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老师休息室里的单独辅导
老师休息室里的单独辅导
 「叮铃铃」一声铃响,张小茹走进了教室,开始了这一堂政治课。这堂课她上的很辛苦,心情很复杂,依然还在回味刚才所发生的,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啊。

  内裤上的淫水甚至都还没干,贴在阴唇上粘粘的很不舒服。好容易上完课了,刚走出教室,王雷跑过来说:「张老师,我有问题想问你,到休息室可以吗?」张小茹很奇怪,从来都是不求上进的王雷居然要开始学习了,说明自己的课上的还是不错的,这使她多少感到有些欣慰。

  于是,张小茹和王雷来到了休息室。这节课因为是晚自习时间了,休息时并没有其他老师。张小茹放下书问道:「什么问题?说吧。」王雷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一部数码像机,打开后给张小茹看了一眼,居然是自己刚才被校长侮辱的照片,张小茹不由的惊得目瞪口呆。

  「你……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的?难道刚才在窗外的是你?」「嘿嘿,我只有这些照片,我朋友还有视频呢,他的性能比我的好,所以我负责拍照,他负责摄像,到时候给老师出一部写真和AV,老师就红了。」「你想怎么样?要钱?」「我看不上你那点小钱,我是看老师这么漂亮,给了校长那老东西真可惜,不如让我来安慰安慰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这么小就想那些东西了?你还是个学生。」「那有什么,我小姐都找过好几个了,今天老师你不给我,我出去马上在校园里发传单,看你和你儿子以后怎么做人。」说着,王雷锁上了休息室的门。

  小强刚才看到王雷跟妈妈进了休息室就隐约感到不安,于是一路跟随过来,一直在门外偷听,王雷这时锁了门,怎么办?要是妈妈被欺负了,我怎么帮她?小强正在门外纠结,王雷还在跟妈妈扯皮,死乞白赖的要和妈妈做爱。妈妈先是坚决不同意,但是又怕照片泄露,也正在犹豫中。突然,王雷生气了,一把把妈妈推倒在沙发上,叫道:

  「你个骚货,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不客气了。」他可不像校长那样还算有些涵养,直接动手开始扯妈妈的衣服,妈妈奋力抵抗,但终究没有王雷的力气大。争斗中,内衣带子都被弄断了,一边的乳房漏了出来,这更激起了王雷的兽欲,一把抓住了那小巧的乳房,使劲揉弄了起来,又把头凑上去强吻在妈妈的脸上,舔着妈妈刚化过淡妆的脸,舌头过处,口水痕迹清晰可见。

  「不要,痛啊。」妈妈痛苦的呻吟着,一天内被一老一少两个色狼侵犯,妈妈的道德底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内心在痛苦的张扎着,肉体上的痛苦也在加剧。

  「真舒服,比起小姐那些被揉烂了的奶子好吃多了。」王雷淫笑着,用手袭向了妈妈的裆部,手伸进了套裙内,手指使劲挤压着妈妈的外阴。摸到了妈妈还湿润的内裤,不由得大喜:

  「你个骚货,还装纯洁,下面水到现在都还没干,看来真是欠操。」王雷的手已经拨开了妈妈的内裤,手指插进去转动着,妈妈想反抗却又力不从心,只能一边流泪一边哀求王雷放过她。王雷不管这些,玩够了奶子之后,又脱下了妈妈的鞋,看到一只脚上丝袜被扯烂了,于是索性把那条丝袜从脚跟处向上撕开,妈妈的光洁的腿就呈现在王雷眼中了。

  「好白好美啊。」王雷不由得赞叹起来。只见妈妈光洁的大腿上没有一丝瑕疵,由于经常参加运动保持身材,36岁的小腿没有任何赘肉。王雷不由得爱不释手,抱住腿狂吻着。吻够了腿,王雷把另一边的丝袜也扯了下来,抬起妈妈的双足嘴唇如鸡啄米般的在妈妈脚上亲吻着,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妈妈一天中第二次被人甜脚,这种略微变态的做法她以前从未遇到过,但是今天却带给了她一丝兴奋,脚趾也自然而然的紧绷了起来。王雷舔够了,脱下了裤子,露出那还没有完全发育的小鸡鸡,放在妈妈的脚心上使劲摩擦着,妈妈也被这奇怪的动作弄的哭笑不得,试图往回收脚,但是王雷抓的很紧,不给妈妈机会。

  突然,王雷猛地分开妈妈的大腿,妈妈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又要被强 奸了,内心的恐惧使她开始使劲反抗,但是无奈晚了一步,王雷的龟头已经顶在了妈妈鲍鱼般肥厚的大阴唇上,正在急切的找寻进口。妈妈双手使劲掐着王雷的肩膀,想要推开他,身体也在不停地扭动,不让王雷得逞,王雷始终找不到肉缝所在,满腔欲火无处发泄,也正在着急。

  此时王雷灵机一动,抬起妈妈的一条腿使劲一扭,然后一口叼住妈妈的脚趾,嘴上一时使劲。妈妈痛得大叫了一声,身体暂时停止了扭动。就在此时,王雷找到了妈妈的阴道入口,一使劲,把整根肉棒都插了进去。「啊」,妈妈心中崩溃了,又被插入了一次,一天被强 奸两次,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会遭到这样非人的惩罚。

  妈妈还正在迷茫时,王雷已经把妈妈的大腿扛在了肩上,同时身体前倾,整个压在妈妈身上,从而使阴茎更深的插入。而妈妈的乳房也随着王雷的一抽一插而剧烈晃动着,王雷睾丸打在妈妈屁股上啪啪作响,休息室内一黑一白两具肉体相映成辉。作为儿子的小强,却在门外挣扎着,他始终不敢进去打断王雷,因为他已经被王雷当做奴才了,根本不敢反抗。想走,却又不想错过这淫靡的时刻,继续听下去,里面受辱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妈妈啊,小强心头在滴血,拳头攥得紧紧的……这边王雷已经抽查了200来下,张小茹始终在幻想着王雷这样一个少 年人不会持久的,但是没想到居然已经做了20多分钟,还没有停的迹象。但其实王雷也已到了强弩之末,一直忍精不射是还想继续让这个熟女感到羞辱,要看她的屈辱而又兴奋的复杂表情。

  终于,王雷憋不住了,阴茎突然变粗变长,输精管隆起,精虫已经在向龟头输送了。妈妈当然也察觉到了这一变化,哭着哀求王雷射在外面,王雷看了妈妈梨花带雨的表情,心中一软,答应了,但是就在拔出来的时候,王雷实在是没忍住,还是有一大半射在了里面,另外一些精液顺着阴唇流了出来,流到了妈妈的大腿上,阴唇也已经翻出来少许,红肿不堪。妈妈哀怨的眼神看着王雷,王雷自己也感到不太好意思:

  「我不是故意的,没关系吧?」「你先走吧,我收拾一下。」妈妈已经有些麻木了,不想再与他争辩什么,只想他赶快消失。小强一天偷窥和偷听了两次妈妈被侮辱,此时也忍不住射在了裤裆里,听到王雷开门的声音,马上吓得跑回了教室。

  王雷得意洋洋地走了,妈妈一个人拿着卫生纸使劲擦着自己的身体,眼泪再也止不住,终于大哭了起来……傍晚,母子二人回到了家里,谁都没有提起这件事,张小茹以为儿子还不知道,还是想把这件事一个人扛下来。小强也很识趣,没有追问这个那个,即便是妈妈洗了两个小时的澡,浴室的哭声也早就传到了小强的卧室,小强只能假装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