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舞女
舞女
   「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疯狗,你可送了一份大礼,我该如何感谢你呢,哈哈哈!」

  谁在说话?桃子缓缓地睁开眼睛,视线渐渐清晰过来,看到了胡萍萍,胡亮还有疯狗…这是在做梦吗?她觉得后颈又酸又痛,想动动身子,却发现双手被吊于空中,就如同那个梦里一样跪着。然而这不是梦——「婊子,是不是很惊讶,很意外啊?哈哈哈…没想到会落在老娘手里吧?臭婊子!」胡萍萍狰狞地笑着,冲桃子的脸狠狠扇了一耳光。

  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桃子顾不得疼痛,用狠毒的眼神瞪着疯狗,一切要从两小时前说起。

  当时桃子实在无聊得慌,又觉肚子有一点饿,便出酒店想找个吃宵夜的地方。走过一条灯光昏暗的小街时,她感觉背后有人跟踪,回头一望,却见疯狗表情古怪盯着自己,便问道:「这么晚了你跟着我干什么?」

  「嫂子,这是你自找的。」马征说了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桃子听了更疑惑,然而没等开口顿觉颈后剧痛,两眼一翻就软绵绵地倒下,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险境。

  「疯狗,你居然…」桃子用狠毒的眼神瞪着马征。如果可以用眼神杀人,她已将这叛徒杀了几百回了。

  「咳咳,萍姐,我先走了。」马征被瞪得心里直发毛,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里。

  「行。亮子,你去给疯狗安排个住处。」胡萍萍对胡亮说道。

  「嗯。疯狗哥,咱们走吧。」

  两个男人走了,屋内剩下桃子和胡萍萍互相瞪着。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即便危在旦夕,桃子也毫无俱意,有的只是滔天仇恨。而胡萍萍也一样,恨不得杀了桃子而后快,不过她不会这么简单就了事,她要慢慢折磨桃子。

  「臭婊子,有张卞泰放靠山很了不起嘛,我看他还救不救得了你!」胡萍萍说罢用尖头皮靴狠狠地踢在桃子肚子上。

  「啊!」桃子痛叫一声,差点都要把胆水吐出来,不过她不会求饶,一双眼睛仍死死地瞪着胡萍萍。

  「贱货!我让你嚣张!我让你欺负扬扬!踢死你!」胡萍萍发了疯似的,对桃子的肚子一脚接一脚使劲踢。

  桃子哪里受过这般毒打,顿觉头晕目眩,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忍不住「哇」地吐出一口带血丝的胆水。

  「哼,我还以为你有多硬气呢。」胡萍萍冷笑着又给了一耳光。

  「你最好能杀了我…」桃子扬起了下巴,眼神依旧如剑刃般犀利,「否则我会十倍百倍地讨回来,尤其是你的儿子!我要让你全家都给你陪葬!」

  「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呵呵…」胡萍萍一把揪住桃子的头发使劲往后扯,说道,「落在我手里可比死还痛苦,知道吗?」

  「呸!」桃子朝胡萍萍脸上吐了一口,登时又挨了一耳光。

  这时,房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走了进来。胡萍萍迎上前与她打招呼,那女人瞧了桃子一眼,用有些生硬的中文问道:「就是这个女人?」

  胡萍萍说道:「怎么样?莉莉,合口味不?」

  莉莉绕着桃子走了几圈,点点头说道:「我最讨厌一副狐狸精样子的女人。」
  桃子也看清楚来者的模样,骨架有点像外国人,蓝眼黑发,个头很高大约180公分左右,胸部大得夸张,双腿与臀部将牛仔裤绷得紧紧的,勾勒出富有曲线的线条。

  「那么开始吧。」莉莉说罢脱去了衣物,两条雪白而带着些肌肉的长腿就好像除去了束缚,变得更为健壮,看起来就力量十足。桃子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样一双腿要是缠在身上任何一个地方都相当可怕。这个预感很快就成为了现实,莉莉面朝着她露出一个阴冷的笑,然后抬起左腿跨了上去,大腿正好压在她的右肩上,紧接着右腿也骑上来,就好像是要荡千秋似的。只是这个女人实在太重,桃子被她骑着颇觉两臂犹如被撕裂般的疼痛,套句网络用语就是令人压力山大。

  莉莉骑在上面往前压,直到双腿着地,而桃子的头就夹在她的胯下,脖子两侧便是那充满筋肉美的大腿,被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包围着。想不到真的噩梦成真,只不过骑在脖子上的不是胡萍萍罢了。

  「萍萍,你说她能坚持多久?」莉莉问道。

  「若是全力的话,估计不超过二十秒。」胡萍萍回答道。

  「是吗,那就试一试吧。小狐狸,可别死了。」莉莉冲桃子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两条长腿慢慢相互交叉,结实的腿肌还没用力便已紧紧夹住了脖子。
  桃子没有反抗,因为很清楚那是徒劳无功的,她也不可能求饶,求饶只会增加对方的嚣张气焰和更多的嘲讽。她知道自己是他们的一张底牌,用来逼迫张卞泰认输的重要王牌,所以她不会死,她要忍,尽量忍受即将到来的折磨。总有一天,今晚所受的屈辱她都要讨回来,用这些人的生命作为代价。

  就在这一刻,桃子脖子两侧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挤压力,像是能粉碎一切的恐怖压迫,呼吸顿时被完全切断,脑子里嗡嗡直响好像有无数只苍蝇蚊子在飞。原来脖子被人用大腿夹紧是这么得痛苦,桃子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咔咔」的音节,颈部仿佛都要断掉极为疼痛,她尽力吸了吸鼻子,却发现因为脖子被紧紧缠绞后根本就失去了这个功能。很快她便渐渐翻白了双眼,舌尖一阵阵麻痹,有一些口水不自觉顺着嘴角流出来。

  「呵呵,果然撑不过20秒。」莉莉卸了腿劲,双手叉腰冷眼俯视着桃子。
  「那当然了,我还没见过哪个人能在你全力释放的情况下坚持到半分钟的。」胡萍萍一边说一边脱右脚的皮靴,然后趁桃子吸气的时候突然把黑丝脚贴了上去。
  胡萍萍的脚特别容易出汗,那只黑丝脚在皮靴里捂了一天,湿漉漉汗津津的,早已成为重度恋足者的最爱。桃子突然被这只黑丝脚堵着口鼻,一股强烈的酸臭味直冲而来,恶心得她差点呕吐。

  「哈哈哈…老娘的脚味可口不?给老娘好好闻!」胡萍萍大笑起来,一边用黑丝脚使劲蹭桃子的鼻子,一边朝莉莉使了个眼色。

  莉莉心领神会地夹紧大腿,夹得恰到好处,让桃子只能呼吸到很细微的空气,不,应该说吸的全是黑丝脚的气味。桃子只好尽量屏住气息避免气味吸入,但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渐渐憋不住了。那只黑丝脚仍然紧贴着,最后她一吸气顿时要干呕,可是颈部又被莉莉的大腿紧紧夹着,想呕都不能呕,差点被这口气给憋晕过去。

  「哈哈哈!莉莉,切断她的呼吸,让她明白老娘的脚气味就是她活命的希望!」胡萍萍得意地说道,还用酸臭的黑丝脚往桃子因窒息而微微吐出的舌尖上蹭,仿佛要把脚味留在上面。

  桃子何曾受过这般侮辱,怨恨悲愤之余更是委屈,她怪张卞泰派了个叛徒来保护自己,怨张卞泰为什么还不来救她,更恨疯狗竟将自己送入虎口。她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眼泪便不争气地涌在眼眶里打转。

  「哈哈,这婊子哭了!」胡萍萍兴奋地喊道,用黑丝脚轻轻扇着桃子的脸颊,「婊子,后悔吗?后悔跟老娘作对,后悔欺负扬扬了吗?」

  趁着脖子两侧的大腿已经松劲,桃子深吸几口气缓缓情绪,露出一个充满蔑意的冷笑,说:「后悔?是啊,我后悔了,我后悔没玩死你儿子!想知道姑奶奶是怎么玩他的吗?姑奶奶逼他舔脚喝尿,再用腿使劲夹他,最后要不是看在泰哥面上,姑奶奶早就把他夹死了!啊!!」

  「妈的还嘴硬!」胡萍萍往桃子脸上跺了两脚,若不是脖颈被那有力的大腿紧夹着,桃子就被她跺倒了。令胡萍萍没想到的是儿子居然被那样玩弄欺负过,当下怒不可赦恨不得立即杀了桃子。可是她不能这么做,这个女人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暂时还不能杀。不过不能杀不代表不能动,她可以肆意侮辱,将儿子所受的屈辱连本带利还给桃子。

  于是,胡萍萍一面让莉莉持续夹紧脖子,一面将桃子的上衣和裙子悉数扯个稀巴烂,然后又让莉莉摆个POSE,把两人的姿势照下来。最后她脱了两只皮靴,搬来一张椅子坐下,双管齐下用两只酸臭的黑丝脚在桃子嘴上、鼻子上、眼睛上甚至是阴部来回揉挤踩跺。

  每当桃子因缺氧抖起来时,莉莉的大腿就会松开一点点,留不到一口气的时间,然后又紧紧地合起来。反复不知来了多少次,桃子渐渐感到恍惚,就连那臭气熏天的黑丝脚插入了口中都浑然不觉,耳朵里飘着莉莉和胡萍萍的嘲笑声和辱骂声,她也无力理会。

  「看她这样子也差不多了,要继续吗?继续的话我换个姿势,站了好久了。」莉莉说罢打开交叉了许久的大腿,大腿内侧一片深深的红印子,可见夹得有多恨。
  桃子趴在地上大口呼吸,空气终于能完完全全进入到肺部,意识正逐渐清晰,只是脑袋还晕沉沉的,显然是长时间缺氧所致。经过这场窒息折磨,她总算明白了那些被自己夹在大腿之间的男人是经历了多么痛苦的过程。

  「继续继续,给她留一口气不死就行。这次换我来夹,莉莉你坐她脸上。」胡萍萍也脱了皮裙,坐在地上把桃子的脑袋一提,两条略显粗壮的黑丝大腿缠了上去奋力夹紧。

  而莉莉更夸张,直接脱了内裤,背对桃子用雪白肥硕的大屁股往下一坐,阴部刚好压在鼻子上,时而扭转,时而下压,把下面的脸深深包在深壑般的臀沟里。桃子在这大腿与屁股组成的双重窒息受尽折磨,鼻子里全是莉莉阴部里的强烈骚味,令她频频作呕。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终止了两个女人的疯狂举动——「胡萍萍,听说张卞泰的女人被你抓了?」

  「哦,是德哥啊,怎么,有问题吗?」

  「你不要太为难她。」

  「什么?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桃子是卡萨的人,据说和那个林倩雪关系不错,明白了吗?」
  「行……」

  之前胡萍萍人调查过,知道桃子是卡萨的超级台柱,自然有卡萨撑腰,这也是她为什么那时候迟迟没有动手的主要原因。太子党卡萨,那是任何人都不敢惹的,而这个女人竟和卡萨负责人关系不错?这是否意味着,卡萨会为了这个女人而介入东区纷争呢?望着已经昏迷的桃子,胡萍萍突然觉得事态似乎要变得复杂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