的肉体,用另一只手抚摸她的身体。手指因兴奋而颤抖, 轻轻拉开她衣服的前摆,手指在腰和大腿的微妙曲线上徘徊,享受肉体和女人细 腻的长筒丝袜带来的感触。
 
  更高涨的情欲,我摸到她稀疏的阴毛,然后向下移动,当我找到柔软的阴肉 缝沟时,兴奋的感觉几乎使我无法呼吸。
 
  「哦……哼……哼……」
 
  那是长久缺少男人的爱抚,为饥饿在春艳的呻吟,温暖又湿润的感触,使我 的阴茎因兴奋几乎要涨裂。我的手指打开百合神秘的门,插入火热的柔软阴肉内。 
  能使男人的神经狂乱的阴部,令人联想到墨鱼嘴的肉洞………手尖爱抚的动 作逐渐增加激烈度时,百合把内部蠕动的情欲移到丝腿上,把穿着肉色长筒丝袜 的秀腿举到我胸上,然后压在我身上,好像在要求更多强烈的爱抚,轻轻的说: 「在摸摸姐姐的小脚丫吧,我会很舒服的。」
 
  我忍不住再度抓住正陶醉在快感里的百合嫂的小嫩脚,用力拉上来。用我大 大勃起的阴茎隔着薄薄的肉色丝袜摩擦着女人柔弱的脚心,享受着女人小脚的柔 软细嫩和肉色透明丝袜的光滑细腻,小脚上薄薄的肉丝袜,光滑透明,十分干净 的肉丝袜把女人的小脚装伴的十分刺激诱人。坚硬粗壮的阴茎在穿着肉色丝袜的 小脚上来回摩擦不断涌出无比的快感,我咬紧牙根忍耐,不停的摩擦着嫂子穿着 透明肉丝袜的小嫩脚的脚心,感受着它的细嫩柔软光滑性感,双手也来回的抚摸 捏扭穿着肉丝袜的小脚面,肿胀的大**刮到玉娟娇嫩的小脚心时,每一次都使百 合发出浪艳的哼声。
 
  「唔。好舒服。你弄的我好刺激……哦……姐姐的……小脚。永远是你的… …姐姐愿意……让你摸……摸的……姐姐……好舒服……舒服死了……我受不了 ……哎哟……好舒服……姐姐的小脚……是不是……很小……」
 
  「是的」
 
  「噢……好舒服……姐姐的小脚好舒服……姐姐的小脚美么?」
 
  「是的,嫂嫂的小嫩脚好性感!」
 
  「噢,是吗!……哼……哼……你摸的我好舒服!」
 
  「你的小脚好柔软!」
 
  「喜欢姐姐的小脚穿肉色的丝袜吗?」
 
  「我喜欢嫂嫂穿肉色长筒丝袜的小脚!」
 
  「噢……哼……哼……舒服死了……我知道……弟弟……老偷看姐姐……穿 着丝袜的小脚。」
 
  「不,不是的。」
 
  「没关系的,姐姐……知……道……你……老。偷偷的穿……我的长筒…… 丝袜……哦……噢……挂在……卫……生间里……的长……筒……丝……袜…… 都被……你撑大了……哦……噢……」
 
  啊,原来她都知道,原来百合嫂知道我喜欢她穿着长筒丝袜的小嫩脚,我一 下明白了刚才她手淫时把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脚伸在被子外面,原来她在挑逗我。 
  「弟弟不……要……不……好……意思……知……道。弟弟这……样做是… …喜欢姐。姐……姐……姐也很……喜欢你。」
 
  「姐姐真的喜欢我?」
 
  「知道么……小乖乖……姐姐……好寂寞……只要……弟弟……喜欢……姐。 姐……的……小。脚……天……天穿……上……肉……色丝……袜……给……你 ……摸……」「噢,我会让嫂嫂很舒服的。姐姐穿在肉色长筒丝袜里的小脚丫太 美了!」「噢……好舒服……喔……姐姐……会……天天……为……你穿……上 ……丝袜的……哦噢……」
 
  任由我玩弄的小脚,百合终於透过丝袜包裹的秀腿传来强烈的性快感脑海已 经麻痹,无法形容的性刺激,几乎使全身融化,强烈快感也在穿着丝袜的小脚丫 上一波波涌出。在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对这样被男人玩弄自己的小丝脚,刹那间 有种幸福感。女人都是这样,嫂子也一样。如此的喜欢女人的抚摸。
 
  用左手抱紧百合的身体,抬起屁股,欣赏那里的肉感。湿淋淋的裂缝。女人 都是荡妇,一点也没有错,现在百合的阴门溢出淫水,我抱住她的脖子,把一切 神经集中在她肉丘火热的吻。
 
  「插进来……姐姐让你插进来!——噢……哼……哼……插姐姐的小穴……」 
  我放开百合嫂柔软的小脚,用一只手握住又热又硬的肉棒,另一只手寻找她 的穴门,想在那里插进去,百合屁股从上面落下回应。因为这是第一次,肉棒从 下面向上挺二、三下,但也只是从穴边滑过,耷在长筒丝袜的袜口边,不能如意 的插入。
 
  「好笨的小乖乖。急死人了!」
 
  百合突然这样说,一面用手指抓住我的肉棒,扭动屁股对准**想吞下去。我 也在腰上用力从下向上挺起,随着滑溜的感觉,拨开两片肉,肉棒插入充满淫水 的肉洞深处。肉洞好紧。
 
  「哦噢……哼……哼……好涨啊……」
 
  百合嫂扭动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脚呻叫着,我的阴茎不断在充满阴水的阴道壁 内打转,时而插入、时而抽出。
 
  「啊!。好舒服。啊!……好弟弟……啊!……好爽啊!。好弟弟……干的 姐姐……好舒服……哦噢……」
 
  随着她一阵阵吟叫,只觉她双手胡乱在我双臀揉搓并唤着我。
 
  我小声的在她耳边说:「我想和你疯狂激烈地做爱。」
 
  我猛的翻过身来,只见她面泛春潮,气息娇喘。肉洞的深处好像获得期待已 久的肉棒,高兴的蠕动。我身体上全部的重量压着百合把丰满肉体,十分兴奋的 百合嫂,大大的劈开两条穿着女人肉色长筒丝袜的丝腿,又紧紧的抱着我,将肉 棒深深吸入肉洞里扭动屁股,洞里柔软的肉在肉棒上磨擦「喔……喔……」她口 中不住咿唔,压抑低吟着,星眸微□逐渐发出急促的呼吸声。纤纤柳腰,像水蛇 般摇摆不停,颠播逢迎,吸吮吞吐。花丛下推进、上抽出,左推进、右抽出,弄 得她娇喘吁吁,一双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玉腿,忍不住摇摆着,秀发散乱得掩着 粉颈,娇喘不胜。「浦滋!浦滋!」的美妙声,抑扬顿挫,不绝於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