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水电工夫妻对我老婆的算计
水电工夫妻对我老婆的算计
 这个世界要挣钱多,还是要靠脑力的。我做体力活不行,对于计算机方面这还是比较擅长的。

  那天晚上,水电工老婆通过我老婆找到我,让我去给他修修电脑。

  我看了一下电脑,是小问题,但总得装着不好解决啊,现在办事不就是这么回事嘛。所以我也就磨磨蹭蹭的,这看看那看看,其实心里也有阴暗的一点,是不是会碰到什么比较「不可说的」相片录像什么的。

  找了一顿,很失望,竟然没有。不过,我觉着不大对劲,有一个盘,看容易占的很大,但看文件没有很多。

  我突然想起,有一次水电工在我家干活时,说起电脑,问过我怎么隐藏文件,我说可以设置文件属性为明白了,看了一眼他在看着我操作,当然,我怎么操作他是看不懂的。我忍着烫,将他给我倒的水喝光了。

  男人就出去给我续水去了。

  我趁机设置电脑,显示全部文件,果然,有一个隐藏的文件夹,我快速的打开,哈哈,果然是黄色文件。

  听听外面的声音,水电工老婆让他去烧水。我就趁此机会,马上打开。

  哈哈。果然,是黄色AV,再细一看,主角正是水电工和他老婆。能拍了几十部,我就打开了一部文件最在的那部,然后快速拖动进度条,从头看到尾。

  水电工鸡巴不大,粗略估计长度约13厘米,直径3厘米多,光头,相对于鸡巴的直径来讲,龟头还是比较大的,甚至比我的还要大点。水电工口活厉害,在这部AV里,持续了十多分钟,他老婆高潮了一次。然后,就是体力比较好,连着操了20多分钟,其中就刚开始时狗交后后面插入抽插了四五分钟,然后都是男上女下式,一气肏了下来。

  又看了二部,听着他的脚步声往这个房间走来了,我就急忙关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水电工就成了我的意淫对象了,当成,意淫他如何来肏我老婆。对于他的小鸡巴和性能力,老婆会既喜欢又不喜欢。

  我和老婆操十分钟,她就会来两次高潮,操20多分钟小时,不得操死?

  再就是,那人比较会舔,这一点是我老婆特别喜欢而我又不愿意做的。而他的鸡巴虽然小,却是老婆喜欢的,老婆不喜欢长的,我的就是长,每次总是顶的她痛。相比较长来说,她喜欢粗点的,龟头大的,水电工的应该正合标准,当然,再粗点就更好了。不过,反正我又不会让他来真正的肏了我老婆,合不合适也只是我意淫一下罢了。

  ==半夜的闪光声

  在这之后,水电工老婆和我老婆来往的更加密切了,经常给我老婆点农村种的菜之类的,而我老婆很大方,也经常给她东西,当然,都比她给的要值钱。

  不过,我却从这中密切中感到了一种不良的企图。因为在几件事的接触中,我对水电工夫妻的人品基本上是看透了,而且通过他们拍视频这种行为来讲,起码在性上是个比较开放的。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我这是不凭空想象,就像是同时期老婆的另一个闺蜜姐弟对我老婆的算计一样,那场算计也持续了好几年。

  那天,水电工去了青岛干活,晚上不回家。水电工头一次晚上不回家,水电工老婆不适应,就让我老婆去陪她。

  十点多后,我给孩子检查完了作业,孩子睡去了,我也上了床。

  看着空空的床,我才想起老婆去陪水电工的老婆去了。

  我又想我的直觉。

  靠,这不会是个圈套吧。比如:半夜里水电工再回来,然后上床肏错人。或者,拍下老婆裸体相片再威胁啦。

  我越想越睡不着。就离开家,开着车先在小区里转了一圈,然后停在水电工家南面,正对着他的卧室。

  一楼嘛,灯还亮着,还能听到两个女人嘻嘻哈哈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灯熄了,两人又聊了一会,很快就没有声音了。

  我想想,可能是我自己多想了吧,就打算回家。

  刚要发动车,又抬头看向水电工家卧室。

  却见一道闪光,接着又一道。

  靠,这不会是在用手机拍我老婆的裸体吧?

  我正不知道如何办才好,只见灯亮了,过了一会儿又灭了。

  后来,我问老婆昨晚回的怎么样?老婆说这是第一次没和女儿睡在一起,没睡好,醒了几次,第一次梦见了闪电,以为要下雨了呢。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什么变化,我就回了家。

  早上,我早早的下了楼,在外面溜达着,水电工没有回来。

  看来没有什么大阴谋,但那两道闪光的疑问却没有解开。

  不过,自这之后,有些接触我就或明或暗的阻止老婆了。之所以没有完全阻止,还是我淫妻的心理在作怪,我喜欢这个老婆被慢慢侵入的过程,当然,是在正式插入前的过程。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两家接触比较少,因为水电工老婆怀孕了。

  在老婆这方面,也可能是感觉到那天晚上水电工老婆在拍相片了,当然,老婆的心理我是猜测的,其实她是个心很粗的女人的。

  那天晚上,水电工老婆又通过我老婆找到我,去给她修电脑。

  我和老婆上楼时,刚好碰到文员母子从外面回来,就一起去了水电工家。

  我在修电脑,趁机又看了那个放着情色录像的文件夹,又多了好几部。

  外面的人在嘻嘻哈哈的说笑着,说的很多,我把相关的摘要一下:

  水电工老婆:文文妈你怎么每才文文爸回来就哑嗓子?

  文员老婆:感冒了。

  水电工老婆:文文,你爸爸昨晚是不是打你妈来,我听着你妈嗷嗷叫来?

  我老婆:别守着孩子开这样的玩笑。

  文文:嗯。我爸把我妈的奶子咬疼了。

  所有人:哈哈哈哈

  我老婆:那你不打你爸爸吗?

  文文:我妈两个奶子,我和我爸一人一个,他弄痛他的那个我不管。

  水电工老婆:那你那个都怎么咬你妈不痛?

  文员老婆:哈哈。

  水电工老婆:你现在去咬咬我们看看。

  文员老婆:你不是说老妈的没奶水吗?你姨的有,去咬咬看。

  文文听了,就往水电工老婆身边走去,此时她正抱着小儿子电电,躲闪不方便,也没想到文文真会去摸。

  结果,文文在她身边蹲下,伸手就抓住了水电工老婆的两个奶子,两手食指同时在她的奶头上拨弄了几下。

  文员老婆:好了,你怎么真摸啊,我和你姨开玩笑呢。

  所有人:哈哈。

  外面人在乐呵的同时,我看到了四张新增加的相片,两张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还有两张,是在没开灯的情况下开着闪光灯拍的,看时间,就是那晚老婆来水电工家陪她老婆的那天晚上拍的。

  那天,水电工小儿子电电还在吃奶。那天水电工老婆感冒了,让我老婆过去帮着忙。

  刚吃了饭,我和老婆一起过去了,去了后,聊了会天,坐在客厅里,六个人,我们二口,他们父子三人,还有水电工老婆。因为水电工老婆重感冒,怕传染儿子就让我老婆抱着小儿子电电。

  抱了一会,小孩子就哭。

  水电工说:想吃奶了。

  水电工老婆:吃奶瓶

  水电工就拿了奶瓶凑到老婆跟前就开始用奶瓶喂,用了几次后,总是不行,孩子不想吃。

  我老婆说:看来非用真正的奶头不行啊。说完,老婆要把孩子递给他妈,结果他妈一阵咳嗽,孩子又闹。水电工又坐了回去给他老婆倒水。

  老婆想了想,看了一眼几个人,看着眼光都是他妈身上时,我老婆就掀开衣服,当时老婆只穿了两层,没有戴奶罩,外面那层衣服松里面那层紧,老婆快速的把衣服掀起,把奶头往小孩子嘴里塞。一边笑着说:虽然没有奶水,先骗骗他。

  这时,我们都看向我老婆,能看到我老婆大半个奶子,半个乳晕,奶头在小孩子嘴里。

  孩子安静了下来,嘴咂吧了几下,又把奶头吐了出来。

  水电工大儿子水水说:阿姨的奶没有奶水,骗不到我弟弟啊。

  水电工说:不是,是你阿姨的奶头小,你弟弟含不住。

  水电工老婆瞪了他一眼,这时,孩子又哭了起来,我老婆又把奶头往孩子嘴里送去,孩子又感觉到这不是他妈的奶子了,又把我老婆的奶头吐了出来。

  他爸爸就对大儿子说:你过去帮帮。

  水水说:我?怎么帮啊。

  水电工老婆一边咳着一边说:别听你爸的。

  水水就走了过去,伸出一只手,抓着老婆奶子上半部,一边揉着,其实应该并不是主动的揉搓,而是因为奶子是软的,不像是个棒子一下子就握住,反正他一边揉搓着一边把奶头往我他弟弟嘴里塞去。

  电电舔了舔,又吐了出来。

  水水看了看我老婆的奶头说:应该是因为没有奶的事,阿姨的奶头大了,弟弟还是不吃。

  这时,水电工老婆说:我来喂吧。

  就过来接过了电电,掏出奶子塞了进去。

  电电大口吃了起来。

  文员儿子文文是个很聪明的小男孩,就是调皮捣蛋,又加上文员总是出差在外,文员老婆小学水平辅导不了,所以文员儿子成绩总是忽高忽低,就经常找我女儿指导他。

  ==送毛巾看到老婆裸体

  想想这事也是怨我。入冬了,太阳能冻住了,那天我们不在家时,又破了一根管子,我们都以为是冻住了,加上天冷,就这样拖着,这期间我出了几次差,在宾馆里洗的,老婆和孩子,而孩子又感冒了,老婆受不了了,就决定去东单元一楼西户她的闺蜜家就是文员家,去洗,文员又去了外地,家里只有她和儿子。

  之所以没去水电工家,因为他家是个东户,是东边的户,家时温度低。去了之后,她闺蜜出去有事了,只有儿子在家。女儿也跟着一起去玩。

  洗了五十分钟后,老婆发现浴袍没拿进卫生间,还放在客厅沙发上,她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在自己家时习惯于把浴袍放在客厅沙发上,要自己去拿,要经过书房,肯定要被两个孩子把全身看光光,女儿无所谓,倒是文文是个男孩,虽然是个孩子,也有点不好意思。

  想了想,老婆就喊女儿把浴袍给她送过去。

  可女儿在我家时,我们不让她玩游戏,这会正玩到高潮,就让文文给老婆送。

  听到脚步时,老婆就打开门伸手去接,没想到来的却是文文,呀,老婆吃了一惊,自己可是整个正面正对着文文。

  「呀。」文文也是一愣。

  不过,没等他反应过来,老婆就拽过他手中的浴袍关上了门。

  ==看到老婆胯下正中间

  那天,文员老婆的母亲住院了,轮到文员一家陪床,晚上家里没有,就让文文住我家。

  那晚关灯后,我又和老婆做,做完了后,两人都出了一身的汗,我就和老婆一起去卫生间打算冲一下。

  老婆撒娇,让我抱着她,我就像是抱孩子撒尿一样,那样抱着老婆往卫生间走去。

  经过书房时,看到里面还有亮光。

  我说:是不是文文没关电脑?

  老婆说:可能,先别管他。

  我就有点调皮,一转身,把老婆的身子转向书房的门,用她的脚把门推开了。

  靠!

  却见文文正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听见门开了,也转过头来看向我们。

  晕!

  老婆的胯下正中间,还滴着淫水,两个奶水还硬着,全被看到了。

  我急忙抱着老婆走开,把她放下,自己偏头看向书房门内,让文文别玩了。

  事后想想,文文不光看到了老婆的秘密之处,刚才我们做爱的声音也全都听到了。

  不过,再想想,他是戴着耳机,估计不到多少。而且书房没开灯,估计老婆的裸体是看到,但比如阴唇阴道毕竟是在个阴暗的地方,看不清。倒是奶头,估计能看的清吧。

  心里悸悸然。

  ==文文的偷摸

  过了几天,又轮到文员老婆陪床了,还是让文文住我家。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们老婆只是抽插着玩了会,并没有射精,然后就睡了。

  我们两个人都是一丝不挂。

  我因为勃起抽插了五六分钟,没有射出来,难受的很,又做开了性梦,在梦里的主角成了文文来玩我老婆了。

  隐隐的,我听到门好像开了,翻了个身,一看,果然是开了,是文文!

  文文走到床边,蹲了下来,仔细看着老婆的裸体。

  然后一只手放在了老婆的胯间,一只手按在了老婆的一个奶子上,接着又拿了起来。

  右手又插去老婆的胯间,看着手,慢慢深入了胯间,因为我没戴眼镜,看不清是手指插入了阴道内,还是手指只是顺着阴道划向腿缝深处。

  倒是手,能看的稍清楚点,那手握着老婆的奶子,指头在老婆奶头上拨弄了一下,这时,他插在老婆腿间的手也好像是活动了一下。

  「嗯。」老婆轻轻呻吟了一声,仿佛也感觉到了胯间的痒,两腿轻轻交错了一下,文文急忙收回了手,站在了一边。

  老婆用手在被文文摸的那个奶头上摸了一下,又伸手在胯间摸了一下,应该是刚才文文动作轻,让她感到痒,自己去摸是解痒痒。而后老婆翻了个身,侧向我。

  文文又看了一下,慢慢退了出去。

  ==搬家温锅宴

  对于水电工父子和文员父子占老婆的便宜,也到了底线了,如果任由发展,我可能就控制不了了。而对于我,老婆被人占便宜,我更愿意欣赏的是老婆从被占有,到被完全占有前的过程,我并不希望老婆能被真的占有,因为这是偷情,不是换,被完全占有那是另外一个概念了,我想要的只是适当的付出老婆换来心理上的刺激,而不愿意老婆被真正的占有,那样,就是一个结果了,我就欣赏不到老婆和要占有她的男人之间「勾心斗角」的战斗过程了。

  而且,毕竟,是邻居,孩子又是同学,而这是现实,可不是日本拍的A片。

  弄出事来可是影响一辈子的大事。

  正好,新房子装修好了,要搬家了,离原来的小区是远,但毕竟不如在原小区方便见面了。而且,孩子又升了一级,学校重新调了班,三人不在一个班级里了。

  也许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是逃不掉的。

  搬家都是亲戚温锅,主人请客的嘛。本来我们只打算请请自家的亲戚就行了,但水电工老婆非要去我家温锅,自然要让我老婆请客了。

  其实,水电工老婆的目的没有达到,自是不甘心。而且,也怕如果搬家这么个大事不和我家来往的话,那水电工家里想和我家借钱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了。

  所以,水电工老婆非要着来温锅,并叫着文员一家。其实,水电工老婆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要通过控制我老婆来借钱的目的基本上实现不了,而且以后有经常给她家东西的可能基本上没有了,那就在我家临走前大吃我家一顿,发泄一下。

  对于水电工老婆的心理,我和老婆都知道,只是知道的角度和深度不一样。

  但表面上盛情难却,老婆只好答应了。就安排在搬家的第二天,中午是我的亲戚们在我家里吃饭,晚上就安排他们两家了。想了想,又叫着另外两家一起了。

  ==午后的裸睡

  老婆为了准备这中午和晚上的招待,中午是准备了18个菜,晚上是12道菜,很累。

  午饭吃到下午二点多,又聊了会天,亲戚们才散去。散去后,连饭桌也没收拾,地也没扫,我们就上了床。

  我是一个性欲很强的人,特别是酒后,真的是酒后乱性啊,酒后明明鸡巴勃起不管用,但特别想。所以我习惯是喝醉了酒后,在外面时一定要保持不睡觉,就是怕睡后就真正醉了,万一说了胡话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在家里嘛,就肯定是要和老婆玩一会了,不过,这么多年了,酒后还没有一次成功射精过,就是套弄一会就睡。

  今天也是这样。玩了一会,套弄了几下,就各自睡去。我呢,因为关节有点怕凉,穿了一条九分裤,当然,内裤是没有的。

  老婆呢,全身一丝不挂,仰面向上,叉着腿,平角小裤头团在一起,放在裆部阴毛下部,从她的头部往下看,能看到还露着上部的阴毛。从整体来看,粗看去,阴唇是挡着了,卧室里没按空调,很热,而老婆又怕热,睡觉时就开着门。平时也不关,为的是如果孩子房间有声音可以听到。

  刚才的折腾,让我的酒劲小了很多,而且洒劲上来了,今天喝了白酒后,又喝了两瓶啤酒,又喝了两杯红酒,头痛的很,睡不着,这肏屄又没得到发泄,想起来看个电影,身体却又懒洋洋的,就闭着眼,胡思乱想着事。

  ==两个小色狼进屋

  睡了一会儿,听到女儿起床了,进了卫生间,打开太阳能放水,开始洗头。

  唉,我翻了个身。

  「哒哒哒」响起了几声敲门声。

  是谁这么烦人?我看看老婆还没反应,自己也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弹就不想理门外的人,女儿在卫生间关着门应该听不见。

  「哒哒哒」又响了起来。

  「谁啊?」女儿听见了,拉开卫生间的门问。

  「我们。」门外的声音。

  「等一下。」女儿道。

  过了一两分钟,女儿又出来了,应该是穿上了外套,打开了门。

  「你们怎么来这么早?」女儿问。

  「来玩游戏啊。」

  「你们先玩,我的头还要再洗一遍。不要出声啊,我爸妈还在睡觉呢。」「好。」女儿又回到了卫生间,反锁上门,继续洗头,而两个小子往书房走去。

  ==两个孩子同时看到老婆的裸体

  文员儿子和水电工大儿一起进了我的书房,很熟练的打开我的电脑,找到游戏,打开那个对要游戏,玩了起来。

  文员儿子很聪明,反应灵敏,每次玩游戏都将水电工儿子一路的PK,水电工儿子很少有胜的时候。

  「好,哈哈。」水电工儿子大叫了起来,「终于赢了一把。看来,我的运气开始好了。」「你叫什么叫?把李燕父母弄醒了就不让咱们玩了。我先看看他们醒了没有。」说完,文员儿子站起来后,轻脚出了书房,来到我和老婆所在的主卧门口,趴在门口往里看。

  「啊——」文员儿子轻轻叫了一声,然后停住了声音。

  此时的我,正仰面向上,我听着隔壁两个小子的声音,但没听到文员儿子走出来的声音,直到听到他的这一叫声,才意识到,他出来在偷看。

  我一时之间,没有动弹,也不敢睁眼,又没戴眼镜,只是把眼轻轻的眯开,把眼珠使劲的转向门侧,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

  靠!又让这小子占便宜了。看到了老婆的裸体,虽然心里有点悸动,不过,这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我心里倒也并没有不爽。

  「你在干什么呢?还不过来玩?」水电工儿子叫道。

  说完,也来到了文员儿子身后,往我卧室瞅了一眼。这时,我看到两个脑袋一高一低同时趴在门框上。

  「没醒,走,继续玩。」文员儿子转身推着水电工儿子往回走。

  ==两个小子的打赌

  两人又玩了一会。

  水水:你真大胆,敢偷看。

  文文:那有什么,我还敢偷摸来。

  水水:真的?

  文文:不信可以打赌。

  水水:好,你摸一个我给你一百元,摸两个我给你二百元。把买游戏机的钱给你。

  文文:好。

  ==小色狼的偷摸

  我就半睁着眼,看着两个小色狼会不会真过来,这种情况超过了我的想象,不过呢,因为两个男孩应该都是处男,而且不会有「性交」的真正动作,我倒是感觉到刺激。

  文文光着脚弯着腰进来了,水水则趴在门框往里看着。

  文来到老婆身边蹲下,抬起一只手,向水水展示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放在了老婆外面的那个奶子上。

  又回头看了一眼水水,又抬起手,放在了另一个奶子上。

  而后,移开手,看了一眼老婆,又慢慢退了出去。

  老婆应该是没有感觉到。过了几分钟,老婆醒了,穿上裤头,就往厕所跑。

  可是,走到书房又退了回来,应该是看到两个男孩在那吧,又把那两块纱布做成的上衣套上了身上。

  ==告状

  姨,跟你说个事。

  嗯。说吧,什么事?

  那会你睡觉时,文文他

  文文他怎么了?

  文文他偷偷摸你奶子来。

  真的?老婆脸一红,虽然水水是个孩子,但毕竟也是个男的。而且,文文偷摸自己的奶子让水水给说出来这如同偷情被人发现了一样。

  不要紧。老婆正色道,一会我收拾他。

  老婆又想起了自己在文文面前走光的几次,还有那次文文的偷摸。

  怎么还不去玩?老婆见水水没走,就回头问。

  姨,我也想摸摸。

  你?老婆一顿,好吧,就这一次啊,就摸一下。

  嗯。说着,水水就把手伸向了我老婆的奶子。

  ==厨房嬲影

  「啊。」老婆呻吟了一声,水水手里握着老婆的奶子,同时用指头拨弄着我老婆的奶头。

  「好了,不要摸了。」老婆抬起手来抓住水水的手。

  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原来在着告我的状。这时,文文走了进来,一看二人的动作,又叫了出来:啊,我也要摸。

  说着,走到老婆身体另一边,抬手摸向了老婆另一个奶子。

  好刺激!

  在磨沙玻璃门映出来的影子,老婆站在窗前,两个小子站在她的身侧,一人一手里各一个奶子。当然,我只是看到了人侧背影。

  两人的另一只都放在老婆的腰后,一人放在正腰间,一人放在老婆的屁股尖上边。

  我心里知道是什么事,又是刺激,又是吃醋。在外面大声叫:「在吃什么好东西?」「好了。」老婆推开二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其中的「第一次」,是分别说给两个人的,证明自己的奶子没给另一个男孩摸过,「最后一次」是同时说给两个男孩听的。

  「嗯。」两人应了声,一人嘴里含着一片火腿,往厨房外走去。

  看着他们要出来了,我就转身走向客厅。

  等两人进了书房,老婆也出来了,开始穿外衣,在她弯下腰时,我看到两个奶头都硬了,三角小内裤中间的缝也隐隐的湿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