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良心好房东大郎先生
良心好房东大郎先生
 今天一大早,我就收拾干净院子,拿了一把躺椅放在门口,我想给安琪打个电话问一下她什么时候过来,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我要矜持一点,安琪这样的女人可千万不能吓跑了。论长相,她在我这边起码能排到前二,恐怕只有白雪能跟她PK一下,白雪虽然是我的老租户了,不过至今我仍然没有办法拿下她,她对于我的企图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一些,但她毫无回应。

  安琪是如此难得的一个美女,虽然生过孩子了,可是在我的心中却是加分的,她漂亮却更有母性的光辉,就像落入凡间的给牛郎生了宝宝的织女。我不禁有点好奇安琪的老公长什么样了,他让安琪这样的老婆住在城中村的群租房里,可见他经济方面不是很好,至少在这个城市他买不起房子,那么他得有多么大的魅力啊,让安琪如此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等到安琪的时候,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门外来了一小卡车,我赶紧跑出去帮忙。

  或许是为了方便劳动,今天安琪没有穿裙子,她穿了一件性感镂空的针织短袖,里面是一条黑色抹胸,下面是一条合身的白色修身裤子,脚下踩着一双平底鞋,不穿裙子不穿高跟鞋的安琪也很美,我几乎要被她迷死啦!

  「谢谢你啊房东!喝瓶水吧。」

  我正在老牛耕地般任劳任怨搬着大包小包时,安琪递给我一瓶果汁,唉,这女人真细心,当妈的人就是不一样。

  「谢谢啊,我正渴了。」我也不客气,接过就喝,我从来不会拒绝来自女人的善意。

  「谢什么呀,该我谢你,不然我都不知道搬到什么时候去呢?」

  「对了,你老公怎么不来?」

  「他忙着呢,他公司不好请假。」

  「唉,你老公真幸福。」

  「幸福啥呀?」

  「能够娶到你这样的女人还不算幸福吗?」

  安琪抿嘴一笑道:「我就这样呗!」

  「小家伙怎么没来呢?」我并不深入探讨她多么优秀的问题。

  「怕他捣乱,送到一个朋友家里去了。」

  「我挺喜欢他的,好可爱呀!」

  「大家都这么说。」安琪脸上洋溢着爱的笑容。

  在安琪心里种下一颗善意的种子后,我继续干活。前后花了一个小时,终于把所有东西都搬上二楼。

  安琪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我说。「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我想说,以身相许吧,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请我吃饭吧!」

  「好啊,请你吃肯德基吧,再贵的我可请不起噢!」这是一个多么精打细算勤俭持家的女人啊,也很聪明。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肯德基。」我连忙答应下来。像这种可以跟美女吃饭的机会,我向来抓得牢牢的。

  「不过,现在眼看过了午饭时间了,你这边还没收拾好,要不,我给你下碗面条吧?」我又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安琪连忙摇手。

  「没关系的,很快就好。」

  我下楼前又回头看了安琪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一眼,她蹲在地上收拾着什么,裤腰上面露出一截白白的细肉,我吞咽了一口唾沫下楼了。

  面很快就做好了,看着安琪吃面的样子我不禁陷入了沉思,如果我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妻子,我愿意把赖以为生的房产证上的名字换成她的。

  安琪显然是饿坏了,吃下去满满一大碗,她摸着肚皮不好意思地笑笑,像个纯真的姑娘。

  「看什么呐!」安琪嗔怪地看了我一眼。

  「你知道吗,我被你的美丽迷住了,这话可能有点直接,但真的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我正色道。

  「……我会不好意思的。」安琪脸红了。

  「讲真的,我感觉你身上有一种光辉,美极了。」

  「我还要收拾东西,先上去了。」

  「喝点水再去。」我递过一杯温开水。

  「谢谢。」安琪头也不敢抬的接过水喝了一小口,又把杯子塞回我手中,头也不敢回地落荒而逃。

  我的话是不是太赤裸裸了点?我不禁有点担心起来。

  我收拾完厨房出门时,又看到了丹红小妹妹,她是个20出头的可爱娃娃脸女生,刚搬进来不久,说实话,可能是因为我年纪比较大,审美有偏差,我对这类卡哇伊的女生并没有特别大感觉。不过不得不承认她身上也有吸引我的地方——她拥有一对巨大的乳房。有点童颜巨乳的意思。

  「房东大叔,又搬来美女了?」丹红住在一楼,就住在彩霞隔壁。彩霞房间在靠南,丹红靠北。丹红今天穿的还是那件粉红色的性感睡衣,底下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硕大的乳房在胸衣包裹下耸立,我真想替她解开睡衣中间的带子。
  「什么叫又?」我有点不爽她那副鬼精的样子。

  「可不就是嘛!」丹红噘嘴道。

  「没错啦,你知道的,大叔喜欢美女环绕的感觉。」我索性承认了。

  「嘿嘿……」

  「女孩子不能这么笑,嫁不出去。」

  「追我的人多着呢。」

  「是吗,对了,还没问你,怎么整天在家?不用上班吗?」

  「大叔你不懂,谁说不能在家上班?」

  「你做什么的?」我不禁有点想入非非,可是她似乎没有带男生回来过。
  「你猜!」

  「大叔老了,哪能知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

  「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那当然。」

  「大叔,你下次可不可以让那些女人的叫床声音小一点。」

  呃,一个童颜巨乳卡哇伊的女生突然对我提出这种要求,我一下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哪能控制她们啊,又不是我老婆。她们还嫌你音乐放太大声呢!」
  「可是她们影响到我工作了。」

  「你什么工作?」

  「我是主播啊!」

  「主播?」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新闻联播里的那个中年女人。

  「唉,我估计说了你也不懂,反正让她们别乱叫就对了。」

  「我这真不好控制啊。」我汗水都下来了。

  「我不管!特别是我前面那两个女的。你得提醒她们一下。」丹红激动起来时胸前波涛汹涌。

  丹红说的是彩霞和杨春?

  「没事,她们昨天已经吵翻了。」

  「大叔你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她们昨晚又和好啦!」丹红胸前又开始晃动了。晃得我鸡巴都硬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不知道!她们昨晚搞了一整晚,害我都没睡好,你看我黑眼圈。」
  「委屈你了噢,说说看,她们怎么搞的?」

  「我又不是偷窥狂,我哪知道,不过呢,她们说话我听到一些。对了,她们总是不关门,太可怕啦。」

  「她们说什么了?」

  「我就听到一个女的不停骂另外一个女的。臭骚逼,我插死你,我咬死你。
  我真不明白,两个女的怎么插?「

  一定是彩霞在折腾杨春呢。这女人心海底针啊,下午吵翻了晚上又搞在一起了?

  「好了,我会提醒她们的。」

  「你一定要记得噢!」丹红回房间了,留下一缕香风。

  我来到二楼安琪房间时,我惊呆了,这女人是什么效率啊,房间里面已经收拾得井井有条了。

  「你效率好高啊。」我由衷表扬道。

  「还行吧。」安琪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笑了笑,一个美丽的劳动人民的微笑。

  「我切了块西瓜给你。」

  「房东你干嘛这么好啊!」安琪不肯来接。

  「应该的,这不是搬进来第一天嘛。我也就搭把手,给你配合一下。吃点瓜补充下水分,你们女人缺水就不美了。」

  「谢谢你了,我今天说了多少次谢谢了啊。」安琪总算接过西瓜。

  「我们住在一起就是缘分,都像家人一样相处呢。」我很难想象当安琪知道我跟很多房客拥有夫妻生活时,她的表情应该是什么样的。

  「你是我见过心地最善良的房东。」

  「谢谢,不过我这人就这样,可惜就是长得难看了点。」

  安琪听到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越笑越大声,笑得花枝招展,美肉乱颤,她捂着肚子坐到了床上。「你知道吗?我昨天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以为跑了一只猴子出来呢,哈哈哈哈哈……」

  唉,安琪的话有点伤人了,不过我是从小被伤到大的,心里防御机制健全,并不怪她,谁让我就长那样呢,还有人说我黑猩猩呢。

  「哎呀,尿都要笑出来了,我要上个厕所。」安琪终于止住了笑声,她的话又让我想入非非了,我真想看她尿裤子的画面。

  安琪进入厕所之后把门关上,我凝神屏气地听声儿,果然,再美丽的女人,只要结过婚的,尿尿声都很大,我听得出来,安琪撒了好大一泡尿。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送纸给你呢。」看着安琪出来,我笑了笑。安琪一定没擦屁股就出来了。

  安琪脸上一红,「那哪行啊!大家都不放纸在里面的吗?」

  她问我,我问谁,难道老实回答说,你们女人都爱斤斤计较,连个卫生纸都要分清楚吗?

  「她们可能是怕打湿了吧。你最好也不放里面,很快被大家用完的。」
  「哦……」安琪显然没有跟人公用一个厕所的经验。

  白天是我最无聊的时光,女人们一般都出门工作不在家,在家的也都是睡大觉。我没事的时候会给熟悉的女人洗洗内衣什么的,漂亮丰满的菊香姐姐昨晚又没换内衣,我真是服了她了,这么热的天。不过我真是迷恋她的身体啊,她是一种恰到好处的高大丰满,丰满圆润不显胖,还有腰肢,臀部曲线迷人,我最喜欢的是她穿着包臀裙的时候,她那硕大的屁股会把裙子绷得紧紧的,屁股的曲线好看极了,我总是忍不住要去揉几下才过瘾。

  彩霞的内衣是轮不到我洗的,她这人爱干净,洗东西勤快,很奇怪她跟杨春这个邋遢的女人是怎么搞到一块去的,难不成女人看女人也看脸蛋?杨春长得倒是真不错。她去演个潘金莲什么的应该没问题。

  杨春昨天耍了我,毕竟当时已经发射了两炮,我犹豫了一下,心里担心着等会能不能硬起来,忐忑了一路,没想到杨春进了我的屋,却不脱衣服,吃了一堆零食然后就走了。这个杨春对我的外貌看来是真的有点反感的,哼!她竟敢耍我,我一定要弄回来。

  我在一楼到三楼的卫生间都搜索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对于那些已经洗过并晾晒起来的内衣丝袜,我是毫无兴趣的,我喜欢原味,但是不要太重口味的。我知道,只要开门进去周婷或者张晓梅的房间里,一定会有惊喜,不过她们这时肯定在睡觉,不能打扰,作为夜店工作人员,时间颠倒也是满痛苦的,她们两个浓妆掩盖下的皮肤其实不是很好。

  无聊地坐在院子里数蚂蚁,我突然想起了我养的大黄狗。

  「阿飞,快把我家大黄还回来!」我打了个电话给好友。同一个村的,他在村尾,我在村头。

  「再借几天嘛!可好玩了。」

  「没得商量,我都无聊死了。」

  「那好吧。」

  20分钟后,大黄回来了。它看到我高兴地摇起尾巴,看它油光水滑的皮毛,可见这两天伙食还可以。

  大黄是一只色狗,它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围着女人转,大点的时候就去够女人的屁股,终于它长高了,不用站起来也能够着女人的屁股了,它越发疯狂起来,要不是栓着绳子,我估计它要把我屋子里的漂亮女人们都干一遍。

  而女人们对它的态度却褒贬不一,有人喜欢有人嫌恶。彩霞是喜欢它的,白雪是嫌恶它的,这两个女人比较极端,其他女人表现一般般,不是很反感,也不算很喜欢,有时也会跟大黄开开玩笑。

  大黄对于女人们的态度却也不尽相同,她最喜欢杨春,也喜欢菊香姐,我总结了一下:不爱卫生的女人,下面味儿大的女人,大黄最喜欢。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我家大黄永远只能吃屎,它就这德行了。

  朋友阿飞借了大黄去就是用来捉弄他院子里的那些女人的,不过她院子里的女人素质远远没有我院子里的高,我真担心大黄品味降低了。

  我院子里的女人,不管是爱干净的不爱干净的,毛多的毛少的,高的矮的,丰满的细瘦的,至少拿出去都算是美女,都是有一定回头率的。我已经计划了很久,准备在不久的将来,带着满屋子的女人去郊游,费用当然我包,不过能享受一下那种帝王出游般的豪华感,什么都值了。

  周婷是今天第一个被大黄袭击的美女,看着周婷使劲用手捂着屁股,我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美女,昨晚没洗澡啊?」

  「如果我告诉你早上大便没擦你信吗?」周婷向来是个豪放派。她对于大黄的习性再清楚不过了,毕竟被大黄直接把卫生巾从丁字裤里刁出来的女人也就她了。

  「没擦我是不信,没擦干净倒是有可能。」我给出了相对客观的答复。
  「你快点把它拉走,我要去吃饭。」

  「去外面吃干嘛,我给你做呗。」

  「唉,再好吃的面,吃多了也想换个口味。」

  「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狠狠鄙视了一下她。

  「你倒是快把它拉走啊,我没穿内裤呢。」周婷的话我信。

  「原来如此,你给它舔一下会死啊。」我幸灾乐祸道。

  「你小心我哪天阉了它!」

  「阉吧,不过爱吃屎的习性估计改不了。」

  「那我就毒死它。」周婷狠狠道。

  「最毒女人心,怕了你了。」

  我终于还是拉住了大黄,周婷内裤也不穿,穿着一条齐逼小短裙就出门吃饭去了。

  很多人对周婷有误解,觉得她生活放荡,其实不然,她是我见过最洁身自好的夜场女,至少我见过的夜场女当中,她最干净,这个干净有很多意思,包括不随便与人发生性关系。

  当然,我是有幸跟周婷发生过一次的。那一次,花好月圆,我趴在周婷这样一个夜场女的洁白肚皮上,竟然觉得自己很猥琐,周婷只是淡然地笑笑,她不会叫床,很奇怪吧,她爱看书,很奇怪吧?她会把手里的准备要吃的饭团送给流浪者,可爱吧?她会织毛衣送给闺蜜,可爱吧?她也会为了闺蜜跟别的女人动手打架,猛吧?她会趁讨厌的客人酒醉,把尿撒在人家酒里,再给人灌下去,猛吧?
  唉,人啊,复杂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