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都市品香录
都市品香录
 梦惊云瞥了田淑珍一眼,见她扭头看向一边,邪恶一笑,大手又是用力在白洁那饱满的阴阜上一按,在那月牙沟槽的里面,上下摩擦。

  没两下,那布片上居然已经有水渍,「白阿姨,你下面水真多。」

  白洁活了三十七岁,何曾经历过这样的阵仗,梦惊云在她眼中就是一个小辈,虽然高大帅气,英俊潇洒,初次见面就令她不由的春心萌动,心生亲切依赖之感。
  但是,小辈就是小辈,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在这八年时间里,何强几乎限制了她的一切出行,和交往。八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何强扭曲的强制观念下,在白洁心里已经形成很大的影响。
  何强不高兴的事情,她就不能去做。

  尤其和男人交往,绝不可以,就更不要说拉手、搂抱、抚摩、接吻了,这要是让何强知道了,那还不闹翻天。

  但现在,和梦惊云做的事情,已经全部违背了何强的意愿,所以,白洁心里异常抵触,哪怕是何强已经威胁不到她。

  而且在白洁保守的思想观念里,传统道德伦理根深蒂固,隔代相恋,属于禁忌,不容违背。前一刻梦惊云在她面前一口一个阿姨,一口一个阿姨的叫,这在她的心里就已经把梦惊云当成了孩子辈。

  但下一刻,这个孩子辈的青年就对她这个阿姨辈的女性进行性侵犯,不但无礼的抚摩她的脸蛋,而且搂抱她的身体,更让她感到难堪的是,还亲她的嘴,摸她的丝袜大腿,那邪恶的大手还对她敏感的三角地带进行侵犯。

  而且当着昔日好姐妹的面。

  说起来白洁和田淑珍除了姐妹关系之外,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性关系,双方丈夫都失去了性能力,而作为如狼似虎的女性,没有性爱将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所以二人在平时私下接触的时候,不免互相安慰,这一直是二人之间的秘密。也正是因为这种关系,白洁刚才才对田淑珍露出那样被抛弃的眼神。

  久未接触到真正性爱的白洁在梦惊云的爱抚亲吻之下,挣扎愈来愈弱,反抗也越来越陷于被动,因为她的身体违背了她的意识,对梦惊云的侵犯做出了迎合的迹象。

  夹紧的丝袜大腿虽然依然夹着梦惊云的手,抵抗侵入,但在梦惊云一而再,再而三的进犯下,已经开始由极力反抗,变成象征性的反抗,最后再变成形式上的反抗,只是闭和着大腿,轻轻夹着梦惊云的手腕,没有一点力度,仍由梦惊云的手,在她三角地带进行爱抚。

  身体腻在梦惊云怀中,那起初极力推阻梦惊云的双手,也只是象征性的放在梦惊云的胸膛上,胳膊上。指骨由屈,变成张,到最后完全松弛的搭在胳膊上。
  后颈放松的靠在梦惊云胳膊上,双眼闭合,睫毛微微颤动,紧蹙的娥眉也松弛舒缓下来,一平四展。

  此时她鼻孔放大,鼻翼扩张,呼吸急促,面庞绯红,小嘴木然的张开仍由梦惊云吸吮着她那娇艳的花瓣小嘴,对她香口滑舌进行玩弄,完全处于被动。
  梦惊云自始至终都没有闭眼,观察着白洁脸上每一个细微表情,此时见白洁终于妥协,他大是欢喜,大口一吸,呼噜一下白洁那滑溜溜的舌头顿时落入他的嘴里,之后梦惊云用舌头把白洁这个丰腴熟妇的小舌头缠绕在嘴里,不断的吸吮。
  白洁痛苦的皱了下眉头,她感觉到自己的舌头似乎要被梦惊云吞进肚子里一样,十分难受,为了尽量配合梦惊云的舌吻,她只得尽量把自己的舌头伸长,什么也不做。

  感受到自己的香舌在一个二十岁左右年轻人口中,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被对方拨来拨去的玩弄,欺负,同时私处三角地带也受到他强有力的大手爱抚,摩擦,渐渐的,白洁感受到一种异样的禁忌快感,娇喉里呓语不断,呻吟不断。
  花房里更瘙痒难耐,宛如急流在肉穴细胞脉络里面肆意奔腾。

  这种感觉随着梦惊云的进犯持久也愈来愈强烈,白洁浑身发热,一双丝袜大腿不再束缚梦惊云的手,而是尽量张开,迎接梦惊云的侵犯,穿着白色高根拖鞋包裹着黑色丝袜性感玲珑玉足在空中开始绷直,颤抖。

  啪啦一声,一只白色高根鞋掉落下来,丝袜包裹的脚趾弯曲,绷直,呈弓型,局促不安的晃动着,五个脚趾开始紧密的摩擦,那涂了玫瑰红的五个脚趾甲在朦胧的黑丝袜里面异常鲜艳性感。

  白洁的肥大肉臀也开始不安的扭动,尤其是她感觉到梦惊云手在她饱满的阴户肉唇中间隔着热裤上下强烈摩擦,刺激到肥厚肉穴的时候,她的屁股晃动的更是频繁。

  白洁花心收缩,多么希望梦惊云那只手能够伸进入。

  沙沙!梦惊云右手四指并弄,开始快速的在那月牙沟槽中间上下滑动,此时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片热裤已经湿透了,明显露出一个阴唇的痕迹,在梦惊云用力的摩擦下,热裤已经凹进肉穴里面。

  「啊啊啊啊啊!」

  白洁的呻吟声渐渐趋向半哭泣,花房里面开始剧烈的收缩,虽然看不到,她却知道自己的肉穴此刻肯定如婴儿贪吃的小嘴一样,咽着唾沫,渴求梦惊云的深入。

  「小梦,别折磨阿姨了。」

  白洁终于第一次开口乞求梦惊云。

  梦惊云瞥了眼旁边的田淑珍,见她把螓首扭向一边,娇躯明显开始颤抖,他不明白到种情况她为什么不离开。

  梦惊云笑了笑,不但不理会白洁的请求,反而封住她的小嘴,不让她说话,大手放弃对阴户的侵犯转而摸上了白洁那饱满的巨乳,抚摩了两下,梦惊云开始解开花衬衣的扣子,然后把绸缎制的内衣撩到胸口,解开白色的乳罩,大手袭击而上,疯狂的柔捏。

  白洁的乳房非常丰满,娇嫩,圆滑,乳晕很大,呈淡黑色,不过奶头却是粉红色的,甚至晶莹剔透,手感非常强烈。梦惊云抓在手里,充分的感觉到里面的充盈和反弹的力度。

  这是一个三十七岁成熟女性的乳房,居然保养的如此丰满,换别人,绝没有可能把它捏在手里,别说捏了,就是看也是奢望。

  但是梦惊云仅和她认识不到半天的时候,就可以肆意的,疯狂的抚摩它,爱抚它,享受它的娇嫩,柔软,滑腻,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羡慕的事情呀,要是然何强知道自己的老婆正在被梦惊云摧残,而且她老婆不但没有一点反抗,而且非常享受配合发出骚浪的呻吟叫床声,还不气的七窍流血。

  梦惊云放开白洁的小嘴,埋头开始一口含着乳头,品尝它的香滑,口感香醇,娇嫩,柔软,娇挺,而且还有一股沐浴露的味道。

  吃一口还想吃一口,梦惊云张大嘴,恨不得一口把这丰满的成熟女人的乳房给吞到肚子里去。

  白洁无意识的呻吟,为了支撑身体,她一只手撑着沙发,另一只手摸着梦惊云脖子,尽量挺着胸部,能够让梦惊云吃的香,吃的顺口。

  她目光里时而露出挣扎,时而露出享受,时而露出欢快,时而露出慈母之光,幻想自己正在给儿子喂奶。

  看着梦惊云一脸享受的吸吮着自己肥大的娇乳晶莹粉红的乳头,白洁目露复杂之色,就象看着儿子,儿子在贪吃她的汁水,她轻柔的抚摩着梦惊云的脑袋,拍了拍。

  梦惊云眉眼一开,笑了一下。

  「小鬼,慢点吃!」

  话一脱口,白洁满脸羞红。梦惊云睁开眼,看向白洁,笑呵呵的点着点头。
  就连田淑珍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嗯嗯嗯嗯……」

  梦惊云把白洁放平在沙发上,田淑珍登时起身坐到对面去,目光偷偷瞥了眼,立即转头看着电视。

  空气中弥漫着糜费的气味。梦惊云在白洁羞涩的拉扯中把她的白色热裤脱了下来,一看,里面果然穿着黑色连裤袜,阴丘部位涨鼓鼓的,里面还穿着一条白色的印花小内裤,已经湿透了。

  「小梦,别看!」

  梦惊云拿开白洁的手,单手把她那丝袜双腿抬起,然后把裤袜腿到大腿处,再抓着那薄薄的内裤左右拉扯之际,那饱满鲍鱼的庐山真面目顿时显露在梦惊云面前。

  肥厚的阴户,肥厚的阴唇,真如鲍鱼一样饱满多汁,淫糜不堪,阴户上丘有一撮金黄色的阴毛,肉唇呈半开阖状态,粉红的阴唇上和边际有一些毛茸茸非常细软的阴毛,此时这些阴毛已经被淫水打湿纷乱的粘贴在白皙的阴阜周围。
  糜费之气扑面而来。

  白洁加紧大腿,羞赧的捧着烧红的脸蛋,但她还是控制不出身体的痉挛,虽然看不到,但一想就能知道梦惊云的眼睛定是死死的看着她的肉穴。

  想到这样,她花房里面控制不住一阵颤抖,收缩,跟着阴唇也如小嘴一样,收缩了一下,「小梦,别折磨阿姨了。」

  她摩擦着双腿。

  梦惊云如小儿一般,露出一副新奇的神色,揪住阴蒂上面那一撮浓密的阴毛,左右拉扯,然后勾着小指头在白洁那狭长的阴唇中间一勾。

  「嗯!」

  拿起来一看,闻了闻,「白阿姨,你的阴唇好丰满呀!」

  吱啦一声,梦惊云直接把那内裤给撕烂,丢在地上,然后埋头舔了下那饱满的肉穴,再把黑色裤袜重新穿在白洁身上。如此一来,白洁下半身就剩下一条黑色裤袜了,这裤袜非常薄,朦胧间不细看就和没穿一样,宛如一层薄薄的皮肤。
  泛着一抹黑晕之光。

  「起来!」

  梦惊云拍了下白洁那丝袜肉臀,命令道。白洁乖乖的起身站在梦惊云面前,双手护着下阴,认命的闭上眼睛,咬着嘴唇。

  梦惊云嘿嘿一笑,双手托着白洁的屁股揉了揉,拉近,伸手抚摩着她把丝袜包裹着肉穴。白洁颤抖了一下,「白阿姨,舒服吗?」

  梦惊云屈指顶着丝袜直接抠挖到暖暖的花房肉壁里面。纱制的丝袜在梦惊云的抠挖之下,摩擦着肉穴,白洁娇躯一颤,顿时感觉到瘙痒难当,刚才那种蚂蚁爬的感觉又回来,并且更加强烈。

  她咬着指头,控制不住的痉挛,呻吟。

  梦惊云指挥她背拱桥撑在沙发中间的玻璃桌上,把骚穴露出来,梦惊云抬起白洁一条丝袜太腿,抗在自己的肩膀上,大口呼吸着下面传来的骚浪气息,然后伸出舌头隔着丝袜舔着肉穴。

  呼哧!呼哧!呼哧!梦惊云鼻孔里急促的呼吸一波又一波的喷在白洁的肉穴上,白洁告诉自己,她是一个母亲,怎么能如此让一个小孩子玩弄自己最隐私的部位,可是身体告诉她,她愿意被玩弄,因为她非常舒服,重未有过的舒服。
  虽然这个大男孩淫亵不堪,让她做出的姿势令她娇羞不已,可是就是这种糜费的姿势,让她体会到莫大的快感。

  她听到自己的肉穴在欢畅,在呐喊,在呻吟,同时又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在这个小男人的手里生不起一丝反抗,不但是言语上,身体也是如此。
  嘴里一边认命的发出呻吟不行,下面的蜜穴也一样,在对方的舔掠下,一对肥厚充血的阴唇在对方的舌头撩拨下,如搅拌机一样,翻开复去的搭拉着,而且自己明明不想,但却一次又一次挺动丝袜包裹的肥臀,十分风骚的把自己的肉逼抵到这小男人的嘴上供他欺负,摧残,不但如此,而且花房里面还不争气的流出大量汁液。

  「哦哦哦哦哦……」

  白洁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自己不是风骚入骨的女人,怎么能让一个小她近二十岁小男生舔她的私处,她知道,这是口交。

  这个小男人在为她口交,她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她是一个孩子的妈,怎么做出如此下作让人戳脊梁骨的事情来。

  要是让自己那泉下的儿子知道自己的妈妈,正在不知廉耻的把一个和他一样大男孩子的脑袋夹在双腿中间,暴露出自己最为隐秘的只能为丈夫打开的阴部,下贱的让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肉穴花房里面畅通无阻的出入,而且自己还十分配合的尽量张开一对娇嫩的花瓣肉穴,起起落落的让对方舔的够深,够彻底的话,那她还有什么面目做人。

  「呜呜……小梦,别,啊……」

  可是,她要对儿子说,妈妈真的不想这样,妈妈也试图强烈的反抗,但没有用,这个男人力量太大了,根本反抗不了。

  尤其是他摸着妈妈身体的时候,浑身就不争气的发软,没有力气,妈妈必须承认,妈妈不是真的反抗不了,而是他对妈妈有恩,妈妈是个知恩图报的女人,既然他喜欢妈妈的身体,妈妈也只能付出了。

  而且,妈妈不得不承认,他高大帅气,英俊潇洒,身强力壮,正是妈妈喜欢那种类型,妈妈说句真实的话,你千万别生气,他比你还要长的还要英俊,妈妈喜欢他。

  请原谅妈妈,妈妈遇到这样一个男人,不容易,说了怎么多,其实妈妈就是想告诉你,在他侵犯妈妈的时候,妈妈内心没有真正想过要反抗。

  而且这个男人的技巧太厉害了,哦!好舒服,妈妈不说了,他又在舔妈妈的小肉穴,而且还把妈妈的丝袜撕烂了一个小口子,他太色了,居然用舌头穿过丝袜拨开妈妈的肉穴,把舌头直接伸到妈妈的花房里面翻搅,啊!那舌头好热,好有力度,啊!不行了,舔的妈妈好舒服,好想永远都这样。

  儿子,请你一定要原谅妈妈,妈妈真的太舒服了,我没有办法跟你描绘,当他的大手托着妈妈的丝袜肉臀的时候,那双手太温暖了,妈妈的屁股被他揉的象棉花一样,变成各种形状,你不知道,妈妈自从生了你之后,这屁股就变的大起来,不但大而且非常丰满,这是妈妈最自豪的,但是大了之后就变的特别敏感,她一揉,妈妈这心里就跟猫爪子在挠一样,蜜穴里的淫水哗哗的流。

  哦!好爽,他、他,妈妈高潮了,「嗯嗯嗯!」

  他居然把妈妈射出来的蚌汁都吞了下去,那多脏呀,可他全喝了。

  妈妈好感动,他如果不爱妈妈不可能吃妈的淫水,一定是这样,妈妈决定了,以后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女人,做她的性奴。

  他让我干什么,妈妈就干什么。

  白洁双腿盘在梦惊云的脑袋后面,脚趾绷的直直的,差点没顶破丝袜,她可怜西西,宛如做错事的小女孩一样,无辜的看着梦惊云。

  因为淫汁浪水溅到了梦惊云脸上。

  但她却仍然死死的把自己的肉穴抵在梦惊云的嘴巴上,甩着骚浪的屁股揉啊揉,磨啊磨,大量的淫水如泉涌咕噜咕噜被梦惊云吞下。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梦惊云把那骚穴舔的干干净净,这女人的淫水不但没有异味,而且非常滑口,宛如牛奶一样,不但如此,吞入腹中,登时化为纯阴之气被身体吸收,简直是大补呀!

  梦惊云咂巴咂巴嘴,露出一副陶醉之色,「白阿姨,你下面的穴水还真香,我是爱你的,怎么会怪你呢,放心吧!」

  听到这话,白洁登时露出花儿一般的笑容,她这辈子可从来没有如此满足痛快过,这个男人实在太出色了,不但人帅气,而且床上功夫也出色,他似乎明白女人心,知道什么地方能挑起她的欲望。

  白洁腻到梦惊云怀里主动把他脸上的汁液舔干净。

  而此时的田淑珍虽然没有观站,只是旁听,但内心的欲望在听到二人淫言浪语之下,已经被充分挑起来,尤其是下阴,她能够感觉到已经湿透了。

  梦惊云瞥了田淑珍一眼,见他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装做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但细看之下不难发现,她那交叉的双腿,紧绷,夹的死死的,正在做着轻微而强烈的摩擦。

  梦惊云玩味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