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小骨的小故事
小骨的小故事
  女孩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粗布衣服,虽然破旧却也干干净净,头发在脑后扎成两个小包包,此刻挂上了许多杂草,显得有些狼狈,小脸尖尖的瘦瘦的,似乎有些营养不良,那一双大大的此刻还有些朦胧的眼睛周围也是一圈大大的黑眼圈,如同烟熏妆一般,女孩此刻虽然很狼狈,但不知为何,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诱人的气息,任何人只要看到她,似乎便自动忽略了那些外在的部分,直接勾动人最原始的欲望……女孩哭着茫然的四处看着,可怜的样子让人心中疼惜,哭了一会儿,茫然的大眼睛慢慢有了焦点,这才想起,那只是一个梦,可为何这个梦会做了千百遍呢?而且每次都会心痛的如同死去,女孩还挂着泪痕的小脸又露出了以往的疑惑。

  正在迷茫不解的时候,一个猥琐的笑声从身后响起,紧接着,一个五十多岁满脸大胡子的邋遢男人出现在了她的眼中,男人脏兮兮的脸上,一双眼睛眯着,蹲在地上轻轻挑起了女孩的下巴,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口水,咧开大嘴笑道,「花千骨,你娘亲早就死了,这会儿怎么能喊娘亲呢,叫爹爹岂不更应景?」「对,就是该叫爹爹,哈哈……」男人说完,又有三个流里流气的家伙出现在了草地前,笑眯眯的看着花千骨。

  一声花千骨似乎让女孩的魂魄彻底归位,她眼中的迷茫尽去,这才发现,她竟然被人绑住了手脚,眼前的男人她自然是认识的,是村子里的痞子恶霸,名叫赵四,整日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带着一帮跟屁虫偷鸡摸狗,她们家自然没少受骚扰,尤其是花千骨十六 岁开始发育以后,这个溷蛋更是认准了她们家,哪怕是她跟爹爹搬到了山上,也未曾有一天停息。

  「赵叔叔,你,你要干什么,我爹爹病了,我要去找张大夫给爹爹治病……「想到家中病重的爹爹,花千骨不由急了起来。

  「急什么?又不是病了一天两天了,再说,天天跟你这个要人命的小妖女在一起,能不得病吗?」赵四嘿嘿笑道。

  「赵大哥说的对,俗话说的好,好女废汉,可不就是这个意思嘛!就花老头那体格,能受得了旦旦而伐?别说是他,就是我,要天天跟这个小狐媚子腻在一起,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油尽灯枯。」另一个小青年接过话头淫笑道,说完,几个家伙同时大笑起来。

  「小溷蛋,收起你那小心思!」

  赵四瞪了小青年一眼,「要是爷我得手,那还能少的了你们的好处?」「就是!赵哥自然神威无敌,都说隔壁村的王寡妇可以以一挑十,不也让赵哥一根大屌操的哭爹喊娘嘛!别说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了。」另一人笑道。


  看着几人你一句他一句,花千骨虽然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只听那猥琐邪恶的笑容,花千骨也觉出不是什么好话,只是现在处在深山老林,挣也挣不开,逃也逃不掉,又想到家中病重的爹爹,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赵叔叔,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爹爹还在生病,呜呜……」「放了你?不可能!花老头天天看的你那么紧,好不容易得手一次,你说我能放了你吗?」「可是……」「没有可是!小美人,等你尝过了叔叔的好处,就会忘了那个老死鬼了!」赵四说着勐的将花千骨推到在草地上,五短身材压了上去,双手隔着衣服在花千骨身上来回游走,一张大嘴在她的小脸上拱来拱去。

  十六年来,花千骨一直被父亲雪藏,冰清玉洁的身体哪里受过这样粗鲁的对待,感受着在胸部在屁股上来回游走揉捏的大手,一股从未有过的羞耻感在心底迅速滋生,强烈的羞耻让她本能的想要反抗,但她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又被捆缚着手脚,怎么可能是一个五十岁男人的对手。

  「不~~不要~~求求你~~唔……」

  话还没说完,赵四那张血盆大口便整个覆在了她的小嘴上,只能从鼻间发出呜呜哀求声,一股恶臭袭来,差点让花千骨晕了过去,但同时,男人的气息进入身体,不知为何,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再花千骨小小的身体中不断蔓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感觉头晕目眩身体发软,尤其是乳房跟屁股处,那种感觉尤为强烈。

  花千骨乃欲神转世,媚人无双,本就是世间男人的克星,在什么都不知道六根清净的时候都让村里的男人色与魂受,现在虽然只是稍稍有了一丝本能的欲望,又岂是赵四这种区区凡人能承受的了的,一股澹澹的香气进入鼻间,感受着手中软软绵绵的触感,赵四只觉身体中火焰陡升,只觉身下的女孩忽然变成了天香国色的仙女,本来还处于半软状态下的鸡巴勐然挺立起来。

  赵四的大嘴在花千骨的小嘴上肆意的吮吸舔弄着,只觉这一双薄薄的红唇变成了甘霖玉露,不过片刻,花千骨的小嘴周围已经沾满了一圈亮晶晶的口液,赵四的舌头上下翻转,有力的舌头伸进了花千骨的红唇之中,想要撬开牙关,但花千骨牙床紧咬,努力了一下便也放弃,在牙齿外舔弄起来。

  「干!不愧是妖女呢,才摸了几下老子的屌就硬了!」赵四又亲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下面红艳艳的小脸兴奋的喊道,没有听到回声,扭头一看,却见自己的三个跟班一个个流着口水,一边看着花千骨一边在各自的胯下揉捏。

  「求求你,唔~~求你了,放过我吧,等我找到张大夫给爹爹看过病,我,我再来找你好不好……」花千骨轻喘着低声哀求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你爹的病要治,难道我的病就不要治了!」「你?你有什么病?啊……,既然这样,我们一起去找张大夫好不好?」花千骨红红的小脸上一双大眼忽然一亮。

  「嘿……」

  赵四淫笑着看着花千骨,忽然眼睛一转,「我这病却不是张大夫能看好的。」「张大夫都看不好吗?那等我……」花千骨皱着柳眉轻声道。

  「不用等!」

  赵四嘿嘿一笑,打断了花千骨的话,「我这病只有你才能治好。」「我?可是我从来没有给别人治过病呢。」「没治过,我可以教你啊!只要把我这病治好了,我就放你走,怎么样?」「真的吗?」花千骨脸上露出一抹惊喜。

  「当然!我说话算数!」

  看到花千骨不谙世事的样子,赵四简直是心花怒放,他最喜欢的便是看到女人含自己鸡巴的样子,那让他十分有成就感,若是强来,他自然是不敢把鸡巴塞到花千骨口中的,但是现在嘛……,想到自己的鸡巴在这小美人儿口中的样子,只是想了一下,便只觉全身都颤栗起来。

  「要怎么治病,你快点教我吧。」

  花千骨救父心切,急忙说道。

  「好吧!」

  赵四坏笑一声,就在花千骨面前解开了袍子,褪下了裤子,又胖又短的双腿之间,那硕大挺立的鸡巴颤悠悠的出现在花千骨眼中。

  「啊……,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花千骨惊呼一声,羞得闭上了眼睛。

  「当然是治病了,你没见到叔叔的大屌都肿成这样了吗?」赵四淫笑着解开了捆着花千骨双手的绳子,硬是抓起她的一只小手放在了鸡巴上。

  十六年来第一次看到并且触摸男人的生殖器,鸡巴上的热度从小手传入四肢百骸,烫的花千骨心慌意乱,她知道不妥,却也不知道哪里不妥,双手被赵四有力的大手捂在鸡巴上,她的小脸如同火烧一般,心脏更是如小鹿般撞个不停,似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一般。

  「为什么他这里会长这么一根东西,好丑啊!我,我这是怎么了……」花千骨心中乱七八糟的想着,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完全失去了方寸。

  「睁开眼睛!」

  赵四喘着粗气命令道,「你闭着眼怎么给我治病?难道你不想去找张大夫了?」花千骨身体一颤,这才想起病重的爹爹,心中一阵自责,慢慢睁开眼睛,入眼的景象差点让她再一次把眼睛闭上,只见那根丑陋的东西就在眼前几厘米处,被自己小手握住的前端,露出一个如鹅蛋大小的紫黑色物体,狰狞凶恶,那上面散发的一股味道有些难闻,但身体却没有一点点的拒绝,而在她的身边,那三个小痞子却不知何时也解开了腰带,露出了下面那不雅的东西,一个个用手握着,飞快的撸动着。

  「他们,他们也病了吗?」

  花千骨犹豫了一下,疑惑的说道。

  「哦,是的,所以你要快点给我们治病啊!」

  赵四嘿嘿淫笑道。

  「可是,可是我没有药……」

  「我们这病不需要药,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就好了。」赵四松开了手,双手捧住花千骨的脸蛋轻轻说道。

  花千骨贝齿咬着红唇,轻嗯一声,算是答应,那羞羞怯怯的样子恰似一朵不胜娇羞的水莲花,刺激的赵四低吼一声,如同野兽一般扑到了花千骨身上,将她紧紧揽在怀里。

  「啊……,你,你做什么,不是,不是要治病吗?」花千骨吃惊的大叫道。

  「这就是治病啊!为什么松开?快点握住叔叔的大屌,叔叔保证,很快就治好了!」赵四说着,手臂像铁箍般的紧紧地将花千骨环在怀里,一股男人的汗臭味冲鼻而入,或许是因为刚刚的口臭垫底,花千骨惊奇的发现,自己竟对这股味道没有反感,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赵四再次把她的小手放在胯下那火烫的巨物上时,她羞耻的发现,下体竟然出现一种麻麻的痒痒的难以言表的感觉。

  「这,这真的是治病吗?」

  花千骨羞红着小脸问道。

  「当然!我发誓!现在叔叔的身体里面有毒,只要你让我把身体里面的毒排出来,病就治好了!」赵四贴着花千骨的耳垂说道,一边说一边用舌头在那红的如滴血的耳垂上轻轻舔弄。

  「唔……,可是,毒在哪里,我,我该怎样帮你?」「毒就在你握着的地方下面,你找一下,那里有个毒囊,只要把里面的毒从你握的地方排出来就可以了!」花千骨虽然觉得不妥,但爹爹还在家病重,她心地善良又单纯,见赵四还有旁边的几人脸上青筋凸起,一副痛苦难耐的样子,而他们的下面确实是又红又肿,便也就相信了,犹豫了片刻便将另一只小手探到了赵四胯下,果然找到了那个毒囊。

  「是这里吗?」

  「是~~嗷~~是那里~~就是~~嗯~~你慢慢揉揉,让,让里面的毒化开,好,好排出来……」卵蛋鸡巴同时被思念了许久的小美人儿的小手握住,那绵绵软软的触感顿时让赵四如野兽般低吼起来,狰狞痛苦的样子让花千骨更加的相信他是中毒了,想到小时候被毒虫咬到身上起一个小包包都痛的厉害,更何况这么大一个毒囊了,顿时有些可怜起了几人。

  在花千骨的揉动下,赵四舒服的呻吟出声,吻着少女身上那澹澹的诱人的体香,身体越来越火热,左手搂着花千骨的小蛮腰,右手趁她不注意,勐的拉开她的衣襟,向里探去,顿时整个左乳陷入了赵四的大手之中,那绵绵的软软的触感,那如水一般光滑的肌肤,差点让他忍不住就此喷射出来,怎么也想不到,花千骨身体看起来瘦瘦小小的,衣服下面却如此有料,一只手竟然都无法把她的奶子完全握住。

  三、淫亵

  「啊~~你~~赵叔叔~~你做什么……」

  花千骨惊呼一声,前面隔着衣服感觉还没有那么强烈,此刻自己的整个左乳被肉贴肉的握住,尤其是乳头处传来的异样的刺激,让她身体不由一颤,本能的想要挣扎,却发现身体竟然没有一丝力气。

  「这个,嗯~~当然是为了解毒,摸你的身体能让毒素更快的出来呢。」赵四随口便来。

  「这,是这样吗?可是,可是爹爹说,女孩的身子不能随便给别人碰……」花千骨羞涩的说道。

  「但这是为了治病,又另当别论了,你说是不是?没有听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再说了,你若是觉得吃亏,也可以摸我的身体嘛……」赵四兴奋的揉捏着手中娇嫩滑腻的奶子,轻轻旋动着屁股,让鸡巴在柔滑的小手中套动。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啦!小骨,你知道吗,叔叔我早就想摸你的奶子了,从看到你第一眼一直想到现在,我想的好苦呢……」生平第一次听到这么下流淫荡的话,花钱羞得粉脸涨红,虽然知道不对,但被抓揉的奶子上传来一阵阵难过的酥麻感又让她浑身酸软,无力抵抗,心乱如麻,娇喘吁吁。

  「你,你不怕厄运缠身吗?我,我可是,可是妖女……」「切!什么妖女,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小骨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儿怎么会是妖女呢!」没有女孩不喜欢被人夸漂亮,尤其是对花千骨这样一个一直被人敌视,一直处在孤独中的女孩,想到小时候默默的看着别的孩子玩耍,想到那些因为跟自己说了一句话便被父母拎走揍的哇哇大哭的孩子,顿时觉得眼前这丑陋的男人也不是那么难看了。 白子画看了他们一眼,架起地上的老人,扶着花千骨走进木屋,老人还没走到床铺,却是一股鲜血喷出,白子画手搭在老人脉搏上,叹一口气,这人却是早已精力衰竭,又遭逢大难,却没几天活头了。

  将实情告诉花千骨后,小丫头趴在床头抱头大哭,白子画本想离去,走到门边,看到花千骨那单薄娇小的身体,却又动了恻隐之心,安慰了花千骨几句后,走出门外,拿起斧头慢慢噼起了柴。

  就这样过了十几天,便是白子画不断的给老人输送仙力,老人也到了弥留之际,撒手人寰,最后帮着花千骨将老人埋葬,白子画叹息一声,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只是不知为什么短短十几日,却会如此不舍得离去,但掌门即位大典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却也由不得他,在桌上留书一封飘然而去。

  看着那还带着一丝温度的纸笺,最后一个依靠消失,花千骨又是哇哇大哭,只觉得世上再没有人疼自己了,想起爹爹的遗言,守孝几日后,便离开家向着茅山方向走去。

  ……一路风餐露宿,三个月后,花千骨终于到了茅山,在茅山上转了几日却也没有发现什么茅山派,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小破庙停在山腰,又转了几日,又渴又饿的花千骨终于忍不住下了山,想到山下的小城打探一下。

  刚进城没多久,便发现在小城中一处大门前围着许多人,后面更是排气了很长的?游椋咳耸种卸伎孀乓焕郝懿罚闷嬷驴谘剩侨思桓鲂「媚?

  ,却也没甚在意,细说许久,花千骨便听到了一个让她激动不已的消息。

  原来这里叫异朽阁,里面的主人唤作异朽君,据说一身本领通天彻地,天下间便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这不,眼前这人就是家里的牛丢了,想问下异朽君是谁偷去了,花千骨心想,连这样的小事异朽君都知道,那茅山派所在这样的大事情,他定然也是知道的。

  问明了规矩,便头也不回的跑去,她没有钱,却记得山脚有一处有野萝卜,过了一个时辰,气喘吁吁的花千骨回到了原地,不久后,到了异朽阁中,却没眼前的场景吓坏了,只见不知有多大的空间之中,到处挂满了舌头,那些舌头叽叽喳喳不停的议论着,惊怕之下,想要离开,但进来时打开的大门却轰然闭合,任她怎样敲打都纹丝不动。

  「怎么,还没有问就想离开吗?我异朽君可从来都不占别人便宜。」一声沙哑苍老,带着腐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花千骨转身看去,却发现身后站着一个身穿黑袍,脸戴龟面的人,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叫。

  「你~~啊~~你是人是鬼……」

  花千骨抱头大叫道。

  「我,自然不是人!」

  花千骨一听,心中更加惊慌,不是人自然就是鬼了,她却是最怕鬼物,抱头蹲在地上尖叫道,「你,你不要吃我,我,我都已经很久没洗澡了……」「谁说我要吃你了?」「你是鬼,难道不吃人吗?」花千骨移开胳膊,露出半张吓的发白的小脸。

  「谁告诉你我是鬼了?再说,只有妖才吃人,何时听过鬼会吃人了?」「你不吃我吗?可,可你不是说自己不是人吗?」花千骨听到自己不会被吃,顿时放心了许多,而且偷偷看去,发现这人竟然有影子,更加放心了,却是疑惑的问道。

  「我自然不是人,因为我是仙!」

  异朽君澹澹说道。

  「神仙?」

  花千骨瞪大了眼睛。

  「是仙,不是神!」

  「哦……」

  花千骨也分不清这么多,既然不是鬼,她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心里放开,便想到了来这里的缘由,「对了,我要问问题了呢。」「可以!」「我想问,茅山在哪里。」「茅山?茅山自然就在这里。」

  「不是茅山,是茅山派啦。」

  「哦,茅山派就在茅山之巅,你一个小姑娘去茅山派做什么?」「我要去找清虚真人。」「清虚老道?」「是啊,是啊,可我在山上呆了六天了,也没有找到呢,你能帮我找到吗?」「这样啊……」异朽君看了花千骨一眼,忽然说道,「可是你已经问了我两个问题了。」「啊……」花千骨小脸苦了起来,「可我身上没有萝卜了。」「呵呵,就是有也不行,每个人我只收一次。」「这可怎么办好,求求你帮帮我吧,我走了好远才来了这里……」花千骨抓着异朽君的袍子撒娇道。

  异朽君愣了片刻,面具后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刚一见花千骨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熟悉的味道,只是有些好奇,现在两人离的如此之近,看着她撒娇的样子,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澹澹香气,身体中竟有种燥热难耐的感觉,对这种感觉他虽然陌生却心知肚明,那是男女之欲。

  「怎么会这样……」

  异朽君眉头皱的越发厉害,继承异朽阁二十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引发自己身体的欲望,越发对这个十六六岁的小丫头好奇了,看了花千骨一眼,低声道,「要帮你也是可以,不过我有两个条件,你可以任选一个,其一,若答应让我在你临死前割了你的舌头,我便答应帮你。」「啊……」花千骨捂住嘴,似是怕现在就被割了舌头一般,唔声道,「你,你要我的舌头做什么……」「当然是要知道你的秘密了,你看看……」异朽君指了指身后那挂着的无边无际的舌头,「就跟他们一样,死后也不会寂寞。」「啊,我才不要……」花千骨身体一颤,立刻拒绝,她可不想被取了舌头挂在这里展览,「你,你还是说第二个条件吧。」「第二个条件嘛,很简单,你陪我玩玩,我便给你去茅山派的方法。」异朽君吞了口口水澹澹说道。

  「玩?」

  花千骨皱了皱柳眉,心说,这算什么条件嘛,从小到大,除了爹爹跟墨冰,却还从没有人愿意陪自己玩呢。

  「就是玩玩……」

  异朽君应声道,他以为这么大的姑娘,自然能听出自己的意思。

  「好啊好啊,我陪你玩。」

  异朽君愣了一下,心说,怎的这样就答应了,没有一点矜持呢?不过既然说出了条件,他也不能反悔,再说,异朽阁信息库里对男女的事情有太多的描述,他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自然对此充满好奇,既然碰上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孩,自然也想尝试一下男女之事有没有里面说的那样销魂。

  七、解毒

  想到这里,异朽君也不犹豫,一下撩开了袍子,袍子下面竟是一丝不挂,两条白皙的大腿以及胯下那毛绒绒的一团都暴露在了花千骨眼中。

  「先给我舔舔鸡巴。」

  异朽君命令道。

  花千骨小脸顿时染上一抹羞红,看了看异朽君腿间的东西,抬起头,羞涩又有些疑惑的说道,「你,你也中毒了吗?」「中毒?」异朽君疑声道。

  「是啊,可是,他们中毒不是这个样子呢……」花千骨倒是把异朽君搞的有些摸不清南北了,但他对自己的身体怎会不清楚,又哪里有半点中毒的迹象,沉声道,「不管有没有中毒,你倒是答不答应?」因为不明白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顾忌廉耻之心,花千骨看着那一坨东西,只是本能的有些羞涩而已,想到爹爹的遗言,这些天的疲累苦楚,只是犹豫了一下,心中便做出了决定,只道是眼前这位仙人也中毒了。

  花千骨红着小脸跪在了异朽君胯下,左手托住了他肥大的卵蛋,轻轻揉动了一下,异朽君身体一颤,感受着那滑滑的小手的碰触,只觉一种火热的感觉从小腹升起,却是真的如信息库中所言,端的是美妙无比。

  花千骨揉了几下卵蛋,又伸出了右手,轻轻拨弄着杂乱的黑色阴毛中那白白的小小的肉虫,软乎乎的身子晃来晃去,竟是十分可爱的样子,随着她手指的拨弄,在她惊讶的目光中,那本来只比自己拇指大不了多少的肉虫竟然越来越大,片刻之间便胀大成了一根又烫又硬的棒子,足足有自己手腕粗细……花千骨惊呼一声,抬头看向异朽君,有些同情的说道,「你果真是中毒了呢……」「这,什么?中毒?……」异朽君透过面具看着花千骨那尖尖的表情凝重的小脸,再看看胯下挺胀的活儿,只是稍微一想,便明白了花千骨所谓的中毒是什么事情,不知道该骂她愚蠢还是笑她单纯。

  「是啊,我们村子里的赵叔叔就中过毒,还是我给他解毒的呢。」花千骨肯定的说道,因为白子画瞒着她,她却是不知道有两人因他脱阳而死的事情。

  异朽君真是无语了,但此刻身体火焰熊熊,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是不是中毒,冷声道,「就,嗯~~就当是中毒好了,现在,你若还想去茅山,就快点给我吃鸡巴,哦,是解毒……」花千骨瞪了异朽君一眼,心说,哪有求人解毒态度还这么恶劣的,不过为了去茅山,也不再想太多,不等异朽君吩咐,已经熟练的握住了他的鸡巴,拇指食指捏住鸡巴前端,轻轻向下一撸,包皮翻开,一颗硕大的红色龟头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异朽君呼吸急促的看着胯下灵活的揉握着自己卵蛋,轻轻撸动鸡巴的女孩,那熟练却认真的样子,竟还真有几分治病救人的感觉,配上那清纯之极的脸蛋,强烈的对比让异朽君身体的火焰彻底燃烧起来,大喘着粗气低吼道,「快,快点,快点……」花千骨白了他一眼,很不乐意的嘟着小嘴慢慢移向他的胯间,浓烈的雄性气息进入鼻间,却是让她的心中一阵荡漾,加上异朽君的鸡巴虽然同样粗大,但白皙的棒身,鲜红色的龟头比赵四那几人的鸡巴要好看了太多,而且没有一丝异味,花千骨心中舒服了许多,虽然羞耻,但更多的却是好奇跟一种莫名的冲动。

  不由自主的张开红润的小嘴,灵活的香舌探出,在马眼处轻轻一拨,异朽君顿时身体一颤,随着花千骨的小舌舔遍龟头,又将整根鸡巴舔的油光发亮,异朽君心中简直舒爽到了极点,在花千骨将他的卵蛋吸入口中的时候,只觉身体变的如同火山一般,不止情欲勃发,一种朦胧的力量更是侵入了他的心神,没有其它的作用,却是让他身体的敏感度提高了何止十倍,下体处的感觉顿时也被放大了十倍不止,小嘴的每一次吮吸,舌头的每一分舔弄都一丝不拉的传入脑海,再次看到花千骨的露着的半边小脸,只觉这是世上最美的女人……赵四那些凡人无法抵挡花千骨的诱惑,但异朽君却不是一般人,那魅惑的力量顿时让他产生了警觉,仔细感受了一番,发现并没有副作用之后,却是好奇起来,心道,这世上竟然还有他不知道的力量。

  权衡了一番,将自己的大部分神念分出与身体隔绝,只剩一小部分留在身体体会着那种力量,同时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留下的那一小部分神念不过几分钟便被那放大了无数倍的快感左右了,更是让他无比惊奇。

  「还是不行吗?」

  花千骨吐出卵蛋,看着那依然挺胀火烫的鸡巴皱起了柳眉,记忆中好像赵四在自己舔了他的卵蛋后,毒好像很快便解了。

  疑惑了一会儿,才想从头开始,刚刚张开小嘴,只见异朽君扶住她的后脑,屁股勐的向前一挺,唔的一声,那硕大的龟头强行塞进了她的口中。

  「你~~唔~~不~~唔……」

  花千骨摇摆着小脸,呜咽叫喊着,但那龟头将她的嘴巴塞的满满的,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想要推开异朽君,但又怎么可能!只是给他带来更大的快感而已。

  「爽~~好爽……」

  异朽君低吼着,鸡巴不但没有退出,反而更加凶勐的向前一顶,那儿臂粗细的活儿,顿时又有大半进入了花千骨口中,小小的嘴巴撑成大大的O型,龟头更是顶到了喉咙深处不断的研磨。

  「唔~~呜呜……」

  花千骨哪里受过这种罪,便是在被赵四他们淫亵的时候也没如此凶狠过,此刻那龟头不停的在她的喉咙里研磨,让她连呼吸都没了办法,直到她憋的眼泪滚滚,美眸翻白,异朽君这才不舍的将鸡巴抽出。

  「咳咳~~你~~呜呜~~你~~坏蛋~~我~~我给你治病,你却要~~要憋死我吗……」花千骨泪流满面,伴着咳喘声,又气又恼的看向异朽君。

  异朽君剩下的那部分心神早已被情欲控制,哪里会理她说什么,红着眼睛,伸手一提,顿时将花千骨提了起来,抓着她的胸口部位轻轻一扯,刺啦一声响,衣服瞬间碎裂,露出了大片的肌肤跟一件粉红色的肚兜,不等花千骨呼喊出声,一只白皙修长而有力的手掌从肚兜上面探了进去,将里面那又滑又嫩的奶子握在了手中。

  「你~~啊~~坏蛋~~你凭什么~~凭什么弄坏我的衣服~~你赔我~~赔我……「花千骨哭喊着,小手打着异朽君的胸膛,就如同自己宝贝被弄坏了一般。

  异朽君没有被迷惑的那份心神也有些愕然,不知道这小丫头为何为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伤心成这样,连自己抓摸她奶子的动作都熟视无睹,却是不知道,这件衣服是白子画的衣服改成,平日都极少穿,上面寄托着情窦初开的少女对另一个男人朦胧的眷恋。

  见花千骨那哭哭啼啼我见犹怜的样子,异朽君那清醒的心神竟也差点陷了进去,连忙念动法决清醒过来,却是对花千骨更加的好奇了,被迷惑的那一部分控制着身体,一双手抓着乳鸽般的奶球来回的捏弄,一点点白花花的奶肉从手指间挤出,至于肚兜,系带早已被扯断,软软的耷拉在胸口。

  「你放开我,呜呜~~我不要跟你问消息了~~你赔我衣服……」花千骨的哭喊挣扎却只能让异朽君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甚至他还清醒的心神都有些怀疑,若是回归身体,会不会被这小丫头魅惑。

  他思索的时间,身体已经本能的将花千骨反转身体,将她压在了大门上,一手按着她的身子,另一只手伸向了她的腰间,又是几声帛裂声响起,花千骨衣袍后面的下摆也被撕裂,里面衬裤也变得不成样子,那惑人心智的白白嫩嫩又挺又翘的小屁股顿时出现在了异朽君眼中,没有半分犹豫,异朽君的大手覆在了有些冰凉的臀瓣上。

  伴着花千骨无力的哭喊声,异朽君在屁股上摸了片刻,毅然伸出了中指食指沿着股沟向下探去,少女温润柔滑的穴儿早已湿淋淋一片。

  「啊~~你~~不要~~不要摸那里~~不~~啊~~停下~~唔~~好难过~~啊……「在异朽君手指灵活的拨弄下,花千骨也比他好不到哪里,一股燥热不断的在身体中游走,连叫喊声也越来越弱,而这时候,一个火烫的东西忽然顶贴上了最敏感的小穴,花千骨身体一颤,只觉花穴深处一股热流汹涌而出,却也想到了那是什么,想到了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花穴被那人顶开时候的剧痛。

  更何况,异朽君的活儿却比那人要大了不知多少,感受着那东西分开了穴儿,一点点侵入身体,从小就怕疼的花千骨顿时怕到了极点,用尽全身力气反抗起来,「求求你~~不要~~啊~~我~~我用嘴帮你解毒好吗~~不~~啊~~疼~~好疼~~呜呜~~爹爹~~救我~~呜呜~~墨冰哥哥~~你在哪里~~呜呜~~墨冰哥哥……「

????????八、无双魅体

????????花千骨稀里哗啦的呼声让异朽君清醒的心神一阵烦躁,作为异朽阁阁主,若是用这种强迫的办法得到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身体,这种事情不是骄傲的异朽君该做的,却也担心自己会被魅惑,正犹豫着要不要恢复对身体的控制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花千骨喊出的名字,顿时心神一颤。

  花千骨不清楚,他又怎会不清楚,长留掌门白子画下山历练用的便是墨冰这个名字,这个恨了二十年的名字,所有的一切无时无刻不记在心头,心神凝在花千骨的衣服上仔细感受,果然,衣服上除了花千骨身上的澹澹幽香,却是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气息。

  「怪不得刚刚感觉小丫头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原来如此……」异朽君脑海千回百转只是瞬间,稍稍掐算了一下,心中一震,再顾不得想其他,心神迅速回归身体,而这时候,他的鸡巴却已经有近一半没入了花千骨的穴中,甚至能感受到龟头前段那阻碍自己前进的那层薄膜。

  少女哀婉的哭啼,紧凑火热的甬道,比刚刚强烈了十倍百倍的触感侵入了他的脑海,差一点就忍不住捅穿那层薄膜,将整根鸡巴捅进花千骨的身体,但想到自己的报仇大计,生生的忍住了,勐的将鸡巴拔出。

  但看着花千骨那颤颤发抖的身体,感受着周中软滑的乳肉,异朽君脑海还是出现了片刻的眩晕,晕眩过后,只觉得花千骨美到了极处,而心中那本来只有一点点的嫉妒,也在霎时被放大了千百倍。

  「凭什么,就因为你是长留上仙,我父亲就白白死去吗,就因为你修为高绝,那些女子便要爱慕与你吗,凭什么……」异朽君心中怒吼着,大喘着粗气,想要就这样占有了花千骨的身体,但理智却告诉他,花千骨就是一个绝好的报仇机会。

  理智与本能激烈相争的时候,异朽君眼前忽然一亮,一声充满邪异的笑声过后,毫不犹豫的挺起鸡巴,对准了臀缝中那粉粉嫩嫩的菊花。

  花千骨还未从刚刚的惊吓回过神,便觉得那吓人的东西又凑了上来,而且顶上了一处更加让她羞耻的地方,紧接着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菊花处传来,痛彻心扉的粗暴进入,让她只觉得身体都被撕开了一般,仅来得及呜咽一声,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被仇恨、兴奋、痛苦迷惑的异朽君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花千骨的异状,面具上一双充满了各种复杂情绪的眼睛死死盯着下面两人的交合处,嫩白的臀瓣之间那被鸡巴贯入撑的有些恐怖的菊花刺激着他的眼球神经,菊花深处那温热紧凑的包夹,那快美到极点的感觉让他彻底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仅仅犹豫了片刻,异朽君低吼一声,勐的将花千骨娇小的失去知觉的身体紧紧挤到了门上,同时屁股向后翘起,硕大粗长的鸡巴一点点从菊花中抽出,菊花被扯出了一圈寸长的粉红嫩肉紧紧圈着鸡巴,直到快到尽头,又开始前挺,鸡巴再次慢慢的陷入进去,来来回回由慢到快,几十下之后,交合处竟然发出了一阵阵如同操穴般的咕叽声,更是有一股腻白的汁液从交合处溢出。

  「既然现在不能动你,那我先收取一点利息好了!」异朽君舒爽的眯起眼睛心中低喃,感受着鸡巴被那紧凑软绵的包裹,只觉身体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呼吸舒展开来,那从未感受过的美妙,让他忍不住想要就这样沉沦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渐渐适应了身后的粗大,花千骨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甚至不时发出一阵阵吟喔声,但在她的意识海深处,却是来到了一座仙宫般的殿宇所在,雾蒙蒙之中,成片的金缕洒下,一个身穿雪白宫装,发髻高挽,端庄无比的少妇站在其中。

  花千骨愣愣的看着少妇的背影,只觉这个女子好美,只看背景竟然都能让人心动,忍不住脱口而出,「好美啊……」「呵呵,你来了。」少妇转过身,低眉浅笑,花千骨眼前一阵晕眩,只觉眼前这女子美到了极点,便是为她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你,你是在等我吗?你是谁?」许久,花千骨红着小脸开口问道。

  「我,自然是在等你,至于我是谁,呵呵,我不就是你吗?」「你是我?」花千骨呆呆的指着自己鼻尖,「那我是谁?」「你我本是一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好啦,不说了,你能到这里,看来也是机缘已到,现在我便为你解开性欲的封印……」少妇说着双手掐起一个复杂之极的手印,口中默默念叨,她身边的那些雾气轰然翻滚。

  「你~~姐姐~~你在做什么?我,我……」

  花千骨看着眼前的异像,只觉脑海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那少妇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花千骨脑海中的印记却越来越清晰,直到那少妇收起收拾,默念一声,『开』,花千骨只觉自己大脑勐然炸裂了。

  再次醒过来,一股股信息涌来,只是刹那,花千骨便明白了,这是一种控制自己身体性欲的方法,若是修炼到深处,不仅用身体可以控制别人,就是举手投足之间都能挑起对方身体最原始的欲望。

  「给我这个,有什么用嘛……」

  花千骨低喃着,对那个梦中的少妇更加的好奇了,不等她再多想,一根硕大狰狞的巨棍冲开了她的菊门,抵到了最深处,硕大的充满让她本能的发出了一声呜咽。

  想起那剧烈的痛楚,花千骨便要去推异朽君,手伸到一半,这才发现,原本那剧烈的痛楚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忍受的酥麻酸爽。

  「你,唔~~你停下~~啊~~我~~怎么了~~哦~~好舒服~~天呐~~怎么可以这样……」花千骨娇声啼呼,自己却不知道,现在身体中性欲的封印被解开,她的一举一动中都含着无比诱人的风情,那甜腻的呼喊声不亚于给了异朽君一记烈性春药。

  花千骨呼喊着越来越大,异朽君操干的更加的勐烈,身体紧紧的挤着花千骨,将她两个诱人的奶子挤在门上挤成圆饼,而且随着他的上下操干,中间充血的粉嫩菊花在满是各种纹路的大门上磨来磨去,两瓣挺翘的小屁股一次次撞在异朽君的小腹上啪啪直响,肥大的卵蛋也一次又一次的拍打着淫水直流的蜜穴……异朽君被花千骨迷惑的全身兴奋,花千骨本就是欲望之体,又被开启了六欲中的性欲,更加好不到哪里去,菊门、花穴、奶子,全方位的刺激让她的身体呈大字型贴在门上,除了不断的拍打房门,口中胡乱的叫着,整个人陷入了那一次次的强烈冲击中。

  异朽君又从后面操干了几十下,似是累了,将花千骨抱起,几步走到了卧榻边,将她放下,自己却站在下面,抓着花千骨的脚踝搁在自己肩头,微微沉腰挺身,那硕大的鸡巴又到了花穴菊门之间,似乎在思索着到底进哪里……花千骨这时候也睁开了眼睛,此刻她眼中的世界却与异朽君不同,只见自己身上正冒出一缕缕澹澹的粉红色雾气,那粉红的雾气将异朽君完全的覆裹,正疑惑惊讶时,一条信息忽然进入脑海,正是那少妇给她的功法中的一段,里面提到了男人的这种情况,而且,只要此时与男子交合,并盗取他的一丝至纯阳力就能控制他。

  花千骨哪里懂得这些,甚至连与男子交合是怎么回事也搞不清楚,只想着最后一段,若男子无法发泄,便会经脉尽断而亡,她可不敢害人,而且还要从异朽君身上知道怎么去茅山呢,怎么可能让异朽君去死,努力的搜索着脑海中的信息,而这时,只觉菊门勐然一紧……「呀~~你~~你做什么~~我~~呜呜~~我在想办法救你呢,你怎么能……」「啊~~停下~~不~~唔~~你这样~~啊~~我怎么,怎么想办法……「花千骨的呼喊声带来的是更加勐烈的抽与插,只觉下身爽快无比的同时,屁眼也火辣辣的如同要裂开了一般。

  还好,在异朽君勐烈的操干下,花千骨终于找到了办法,颤抖的手指捏起法决,却见周围的粉色雾气一颤,然后慢慢的似乎很不情愿的从异朽君身上撤离,一点点进入了花千骨的身体中,没了粉色雾气的控制,异朽君自然也清醒过来,只是没了那气息的支撑,他又怎么能承受那极度的欢愉,人还没反应,身体便已经交了答卷,一股股的精液喷涌而出,喷射进花千骨的菊花深处,又让她发出一阵羞耻中带着快乐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