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都市品香录
都市品香录
   「要是我们能从汪紫涵手里收集到卢云什么证据就好了。」

  「不可能吧,汪紫涵是卢云的小姨子,她会帮助我们去害她的姐夫。」
  唐娜摇了摇头。

  「唐姐别望忘了,汪紫涵传言也和卢云有过一段地下情,以我看她和姐姐汪紫薇感情并不好,且对卢云有很深的积怨,更何况我们现在手里有她的把柄,可由不得她不合作。」

  唐娜点点头,可以试试。

  「事不宜迟,走,我们现在就去找她,小云,你也去吧,有你这个大男人在,可以增加威慑力。」

  李湘笑道。

  「自然,愿意效劳。」

  梦惊云欣然领命,为两位大美女保驾护航,这种美差可是多少人抢也抢不来的事情。

  「等等,把这个戴上。」

  李湘拿出一个黑色墨镜。

  「哦!」

  「嗯!」

  李湘捏着下巴端详着梦惊云点头道:「这下更有风范了,你说是不是唐姐?」
  唐娜抿嘴笑着点头。

  梦惊云肃然一定,侧身俯首一请,十足的保镖范儿。二女挽手一笑,跨步前行,走出办公室,「希望汪紫涵愿意和我们合作。」

  唐娜道。

  「她会的,卢云这些年人前人后都制约着她,如果有机会,我想她肯定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人。」

  「就怕她手上没有致死卢云的关键证据。」

  「会有的。汪紫涵我接触过,虽然不怎么了解,但我敢说这个女人绝对够精明,有野心有抱负。就拿这次诬陷大唐学院的事情来说,这可是在拿她的声誉和名声做赌注,卢云让她站在前面,如此无情,她就肯定为自己留了后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如若不然事情一但败露,她都没处说理去。

  在我们这个行业里,肮脏的交易处处可见,如果不会保护自己什么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娱乐圈可不是那么好混的,不单要有相貌更要有脑子,尤其象她这种在大树底下的女人。哪个成功的商人背后没有一点肮脏的事情,尤其是卢云,这人好色在业界是出了名的,星皇旗下哪个漂亮的女艺人没被他潜过。

  就拿7213那件抛尸案,蔡琳琳就是星皇旗下的二线明星,之前他们二人传过多少绯闻呀,最后这个蔡琳琳无端死在南湖里,肯定就是他干的。「

  唐娜点点头,「这事我也听说过,好象当时这个蔡琳琳的家人也找过卢云最后还把他告上了法庭,不过最后因为证据不足,还是没能定他的罪,之后这个家伙还大发散心的以人道主义出发为蔡琳琳赔了一些钱。」

  「切,做文章罢了,这个败类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李湘撇了撇嘴,她对此人是恨之入骨。

  「你们嘀咕什么呢!」

  「你一个保镖插什么嘴,一边去。」

  唐娜道。

  梦惊云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大步前行。李湘这时看着梦惊云的背影小声道:「唐姐,你说他是你大姐的干儿子?」

  「对呀,有问题吗?」

  「我之前还以为是亲生的呢!」

  「我大姐没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他亲生父亲是我姐夫的战友,还是老乡,这孩子挺可怜的,出生没多久,爹妈就死了,我大姐一家就收养了他。」

  唐娜叹气道。

  「原来如此,他父亲还是当兵的呀!」

  「可不,听说还是师长一级的。」

  「难怪身板那么高大威武,原来是遗传的。」

  「怎么,你看上他了?」

  唐娜取笑道:「他可还没结婚,你要是喜欢他这号的,我可以替你从中周旋呀!」

  「亏你说的出来,我多大,他多大。」

  李湘啐了她一眼。

  「我看正好,现在不就流行姐弟恋吗,你也可以试试呀!」

  李湘的人品唐娜很是欣赏,与其废水外流,还不如便宜了自己的小老公,刚才梦惊云看李湘的眼神她可是瞧见了。

  「你是想升级做我的姨妈吧!想的美,我可不中你的计。」

  「我不介意的。」

  「我介意。」

  「呵呵!」

  「两位大美女,上车吧……」

  高新区,地处市中心三环外一片美化的市民广场旁边和天鹅湖公园中间,这里没有什么商业大厦,也没有金融中心林立,沿街是江都省体育馆,高尔夫球场,还有高新科技院,这里毗邻着江都理工大学,医科大学和几家大剧院。

  这里,是艺术人士经常出没的地方。

  鞍山路,这里是一个上斜坡,沿街种植了许多梧桐树和芒果树,枝叶繁茂,空气清新,二十三号别墅外面。

  梦惊云把车停在了斜坡边一棵梧桐树下,院墙里一簇绿油油的竹林探入了茂密的枝条和细长的嫩叶子,在微风中摇曳着。

  时值早晨八九点。朝阳穿过枝叶缝隙,洒下金辉。

  银漆铁门内,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几栋白墙碧瓦的欧式别墅掩隐在竹林拐角深处,很是幽静。

  「你怎么找到这的,我们都不知道。」

  「只要有心没什么找不到的。」

  梦惊云按响了门铃。好一会一个五十多岁的老阿姨才走了出来,面带疑色看着三人,冷声问道:「你们找谁?」

  「来这里自然是找汪小姐。」

  梦惊云开口道。

  「汪小姐!我们这里没什么汪小姐,你们找错了吧!」

  说着那老大妈就要转身离开。

  「且慢,汪紫涵不住这里吗?」

  李湘上前一步,「这位阿姨,我是汪小姐的朋友,我知道她现在不方便见客,但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非见她不可,麻烦开门让我们进去。」

  「都说你们找错了,我们家没什么汪小姐,更没什么汪紫涵,你们还是去别出找吧!」

  说着那位大妈转身不再二话匆忙就走了,一副不耐烦的口气。

  「诶!」

  「怎么办?」

  李湘双手一探,「看来她是谢绝见客了。」

  「也不怪,她现在最怕的就是露出什么马脚被媒体拍到。」

  唐娜皱着眉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进去?」

  「小云,你一定有办法吧!」

  二女看向梦惊云。

  梦惊云耸了耸肩膀,「人家闭门不见,我能有什么办法,除非翻墙而入。」
  「翻墙!非法入室,可是犯罪的。」

  李湘道。

  「不然,你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可是!」

  就在李湘可是的时候,下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脱口,梦惊云已经飞速窜上旁边梧桐树的枝杆,接力一甩,宛如荡秋千一般,翻身入了院墙。

  一转眼便打开了铁门,「进来吧!」

  二女大张着嘴,足以塞下一个大冰棒,烈焰红唇看的梦惊云心痒痒。

  「还愣着干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

  还是唐娜显得镇定,她果断拉着李湘走了进去……

  别墅敞亮的客厅里,汪紫涵懒洋洋的蜷缩在沙发上,衣着随意,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面前站着那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妈。

  「小姐,我看清楚了,那个女人就是大唐学院的院长唐娜。」

  「她怎么找到这来了。」

  汪紫涵眉头微微一皱,宛如湖面起了水纹,荡起万千愁殇,惹人怜惜。
  「一定是想来看小姐是不是真的受伤。她旁边还有一男一女。女的很面熟,好象是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李湘。」

  「哦!男的呢!」

  「男的戴着大墨镜,凶凶的,看上去挺年轻的,不认识。」

  「她们俩怎么一起来了?」

  「要不要告诉卢总。」

  「不用,你下去吧!只要他们不闯进来!」

  汪紫涵摸了摸怀里的小狗,想了想才吩咐道。她知道唐娜来找她干什么的,所以她是绝对不会见的,虽然这不是她的意思,也不是她所愿,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下不来台,惟有坚持到底把这事做实了。

  「妞妞,乖,妈妈给你疏头。」

  老大妈看了汪紫涵一眼,正要下去,这时候——「不好意思,汪小姐,我们已经闯进来了。」

  说话,梦惊云三人已经走进客厅。

  「你们!」

  那老妈子瞪眼看着三人,吃惊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走进来的呗!你不是说这里没有汪紫涵小姐吗,那么沙发上这位漂亮的小姐是谁?」

  梦惊云笑眯眯的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女人,三十岁左右,她一身白色吊带开领套裙,露出里面紫色蕾丝文胸和饱满结实的豪乳。

  修长浑圆的美腿从包臀窄裙黑暗里面延伸出来,蜷缩在沙发上。浑圆修长的双腿包裹着一条超薄水晶红色长筒裤袜,裤袜极其薄,宛如蝉翼,紧贴在白皙光滑的肌肤美腿上,流转着丝丝红色光晕,这光晕从浑圆丰满的大腿丝丝缕缕的流转到小腿最后是足踝和三十九码的玉足。

  足下是一双黑色细高根布鞋,黑色的细带包裹着足颈,打了一个银褡,包裹着红色丝袜和黑色高根布鞋的双脚弯曲呈放在沙发边缘,露出细长的根底,宛如拍写真,干净的没有一丝尘土。

  可能是家中都是女人,也可能是小狗调皮,所以她的臃懒睡姿颇为不雅,包臀窄裙明显滑到了大腿根,以至于三角地带微微隆起的幽谷肉丘都暴露出来了也没有发觉,不过这可让梦惊云大饱眼福了。

  颜色略深的裤袜裆部,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白色镂空印花小三角内裤上的花纹,透过那美丽的花纹缝隙,一簇黑色的阴影和微微隆起的花丘明显显露了出来。
  她紫红色的长发盘成发髻,宛如垂鬓的贵妇人,双眸如水,鼻翼扩张,艳红的小嘴无意识的憨张着,正吃惊的看着三位不速之客。

  当她在接触到梦惊云墨镜炽热的目光后,顿时摆正坐姿,怒眼看着梦惊云,是又嗔又羞又怒。梦惊云一脸肃然,坦然欣赏着眼前这个女人,因为他戴着墨镜,所以完全免疫对面射过来吃人的寒光。

  「你们出去,要不然我报警了。」

  老妈子一脸怒色,脸上的褶子都皱到一块了,微眯着眼,露出恶毒的寒光。
  「李姐,下去吧!三位,我腿脚不便,没办法起身招呼,随意坐吧!」
  汪紫涵倒也镇定,是处变不惊。

  「小姐!」

  「没听见汪小姐叫你下去吗,怎么,一个下人还敢欺主不成,滚!」

  梦惊云对这个女人可没好脾气,单从她怨毒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个善主。

  老妈子恨恨的看了梦惊云三人一眼,那眼光似乎要把他活吞下去,跺了跺脚,这才走下去。

  「汪小姐,你的腿好些了吗?」

  唐娜率先笑道。

  「哪有那么快呀!最近都不能下地,只能呆在家里。」

  「那你可得好生疗养着,怎么下床来了。」

  汪紫涵摸了摸怀里的小狗,也不抬头看着三人,「总是躺在床上也闷的慌,所以就出来看看电视,晒晒太阳,医生说这样可以恢复的快。」

  「哦!倒也是,晒太阳可以产生一种叫维生素D的激素,中和钙质吸收,便于骨骼生长,不过,你隔着玻璃晒可一点作用也没有,得出去到花园里。」
  「是吗,唐院长懂的可真多呀!」

  汪紫涵抿嘴讥笑。

  「哪里哪里。」

  唐娜莞尔一笑。

  「别饶弯子了,有话直说吧!」

  唐娜扭头看了眼梦惊云和李湘,笑道:「汪小姐,我们无冤无仇吧!」
  汪紫涵没有说话,低眉看着小狗,视三人于无物。

  「最近大唐的景况想必你也有所耳闻,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所以我并不怪你,我这次来是想找你合作的,只要你揭穿卢云的真面目——」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显然,汪紫涵是不肯合作。

  梦惊云抿嘴一笑,「汪小姐,你的腿不是折了吗,难道不应该打着石膏,怎么现在,还穿着如此性感惹火的玻璃水晶红色丝袜呢,说实话,你是腿真美,尤其是肌肤,白皙滑腻,即便是透着丝袜,我依然能够看到下面丝滑柔嫩的婴儿肌肤。」

  梦惊云如此说,可算是直言轻薄了。

  二女对视一眼,皆是一脸愕然。

  「折了难道就一定要打石膏吗?」

  汪紫涵抬头看着梦惊云抿嘴冷声道:「不错,我的腿是折了,但并不是太严重,只是轻微的骨裂,医生说只要涂抹药膏,小心调养就可以了。这位先生是谁,怎么?我穿什么还要向你打报告吗?」

  汪紫涵眉头微微一皱,反问道。

  「当然不用,我只不过是关心汪小姐的腿,这么漂亮的美腿要是磕着碰着留下什么瑕疵那就不完美了。」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汪小姐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我这万千粉丝之一的男人着想,你这双美腿可是我的最爱,要是留下什么疤痕,我可要伤心死了。」
  「变态!」

  梦惊云丝毫不以为耻,脸皮足以和城墙比厚,「所以说,你可要在家里小心调养,别一高兴就在花园里随意走动,那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听到梦惊云这话,汪紫涵眉头顿时一蹙,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眼前三人似乎有备而来,难道?汪紫涵心里一跳,「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梦惊云耸了耸肩膀,果断拿出手机走到汪紫涵面前的玻璃桌坐下,「看看吧!」
  汪紫涵警惕的看了眼梦惊云这才放下小狗接过手机,打开一看。梦惊云抱过白色的小狗抚摩道:「它叫什么?」

  「嗯?」

  此时的汪紫涵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根本没听清楚梦惊云在问什么。

  「它很漂亮。」

  梦惊云放开小狗,突然一把抓起汪紫涵的左腿,抬了起来,这淬不及防的动作吓的汪紫涵险些褪了魂,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腿已经被梦惊云的大手牢牢握住了,惊恐道:「你要干什么!放手……」

  她是一边挣扎一边蹬踢。

  唐娜和李湘也没有想到梦惊云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小云,你干什么,不得无礼,快放开汪小姐……」

  汪紫涵惊恐极了,见梦惊云死死握着她的左腿不放,边抬起右腿对梦惊云进行攻击,那细尖的高根可不是好惹的,一个不慎被蹬到了,是一戳一个洞,要不是梦惊云应变的快,恐怕早被汪紫涵的无影脚给蹬成筛子了。

  梦惊云果断擒住她双脚腕,仍她如何挣扎,一脸的邪笑,目光上下流转的看着下面乍泄的春光。

  梦惊云咂了咂嘴,玩味道:「这么有劲,看来你的腿根本就没事吗?」
  一句话,点醒了在场三个女人。原来梦惊云不是要轻薄汪紫涵,只是试探她。二女对视一眼回到了坐位,虽然觉得梦惊云有些卤莽,但这也不失为一个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唐姐,你这大外甥手段可够狠的,他学过功夫吧!」

  李湘暗暗竖起大拇指,今天这事还真得男人做,她们做不来。

  「我不知道。」

  「一看他翻墙的身手就知道,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今天我算是见到了。」
  看着眼前这个小男人的背影李湘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个男人也会武功,眼前这个男人也会,而且背影还这么象……

  此时的汪紫涵脑子里一片空白,任由梦惊云抓着她的脚,身败名裂四个字在她脑海里不断放大,眼神一片空洞,似乎承受了莫大的打击。

  「你想要怎么样?」

  「紫涵姐姐不必担心,我是您忠实的粉丝怎么会干出伤害您的事情呢!」
  梦惊云凑近嘴巴在她耳边小声道。

  听到这话,汪紫涵眼里看到了希望,她也顾不的其他,一把抓着梦惊云的胳膊,「对,有事好商量,你要多少钱,说个数,只要我拿的出来,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钱!不不不!」

  梦惊云摇了摇头,反握着汪紫涵的手安慰道:「姐姐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梦惊云给二女打了个眼色,唐娜拉着李湘就走了出去,并把门给关上了。
  没有二女在,汪紫涵轻松了许多,「你到底想要什么?」

  「这东西幸亏是落在我手里了,要是落到其他人手里了,那姐姐就惨了。」
  此时的汪紫涵是方寸大乱,哪管什么姐姐弟弟,只要梦惊云不把这事兜出去,什么都好商量,更何况只是一个称呼,「姐姐知道你是好人,姐姐只是一时糊涂才犯下大错,你一定会帮姐姐的对不对!」

  汪紫涵一脸乞求的看着梦惊云,眸子了闪烁出希冀之色,如此近的距离,艳红的小嘴张启之间口齿清香和胴体上的香气一波一波的刺激梦惊云的神经。
  「我这不是来帮姐姐了吗?」

  梦惊云摘下墨镜,微笑道。

  汪紫涵没想到眼前这个小男人居然如此英俊帅气,墨镜摘下的一瞬间,那深邃乌黑的目光霎时间把她的眼神都吸纳进去了,宛如掉进了璀璨的宇宙银河之中,浓眉大眼,鹰眼灼灼,刀削般刚毅的轮廓,古铜色泛光的脸旁,还有那令所有女人着迷性感嘴唇以及淡淡的笑容。

  汪紫涵有些不敢正视梦惊云的目光,脱开手,怯怯道:「你要怎么帮我?」
  梦惊云再次反握着她的手坐到她身边揽着肩膀,道:「自然纠出幕后主谋。」
  「你想对付卢云!……不不不……」

  一听到梦惊云要对付卢云,汪紫涵如遭雷击,娇躯一颤,便一个劲的摇头。
  「我知道姐姐这些年一直受他制约,你想过没有,如果不把他铲除了,经后你一辈子都要活在他的阴影下,难道你甘愿被他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