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黑人舍友
我的黑人舍友
 

我的黑人舍友

一听到室友打开大门的声音,同时伴随着一个听起来像是喝醉了的女人的娇笑声,我就知道今天晚上不用想好好睡觉了。果然,室友和那女人进了房间没多久,隔壁就传来『碰碰碰』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狂浪的呻吟,让正在逛网拍的我感到一阵莫名的焦躁。
-   我只好开始放音乐,并把喇叭开到最大声,但隔壁疯狂欢爱的声音依然能隔着墙壁传进我耳朵里,令人坐立难安。-
也太久了吧!我看着电脑萤幕右下角的时间,从十二点一直到了凌晨一点半,那女人的呻吟居然没有停下来过,弄得我都想帮她叫救护车了。-
终于,那规律的摇床声的节奏越来越快,女人发出近乎尖叫的高音,接着一切像是画上休止符似的,把宁静还给了夜晚。
-   过了一会儿,隔壁的门打开了,我想是室友走出来上厕所吧,我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勇气,也跟着走出门,站在厕所门口等他出来。-
接着,只穿着一条短裤的室友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虽然他裸着上身,露出壮硕的胸肌,而且个头比我高了不只30公分,但我依旧抬头狠狠瞪着他。
-   看到我的时候他也愣了一下:「oh…你还没睡啊?」这句开场白让我心里不由得一阵无名火起:「我才搬来两个多礼拜,你几乎每天都带女人回来,这么吵是要人家怎么睡?」室友露出带着歉意的微笑:「sorry。」听到他这么老实的道歉,反而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瞄了一眼他半开着的房门,床上的女人裹着棉被,一头长发散落在枕头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可以请你把床换个位置吗?你的床一直撞到我这边的墙壁,咚咚咚的很吵。」我说。-
「ok!ok!我明天就换。」我依旧不满的双手环抱在胸前瞪着他,室友则是用手势对我表达他的歉意,过了一会儿,我叹了一口气,转身回房间。-
「hey,小爱,」室友从背后叫住了我:「今天上午那堂通识课,老师讲话讲太快了,我听得不是很懂,你可以借我笔记吗?」我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你等一下,我拿给你。」我的室友,同时也是我大学通识课的同学,从美国来台湾学中文的交换学生James。
-   喔,对了,他是个黑人。-
****「小爱,听说你搬到学校附近了?」「喔,对啊,因为是顶楼加盖,所以比较便宜。」「是喔,那会不会比较不安全啊?」「是还好啦,只是…」「嗯?」「没有啦,就隔音比较差,晚上会睡不好,不过住久了应该就习惯了。」家豪点点头,接着我就把话题带到了别的地方。
-   家豪是我的大学同学,从大一开始我们就很要好,也因为他的关系,我加入了系篮当经理。一直以来我们都走得很近,让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一对,不过认识一年多了,我和家豪还是保持着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   这天下课后,他牵着自行车陪着我走到租屋处楼下的大门,接着说:「天哪,居然离学校这么近,以后翘课有地方可以睡了。」「屁咧,谁要给你睡啊。」家豪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我,我才发现自己讲错话了,就瞪了他一眼。-
「你刚刚说什么?要给我睡?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我是说我才不要借床给你睡咧!吼!你害我越描越黑了啦!哼!」家豪嘻嘻笑的看着我,直到我呛他叫他快滚,他才踏上了自行车。骑了一小段以后他转头挥手向我道别,我则是对他做了个鬼脸。
-   这时候楼下的大门打开了,我的室友James走了出来。
-   「hello,小爱,刚刚那个是你的男朋友?」我没回答,看了看他的打扮,反问他说:「你又要去夜店玩了?」James则是摊了摊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看他这个样子让我更不爽了,转头就往楼上走。
-   「bye bye!」James说,看来今晚又不用想早睡了,我一定得去找一副好一点的耳塞。-
****当初会选择租这间顶楼加盖的雅房,主要是因为房租便宜,离学校又近,虽然得跟室友共用卫浴,不过看在便宜的租金和采光良好的大阳台上,还是租下来了,结果没想到隔壁住的竟然是一个夜夜笙歌的黑人交换学生,唉,真是悔不当初。-
「嗡~嗡~嗡~」就在我躺在床上看言情小说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家豪打来的。
-   「喂,你在干嘛?」「没干嘛啊,在看书。」「是喔,你有看今天的NBA吗?」「有啊,火箭又输了,唉。」最近我跟家豪每天晚上总是要聊上一两个小时,冲着网内互打免费,每次都聊到手机快没电了才甘心。-
不过就在我们聊班上的八卦聊得正开心的时候,房间外传来大门被打开的声音,跟着就听到James和不知名女人的嘻笑声。
-   等他们进了房间,我立刻拿着手机走到了后阳台。
-   要是让家豪听到他们发出的声音,总不能跟他说是隔壁在看A片吧。-
果然没多久,James的房间里就传来规律的摇床声和那女人杀猪般的呻吟,真是够了,居然每次都可以带不同的女人回来,这些夜店妹到底是有多哈洋屌啊?我趴在阳台的矮墙上继续讲电话,尽可能的不去注意到那些声音。-
「你在外面啊?」家豪问。
-   「嗯啊,出来透透气。」「该不会是去抽菸吧?哈。」「抽你个头啦!」被他这样一提醒,我反而真的从外套口袋里拿了一根菸出来点。我是会抽菸的,只是没有让家豪知道,毕竟大部分的男生都不太喜欢女生抽菸吧。-
就在抽了几口以后,我无意识地转身背靠着矮墙,正好面对着James房间的窗户,然后映入眼帘的画面让我当场愣住,手上的菸就这样掉了下来。
-   如果早知道他的窗帘只拉上了一半,我是绝对不会转头过去看的,但已经来不及了。我看到了那女人跪趴在床上,而James就站在她的身后,用背后位的姿势性交着。-
他们俩当然是全裸的,James黝黑的身体和那女人的白皙肌肤形成强烈的对比,因为他们是侧面对着我,让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的动作,James的大手扣住了那女人的腰,将她用力地向后拉,随着他的动作,那女人一边发出高亢的呻吟。-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女人总是被James干到惨叫连连了,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James的黑色阴茎在女人体内抽送着,每次进入的时候都好像插到了底,让女人痛的哀哀叫,但还是有一大截留在外面,光是露在外面那一截就长到让我惊讶得合不拢嘴了,这恐怖的大怪物到底是有多长啊?
-   没多久,James就告诉了我答桉,他将阴茎从女人的股间抽出来,那女人立刻就瘫软的倒在床上,然后James将她翻过身,并把黑得发亮的大家伙在那女人的肚子上甩了几下。
-   天哪,那长度几乎都快抵到女人的胸口了,那么大的东西到底是怎么放进去的?这样会出人命吧!接着James握着他的大黑肉棒套弄了几下,开始在女人的身上射精,我瞪大了眼睛,吓得赶紧摀住了嘴以免叫出来。
-   只见白浊的精液喷洒在女人的脸上和胸部上,简直就像是在尿尿一样,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男生一次可以射出这么多的量,太惊人了。
-   「也太多了吧…」我无意识地脱口而出。
-   「嗯?什么东西很多?」手机那头的家豪问到,我才惊觉自己还在跟别人讲电话。
-   「呃,没什么啦,我是说今天的星星很多。」「喔?是吗?」「嗯嗯,好啦,我手机快没电了,先这样,掰掰。」挂上电话以后,我还是保持着将手机靠在耳边的姿势,而我的双眼已经离不开房间里的那对男女了。-
James对着女人似乎说了些什么,接着他抬起了女人的大腿,再一次将那大的可怕的阴茎整根插入女人的体内。
-   我听见那女人发出含煳的呻吟,不知道是说「不要」还是说「我还要」。我想,就算她是叫救命,我完全都能够理解并且同情她吧。
-   James一下一下的在女人体内抽送着,女人双手推着他的胸膛,好像受不了似的想将对方推开,但她的大腿却又紧紧的扣在James的腰上,我忍不住盯着那接合的位置,无法尽根没入的黑色阳具露了半截在外面,活像是一条黑色的大蟒蛇,简直就像是在看DISCOVERY的动物奇观一样,女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容纳的了这么大的家伙啊?
-   也因为实在是看得太入迷了,当我的视线跟James四目相对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做坏事被抓到的小孩一样,我吓得浑身一震,手机也从手掌上滑落掉了下来。
-   我慌张地赶紧捡起了手机,缩着头立刻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窝进棉被里摀着耳朵。
-   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能清楚地听到隔壁传来床铺摇动的声音,同时伴随着女人虚脱无力的呻吟,和James的低吼喘息声…****隔天一早,一整晚没睡好的我稍作打理了以后就出门去学校,想说趁室友和那女人还没醒来的时候赶快离开,以免尴尬。
-   不过进了教室以后,我还是一整个失魂落魄的,想不到自己竟然意外的偷窥了室友的房间,而且到最后还被逮个正着,这下子今天回去该怎么面对这家伙啊!-
开始上课了,虽然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说些什么,但我一句话也听不进去,还好这堂课是通识课,咦?那不就是…当我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旁边可不可以坐,我抬起了头看,是James。-
他对我露出了微笑,我则是立刻撇过头去,他若无其事地放下背包,在我身旁坐下拿出笔记开始上课。-
我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得好快,满脑子都是昨晚的画面,虽然身旁的James好好地穿着POLO衫和牛仔裤,但我脑海里浮现的居然是他全裸时那壮硕的胸肌和大腿的肌肉线条,怎么样都没办法不去想,忍不住斜眼瞄了一下James裤裆的位置。
-   『这么大的东西,他到底是怎么放进裤子里面的?』我心想。-
「你在找什么吗?」James微笑的看着我说。
-   彷佛心事被看穿了一样,我吓得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摇摇头。
-   James接着说:「你的脸好红,发烧了吗?」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脸好烫,大概已经羞到满脸通红了吧。
-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钟响,我二话不说地赶紧抓了包包就要往外冲,这时候听到James在我背后说了一句:「bye bye!晚上见。」我不敢再回头看他,快步离开了那间教室。
-   ****当我在前阳台晾衣服的时候,后阳台那一头就隐约传来James和女伴在浴室里鸳鸯戏水的嘻笑声,让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现在James的行径就越来越猖狂了,不但直接带人回来共浴,甚至在阳台就直接搞了起来,好像故意要让我看到一样。-
只听到嬉闹的声音逐渐转换成呻吟声,伴随着肉体撞击啪啪作响的声音,我努力按捺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做事,但仍然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变得越来越急促,手脚也隐隐发软无力,越来越慌乱的我只想赶快晾完衣服回到房间里。-
但就在我好不容易忙完,走出前阳台的那一刻,隔着走廊就看到了赤裸的James抱着不知名的丰满女人站在后阳台正面对着我,那女人像无尾熊一样巴在他身上,双手无力地搂着他的脖子,被James一下一下重重的往上顶。
-   「呃啊、喔、不要、停…」女人虚弱的呻吟着,下体被那黑色的粗大阳具贯穿撑得开开的。
-   而James轻松地扶着女人肉感丰腴的臀部和大腿,好像只用阴茎撑着女人的身体一样。-
『被那么大的东西放进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当意识到的时候,赫然发现我竟然把自己代入成眼前这个巴在James身上的女人,想像着自己被那根黑色阳具插入的感受,我忍不住夹紧了大腿,感觉下体变得好热、隐隐发痒。-
慢慢的,James的动作越来越快,而女人的呻吟逐渐转为高亢的尖叫。-
「天哪…我不行了…会死掉…啊啊…」在走廊上看着这一幕的我,双脚好像被钉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只能傻傻的伫立在原地,盯着眼前这对男女的动作。-
终于James发出野兽般的吼声,双手紧紧扣住那女人的腰,勐力的顶了好几十下。那女人仰着头狂乱的呻吟着,彷佛同时承受着剧烈的痛苦和快乐一般,一边尖叫着说不要,一边又死命地抓着男人的肩膀。
-   最后James狠狠一入,在女人的体内射精,眼前的画面刺激的让我双腿发软,整个人跪坐在地上。
-   激烈的欢爱结束后,James将那虚脱的女人扛起来放在肩膀上,好整以暇地穿过走廊站在我面前。
-   他那湿漉漉、还沾着白浊体液的半软硬肉棒,就这样在我的鼻子前面晃呀晃的,一股淫糜浓烈的气味让我头皮发麻,却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掉了一样,无法逃离这令人难堪的状况。
-   James咧嘴一笑,就扛着那女人走回自己房间了。-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也赶紧逃回自己的房间,躲进了棉被里。
-   那一晚我害怕得不敢让自己睡着,缩在被窝里盯着房间门看,生怕半夜的时候James会突然打开门闯进房间里。-
当闹钟响起的时候,我迷迷煳煳地看着窗帘外透进来的阳光,才惊觉自己竟然睡着了。
-   慌张地掀起棉被,看到自己的衣服还是好好地穿在身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内心深处竟也感到了一丝失落。-
****「小爱,你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精神,是身体不舒服吗?」电话另一端的家豪说。-
「没什么啦,就有点累累的。」我说。-
其实我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好好睡了,为了防范自己被James夜袭,一回到家我就将自己的房门和窗户上锁,还在床边准备了一瓶防狼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