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忍术的检验
忍术的检验
 
木叶忍者学校,一年的课程已经将近尾声,作为即将毕业的一届,伊鲁卡对自己班级的学生进行了考前突击。文科的知识不必多说,整个班级能及格的不到一半,好在只要不是文盲,不影响毕业,作为忍者首要的当然是能熟练使用忍术。

伊鲁卡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不能通过忍术项考试,坚决不允许毕业,想到这里,他严肃说道:「再有一个月,你们当中就会有人成为下忍,也有人会留下来继续学习,这是检验这些年修行的结果,我希望你们能打起精神来,不要松懈,更不要忽视忍术的锻炼。」看着一群笑嘻嘻的孩子,伊鲁卡不满的指着一个黄头发男孩道:「鸣人,这次考试你又是倒数第一名,如果一个月后你还是这种程度,就不要想毕业了!」漩涡鸣人垂头丧气,听到旁边的哄笑声,脸越拉越长,终于转头怒道:「混蛋佐助,你说什么?!!!」张悦愕然,自己哪有说过话?看着鸣人张牙舞爪的样子,忍不住鄙视道:「吊车尾。」看着气的发狂的鸣人,心里居然产生一种奇妙的愉悦感,事实上他这两天都处于亢奋状态,穿越这种好事竟被他碰上了,还是穿越到最喜欢的火影世界,顶级帅哥宇智波佐助身上!

张悦前世不是没幻想过,如果自己穿越到火影世界会怎样怎样,但万万没想到会有美梦成真的一天,更没想到会成为佐助,这起点太高,甚至让他恍惚了一整天,直到神秘的系统被激活,张悦已经只剩下麻木了。

穿越,金手指,这不是主角模板的常规套路吗?看来平凡了二十几年,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自己果然是当主角的命啊。

强推系统(已激活):

附带唯一天赋—强推无罪!

效果:当任何女性角色好感度到达(50/100)就可对其强行发生关系,之后该女性对宿主好感度强制提高(90/100)好感度永不下降。

当前世界-火影忍者:每推倒一名剧情女性,会视该女性位面之力大小,给予宿主抽取奖励的机会。

(评价:少年,安心当个推土机吧!没有人会怪你的!)这个世界真的不是里番吗?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张悦吐槽归吐槽,但对这个系统没有哪个男人会不爱,就凭他瞬间点下激活的手速,就证明了自己的本质。

「算了,以后我就做一名安安静静的推土机好了。」正经来说这系统不可谓不强大,关键是张悦,哦不,佐助所在的木叶,这可是剧情的主线所在啊,虽然系统说的位面之力解释的不清不楚,但一联系到剧情,就可想而知了,谁在火影里戏份最多,那么位面之力就大,反之就小,而木叶这个剧情的中心,戏份多的女性简直满地走。

甚至现在这个班上就有女主角的存才啊!春野樱,当之无愧的女主,从小暗恋佐助,简直一推就倒,按照位面之力来说,这应该是最顶级的了,那抽取的也必然是最好的奖品。

老实说,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有种不踏实的感觉,这个世界可不是法制社会,随便哪个忍者就能杀了现在的他,哪怕在木叶也有根的人虎视眈眈,万一团藏脑子抽筋,不按剧情套路出牌,那他上哪说理去?

所以佐助非常希望,系统给的奖励是能对提升实力有作用的,不谈安全的问题,从现实来讲,人家剧情女性实力甩你八条街,你个小瘪三拿什么去强推人家?

难道再按照原着,去陪那一直想要自己身体的大蛇丸住上三年?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伊鲁卡宣布了放学,教室里顿时乱成一团,学生们三三两两走了,佐助拦住了春野樱道:「小樱,我有件事要你帮忙。」为了不至于太反常,他的脸色一如往常的冷酷。

啊……春野樱一时愣住了,在她的记忆里,这还是佐助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所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不愿意就算了。」佐助二话没说转身就走,春野樱惊醒过来,一把拉住他的手,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会呢,佐助君,我很愿意,帮你。」「是这样,马上要毕业了,我想再补习一下知识,你的成绩最好,所以想你帮忙。」佐助的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但他是综合成绩,小樱则是文化课第一。

「是找我,找我来,为佐助君补习?」小樱受宠若惊,心里的第二人格忽然大叫道:「耶,佐助竟然找我补习,果然是最喜欢我的,井野猪死一边去,本大爷一定要借这次的机会,抓住佐助的心!!!」一直从旁偷听的鸣人急忙道:「小樱,不要答应他。」春野樱仿佛没有听到,头点的如小鸡啄米般道:「当然,当然可以,无论佐助君让我做什么事都可以,阿诺……什么时候开始?」「当然是现在。」佐助看着春野樱高达91的好感度,完全不需要强推。

「跟我走吧。」

小樱紧紧的贴在佐助身边,似乎怕他突然跑掉,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教室,根本没理会鸣人,鸣人砸了一下桌子,大叫道:「可恶的佐助!」一路走来佐助都没再说话,而小樱也保持失神的状态,不过从她不时抿起的嘴角,看起来心情不错。

沿着街道一直走向村子东部,来到一片住宅前,这里是曾经的第一豪门,宇智波一族的世居地,灭门之夜后,这里着实荒废了几年,近来又被村子改造重建了不少,渐渐有了些人烟,不过还是有大片的房屋空置。

话说佐助从没有缺过钱,村子在收走了宇智波的族产后,也对他进行了补偿,虽然相对来说不值一提,但于个人来讲绝对是笔巨款。

来到一处占地颇广的房子前,佐助开门走了进去,家里一直请人打扫,干净自不必说。小樱进屋后就一直小心观察着,似乎有些拘束。

「不用看了,就我们两个人,家人族人都没有了。」佐助淡淡的说道,小樱心中一痛,她是真的喜欢佐助,见他孤独一人生活着,不由感到揪心。

村子对当年的灭门三缄其口,听过一鳞半爪的村民们也不会对小孩子说这些。

到了家里,佐助就完全没有顾虑了,事实上在知道可以上春野樱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有一团火在燃烧,虽然小樱身子没有长开,但佐助不在乎。

一把抓住小樱的手,将她拉到卧室里,关上房门后,在小樱惊讶的目光下,直接吻在她的小嘴上,小樱如遭雷击,顿时呆住了,傻傻的任由佐助将舌头伸了进去。

「佐助亲我了,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迷迷糊糊的小樱面对突如其来的幸福,不知所措,在她少女的梦乡里,偷偷的憧憬的一幕竟然实现了。

佐助一边肆意的在小樱的口腔中翻江倒海,一边上下揉弄着小樱青涩的身体,不知不觉两人已经移动到了床边,佐助抱着小樱,用力的将她压倒在床上。

当躺在床上的瞬间,小樱意识忽然恢复了,她头微微偏开,躲开了佐助的亲吻,喘息着说道:「佐,佐助君……不要,不要这样……」佐助停下了,他直起上身,依然骑在小樱的身上,俯视着身下的女孩,冷冷道:「你不是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吗?怎么,你说谎了?」小樱好似被佐助吓到了,无助的抽泣着:「我没有撒谎,佐助君,我真的好喜欢你,也,也可以为你,为你做任何事情。」「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佐助目光变得温柔起来,轻抚着女孩的脸颊道:「小樱,把你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吧,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小樱已经对那方面有了隐隐的猜想,对未知的恐惧是人之常情,小樱带着惧意的眼神,在佐助温柔的目光下,渐渐变得坚定起来:「如果,如果是佐助君的话……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佐助君的。」小樱的好感度竟突然增加了3点,到达了94!佐助轻笑,心里那团火燃烧的更炽烈了,他有些粗暴的脱掉小樱的上衣,然后是裹胸,让那一对刚刚发育,犹如两团晶莹的小笼包,暴露在空气中,佐助将双手覆盖上去,或轻或重的揉捏起来,随着他的力道,小樱不时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老实说虽然乳鸽还小,但女孩特有的丝滑娇嫩的肉体,手感非常好。白皙无暇的肌肤缓缓变为粉红色,仿佛在一块嫩嫩的豆腐上加了染料,微微颤动身躯,委屈忍耐的表情,都给佐助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刺激。

「这是真的,她真的是春野樱,真人版的,哈哈,如果这是梦,我希望永远都不要醒!」稚嫩的娇吟声犹在耳边,佐助将黑色的安全裤完全褪去,接着是凉鞋,如此一来小樱就完全赤裸了,将她小小的身躯展开,使她最隐秘的部位暴露在眼前。

小樱的胯间几乎光洁溜溜,但不是白虎,阴部上方有一小片粉色的丛林,只是因为刚刚发芽而不明显。

真的是粉色的阴毛,二次元无奇不有啊,佐助感叹道,顺着丛林往下看去,是一颗含苞待放的珍珠,与它相邻的是一条浅浅的细缝,精致无比,那条细缝紧紧闭合着,仿佛不欢迎任何陌生人。佐助越看越爱,但好肉要慢慢吃,所以他抬起了小樱的玉足,还有着婴儿肥般的小脚丫,因为紧张害怕,一粒粒仿佛豆蔻般用力的蜷缩着。

佐助仔细舔着玉足,他本就是个足控,这种美足岂能放过,相比成人,小樱的玉足更显可爱的多,完全是件艺术品,而在他品尝的时候,小樱身躯抖动起来,连呻吟都大了几分。「很好,脚是她的敏感点。」佐助不急不缓,将两只玉足挨个舔着,珍珠般的玉趾更不会放过,直到将两只玉足上都沾满自己的口水才罢休。

顺着小腿缓缓吻了上去,在他进攻到终点的时候,小樱的阴户已经能看到隐隐的潮湿了,佐助一口咬了上去,小樱忽然发出一声尖叫:「不要,佐助不要,那,那里不干净的。」佐助充耳不闻,只是细细舔弄着她的小穴,而小樱却陷入失控的状态,她的情绪明显高昂起来,如果说刚才是在压抑,那当佐助含着阴核的时候,小樱就彻底崩溃了,她的手扶着佐助的头似乎在推却,纤细的双腿却又缠绕着佐助不依不舍。

三分钟,佐助已经扒开了她的阴唇,挑逗起穴口的嫩肉,不用说,那穴肉也是女孩特有的粉红色,晶莹的淫水佐助吃了不少,没有腥臊味,反而有种淡淡的甜香,用舌头一下下扫动着,小樱颤抖的越快,扫动的就越快,终于,小樱惊声道:「不,不要,佐助……放,放过我吧……啊,佐助快停下,我要,我要尿了,啊啊啊,尿了……」一股清泉忽然从穴洞处涌出,全都涌进佐助的嘴里,小樱的身躯剧烈的打着摆子,一下一下向上弹动着,泄出了人生第一次阴精,她的双手紧抓着床单,无神的双目呆呆的直视着天花板,嘴里也无意识的流下唾液,整个人仿佛是个被玩坏的洋娃娃!

佐助看见这一幕,脑子轰然炸响,在这一刻,他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干死她!

扯烂了短裤,让早就勃起的阴茎脱困而出,佐助瞬间跳到床头,将枕头拿来垫在小樱的头下,然后趁女孩的小嘴还无力的张着,就狠狠的贯穿下去。

「唔!」小樱刚刚上到天堂,还没等下来,就感觉眼前黑影一闪,接着一根腥臭的东西粗暴的捅进她的嘴里,直接抵进了喉咙,这一刻瞬间将她从天堂拽落到地狱!

小樱猛地摇头,双腿也一下下踢动着,佐助恍若未见,只是用手固定住头部,就开始像操逼一般,次次捅进温暖潮湿的所在,慢慢的变成他上半身趴在床上,将整个下体坐在小樱的脸上,用腿将她固定住,然后拼命耸动着肉棒,在紧窄的檀口中寻找最深的地方。

小樱自出生起就没这么痛苦过,窒息的感觉,被大力击打的鼻子与喉咙,纷纷冲刷她的神经,泪珠断了线一样往流下,好在她知道元凶是谁,没有将那根东西咬断,她只是紧紧抓住佐助的臀部,似乎在向他抗议。

佐助不管不顾,只是自私的寻找极致的快感,那条滑腻的小蛇终于不再阻止他的进入了,可以让他的肉棒畅通无阻的进入更为狭窄的喉咙里,小樱的樱桃小嘴名符其实,包含了他的肉棒后就再无一丝空隙,口腔中好像真空的,充满吸力。

棒身每次出入都有种被箍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佐助觉得自己就像个贪吃的孩子,明明已经舒爽的灵魂出窍,还想再寻找更加销魂蚀骨的美好。

不知是快感累计到了极点,还是小樱鼻腔的痛苦声越来越重,佐助决定加快速度了,湿漉漉的肉棒快速的进出着,仿佛有人鼓掌一般,不断回响着胯下和小樱的俏脸撞击的声音。

终于,佐助嘶声大喊道:「小樱,全部射给你,给我一滴不剩的吞下去!」小樱发出一声绝望的闷哼,无数的精华在她喉咙中爆射而出,在压力的作用下,不少又从鼻孔喷了出来,小樱翻着白眼,停止了挣扎。

佐助大口喘息着,将精液全部射了出去,还不肯走出温暖的洞穴,直到快感完全过去,才将半软的肉棒拔出,发出『啵』的一声轻响,他这才注意到,小樱已经昏过去了,即使他的肉棒抽离,小樱的嘴也没有合上,泪水汗水混合着精液,被撞击的通红的鼻梁,那副可爱动人的面孔,已经是一片狼藉了。

「都跟你说了一滴不剩,还吐出这么多,这样可不好。」佐助把小樱脸上所有的液体,全都收拢进她的嘴里。

第二章

佐助没有叫醒小樱,只是在恢复精力之后,将她两条纤细的双腿打开,摆成了一字型,忍者的柔韧度让她可以毫不费力的适应任何体位。

中间的阴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佐助眼前,佐助正了正小兄弟的位置,将阴唇中溢出的淫水均匀的抹在棒身上,直到整个肉棒全部粘满了小樱的体液,才对准了那条紧闭的细缝。

「小樱,我来了,接受我吧。」佐助看着一动不动的女体,没用手搀扶,只凭阴茎的坚固一点一点的往门缝中挤去,那密合的穴口虽然柔软,但却极为固执的拒绝任何物体的侵入,佐助对准了好几次位置竟然也不得寸进。

佐助心中一横,炮台再次瞄准了城门,聚起腰腹的力量,猛地向前一戳。

啊,佐助立时感到自己的肉棒穿过了层层的穴肉,将一片碍事的薄膜狠狠的刺穿,然后密密麻麻的颗粒褶皱在龟头上划过,而他用力已竭,无奈的被无数嫩肉重重包围起来。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强烈的刺激之后,棒身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佐助也为自己的强行破关为出了代价。

在他刚刚捅进半个阴茎之后,小樱也被他这种的独特的方法唤醒了,撕裂般的痛苦让小樱一时口不能言,只能从牙缝间颤抖着吐出几个字:「佐……助,别,别动。」佐助闻言低伏下身子,轻吻着小樱的嘴唇,彼此都在适应着,但相比小樱的痛苦,佐助在初时的难受之后,已经渐渐体会到了妙处,那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压迫感,似乎一只只小手在紧紧研磨着他,无处不在的褶皱蠕动纠缠着棒身,一刻不停。如果不是佐助刚才射过一次,恐怕马上就要缴械了。

前世他不是个雏,但经历过所有的女人中,都没有一个能给他带来这种快感,除了紧箍的阴道,那异常的体温更让他受不了,肉棒仿佛置身于熔炉中,每丝每毫的轻微挪动,产生的快感都被放到了十倍百倍。

「不愧是女主角,这个穴当之无愧。」在蜜壶中浸泡了不知多久,佐助一动没动,但也体会到难言的快美,同时也稍稍适应了高温的刺激。

小樱蜷缩在他的怀里,脸上被破身的泪痕已经消失了,佐助停止了与她的舌吻,感觉差不多了,便缓缓向更深处挺进,就像走一条从没人走过的山路,最艰难的部分已经过去了,余下的再也不能阻挡他的步伐,小樱在佐助的强迫下,亲眼目睹玉柱是如何一点点的进入自己的体内,她抓着床单的手松了又紧,柔弱无助只能任人摆布。

终于全部进入!小樱的脸变得煞白,佐助更是差一点叫出声来,越到深处肉芽就越多,温度就越高,抵达肉棒极限所在的位置,佐助甚至有种龟头被烫伤的错觉,嘶……连忙退出,可一退出那里,却又觉得分外不舍,在本能得驱使下,他又重重的挺入。

啊……小樱发出一声哀鸣,佐助听而不闻,似乎又回到了刚才的状态,一脸兴奋之色,全力感受自己新的肉器,小樱体内温度太高,不能让肉棒在深处停留太久,否则会早早缴械,只能快速的运动,可她的肉穴又太紧,连拔出都费力,若不是此前的淫液与处女鲜血,恐怕会更难抽动。

佐助艰难的耕耘着,短短一会就出了不少汗水,他倒吸着凉气道:「小樱,你的身体好舒服,太爽了,我要你一辈子给我干,一辈子做我的性奴!」「饶了我吧……佐助,我……」小樱痛苦并快乐着,总的来说还是痛苦居多,惨叫呻吟着,佐助每一次深入,都像用刺刀刺穿她的身体。

啪啪啪!随着时间推移,佐助抽插的越来越快,他紧咬着牙关,无奈的发现,自己竟然要泄了,除非他肯马上退出来休息一下,否则很快就会坚持不住。不过这快感就像毒药,实在让人欲罢不能,现在让他拔出来简直像杀了他一样。

小樱的穴已经慢慢的适应了佐助的大小,这让佐助操的更加顺畅,他把小樱死死的抱在怀里,胯下像安装了马达,一刻不停的插进凹陷的蜜洞,肉棒则带出了白色的淫液与鲜血,一层薄的几乎透明的皮肉紧贴着肉棒,哪怕只剩下龟头在里面,也会牢牢的跟随他,似是不舍他离去。

「小樱,叫啊,大声的叫,让我愉悦吧!」佐助很快就忍不住了,手大力的捏着小樱粉色的乳头,毫不怜惜。

小樱立时哀嚎:「啊……不要啊,佐……助,快住手……」「太爽了,哦,操!操死你个贱人!」佐助一脸狰狞,上上下下起伏不定,忽然大吼道:「出来了!小樱,留下我的印记吧!」无穷白浆爆射而出,射进了鲜嫩的花瓣中,在这个独一无二的珍品里,刻下自己来过的痕迹!

小樱环住了佐助的腰,用自己最柔嫩的地方,迎接了佐助的子孙降临,她的脸色不再苍白,而是遍布红晕,每当迎接一股热浪来袭,身子就抖动一下,直到身上的男人喘息着趴在她的身上休息,小樱才深深呼出一口气,在她看来噩梦终于结束了。

佐助的意识魂游天下,目无焦点,良久才回过神来,静静的感受着小樱的体内,发射过后更为敏感的龟头酥痒难耐,那散发着炙热的高温的穴肉似乎想压榨它最后一点精液,而几十秒前才吐出精华的肉棒,竟又有抬头的趋势。

这小妖精,佐助有点丧气的发现,小樱刚才没有到达高潮,显然是时间不够的缘故,而他对小樱的私处实在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除非断断续续否则恐怕很难满足她,这让身为的男人的佐助接受不了,今后肯定会有更多的女人,虽然小樱是特别的,但难保不会再碰到其它让人难以抵抗的宝贝,立志要开水晶宫,却在最重要的一点上Hold不住,这让人如何忍受?

没过多久,依然浸泡在蜜壶中的小佐助又重新焕发了雄风,看着小樱疲惫的样子,佐助一言不发将她抬了起来,直接将她放在墙角处,面冲墙壁,小小的身子可怜兮兮的匍匐着,脸贴住冰冷的墙面。

佐助把小樱用力的抵在墙上,保证她闪躲不了,只高翘着波光水质般的臀部,阴茎一刻不停,匆匆的又回到了让人魂断梦绕的肉穴中。

佐助这次没有心急,他的动作很轻缓,在充足的精液润滑下,肉棒插的更加顺畅,两人相连的性器已经粘满乳白色的泡沫,不时发出轻微的交合声。

小樱意乱情迷,战斗到现在,她已经渐渐体会到属于女性的快感,在佐助温柔的动作下,也首次笨拙的做出回应。

拍了拍不时摇动的翘臀,佐助满意的笑了笑,他半蹲在床上,手抓着小樱的头发,像个正在骑马奔驰的骑士,这种姿势能使他插入的更深,也能清楚的看到马儿发情的风姿。

持续了五分钟左右,察觉到小樱高潮将近,佐助开始加快速度,肉棒也开始频频刺向深处。

「啊……恩……佐助,要,要尿了,又要尿出来了……」小樱颤声道,身子也开始渐渐绷紧。

佐助凶狠的挺动着,似是要把紧窄的小穴捣烂,他向下拽着小樱的头发,使女孩的俏脸面对着天花板:「放心的尿吧小樱,等下我也尿给你,作为对你的奖赏!」在佐助激烈的动作下,小樱得到了高潮,玉臀陡然耸动了几下,佐助只觉阴道的压力猛增,似乎想要碾碎他的器物,随后一道温热的清流浇到龟头上,小樱同时发出了一声悠长且充满喜悦的呻吟。

到底是初经人事的女孩,小樱已是不堪征伐了,高潮过后,身子就无力的靠在墙面上,任凭佐助在身后穿刺。

既然小樱到了,佐助也就不再咬牙忍耐了,他把小樱托在床上,自己则抱着精致的臀部,一阵拼命的抽插,很快又是股股的精液爆射出了,佐助趴在小樱的身上,急促的喘息着,二人默默享受高潮的余韵……

第三章

良久,佐助亲吻着小樱,让女孩回过神来:「小樱,舒服吗?」小樱咬着嘴唇,略带羞涩的点了点头。

「还想要吗?」佐助促狭轻笑道。

小樱连忙摇头,哀求道:「佐助,我那,那里好痛,下……次再……好不好?」「好吧,谁让我疼爱你呢。」佐助抽出了黏糊糊的肉棒道:「你的奖励也该给你了。」「含住,舔干净它。」佐助命令道。

小樱不敢拒绝,只好皱眉将那散发着异样气味的肉棒含进小口中,在佐助的指示下,将肉棒上上下下的粘液都舔干净,并被迫喝下味道极为奇怪的液体。

佐助抚摸着小樱的粉发,慈祥的眼神满是爷爷对孙女般的疼爱,他接着说道:「小樱,把我的尿全部喝下,一滴都不许流出来。」在小樱惊恐的目光下,佐助放出了一泡憋的很久的尿液,金黄色的水柱毫无征兆的爆发出来,口腔的空间太小,小樱又不敢吐出惹佐助生气,无奈之下只好咕噜咕噜吞咽下去,听着动听的吞咽声,佐助释放的量更大了,小樱吞咽不及,剧烈的咳嗽起来,不少的尿液喷溅到玉体上。

看着小樱泫然欲泣的表情,佐助神清气爽,他发现自己真的堕落了,而且没有下限,在前世做梦都没想过,会让一个这么清纯的女孩用嘴给自己放尿……同时也证实了他的猜测,强推无罪这个天赋,真正可怕的地方,不在于好感度强制提高到90点,而是另外一个效果,好感度永不下降。这就等于无论他做了多么另女性难以接受的事情,女性会依然不变的爱他,打个简单的比喻,哪怕他杀了对方全家,对方会恨他,但好感度还是不会降,当然这种爱恨两难,生不如死的境遇,对当事人来说肯定不好受就是了,佐助也不会那么做。

床上已经完全没法待了,到处都是二人的体液,尤其是佐助的尿液,更让淫靡的气味变得非常古怪,佐助安慰了女孩两句,用公主抱将委屈的女孩抱进了浴室里。

小樱可以接受佐助作践她的身体,但无法接受佐助竟让自己喝尿?这种侮辱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有那么一瞬间小樱心痛若死,但她马上在心里想道「我是佐助的,佐助让我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如果这能让佐助高兴的话,我愿意忍受。」这样一想,小樱心里的难过就减轻不少。

佐助不知道女孩的心思,他将水放好后,就和小樱进入浴池中,浴池建造的不小,完全可以让八个人一起沐浴,热气腾腾的水雾朦胧了屋子,佐助拥着小樱,看着对方红彤彤的小脸,再联想到她长大后的风姿,不由浴火再起,不过念及对方毕竟是第一次,而且他也不想完全屈从下半身的欲望,适当的克制还是必要的。

小樱凝视着佐助的侧脸,俊美无比的面孔让她一阵痴迷,她忽然小声问道:「佐助,你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了?」「傻姑娘。」佐助紧了紧怀里的身躯,认真说道:「永远不会有那一天的,我们会一起变老,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我发誓。」小樱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她从刚才的事,敏锐的感觉到恐怕自己在佐助心里并不重要,否则佐助不会如此不尊重她,她很怕将来佐助又像以前一样对她不理不睬,如果有那么一天,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此刻佐助坚定的誓言让她打消了疑念,使她的心顿时安定下来。

「不过,我的尿能够让人变得更加漂亮,小樱以后你要多喝才行啊。」佐助笑道。

「变态!」小樱哼了一声道:「我才不信呢。」「那你以后还喝不喝?」佐助的食指忽然探进女孩体内,让闭合如初有些红肿的蜜穴又一次遭到攻击。

「啊……」小樱抓住那只作怪的手,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喝……」佐助勾动手指,调笑道:「大声点,喝什么?」「喝,喝佐助你的……」「什么?」「你的……尿。」「连起来说,快!」「以后,以后每天……都要喝,喝佐助君的尿……」佐助抽出捣乱的手,将它深进小樱的玉唇中,撩拨着香舌道:「小樱,你每天都要喝?真是贪心啊。」「唔……」小樱被夹住舌头,口不能言。

一场香艳的沐浴,让小樱刚刚发芽的身体,对佐助再无秘密,同时也没能忍住,又用小樱的樱唇做了一次,调教了女孩的口技。

腻歪了一个小时,时间实在不早了,佐助也怕引起注意,所以就将小樱送回家,在她母亲春野芽吹怪异的目光下逃离。

回到家中来到了客卧,佐助躺在床上回忆和小樱的战斗,不时发出了几声淫笑。前世平凡的生命,在这个世界肯定能活的精彩,忽然他想起了什么,在心中呼喊道:「系统出来!」仿佛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接着在佐助面前出现了半透明,书页一般的光幕,光幕上空无一物。

「系统,不是说可以抽奖吗?怎么抽取?」

光幕上快速出现了一段话「宿主确定抽取唯一六星位面女主奖励?」「确定。」光幕下方缓缓延伸出一个三角的格子,每个格子都写着字体,中间则是一个红色的箭头。

佐助眼睛瞪得溜圆,只见那三个格子中分别写着—轮回眼—完全体仙人模式—飞雷神之术!

卧槽,佐助万万没想到会抽出这么牛逼的东西,不禁爆了一句粗口,也让他对抽奖的范围有了解,看来系统选定的奖品都是这个世界所存在的东西,这三项奖品包含了血统、忍术和自然属性查克拉,真是五花八门啊。

三样奖品也完全配的上唯一女主的身份,佐助眼睛都绿了,如果全都给他,那不出几年就能超越影级。当然他也只能想想罢了,系统不会那么大方。不过,即使抽中其中之一也值回票了。

轮回眼:永恒万花筒的进阶眼,六道仙人的眼睛,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完全体仙人模式:一代无敌的千手柱间所依仗的底牌!

飞雷神之术:铸就了四代波风水门「黄色闪光」的威名,威震忍者世界的术!

佐助最想得到的当然是轮回眼,有了它就有了问鼎巅峰的实力,况且如果这次没抽中,鬼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它……完全体仙人模式也不错,修炼仙人模式一不小心会丢掉小命的,完全体有多难得可想而知,佐助所料不差的话整个火影里,也只有初代成就了完全体。至于飞雷神之术,就真的是坑爹了,佐助想要的话去谋夺封印之书就好了,虽然有难度,可搞得手的可能行很大,用得着抽奖吗?况且地球人都知道这个空间忍术有多难练,看看四代的徒弟就知道了,修练那么多年还要三人一起才能勉强用出一次……佐助觉得就算拿到了术,估计也学不会……「轮回眼,轮回眼,一定要是轮回眼啊。」佐助向不知名的神虔诚祈祷着,一咬牙狠狠的点在开始键上。

红色的箭头由慢转快,迅速划过那些让每一个忍者都贪婪的名字,一直转了几百圈,箭头速度才降了下来,直到变为一格格的跳动,佐助的嗓子都快跳出来了,在他目不转睛的注视下,箭头终于固定在一个格子上。

「卧槽!」佐助一口老血喷出,怕什么来什么,抽中的竟然是飞雷神之术!

「妈蛋,三分之一的几率就抽了你这么个玩意?!」佐助咬牙切齿道:「系统,你在玩我是吧?是玩我吧?」问对佐助的责问,可系统根本不理他,光幕出现了一行字体「是否领取奖励?」字体之后还有个60秒的计时器。

佐助郁闷的杀人的心都有,可胳膊拧不过大腿,还是选择了领取。

当点下的一瞬间,他的脑海就被巨量的信息冲昏了,飞雷神之术不过短短的几千字,可他脑里出现的却是无数关于空间的定义,关于对这个术式的理解,一刹那他仿佛修炼了飞雷神之术几十年!

似乎只过了一秒,又仿佛过了很久,佐助使劲拍了一下头,让昏沉的大脑能够清醒一些……他发现自己想错了,系统奖励的飞雷神不只是术的修炼方法,而是包罗万象,这个术是作用在空间上的,没有对空间一定的了解,怎么能用出空间忍术呢?

「捡到宝了。」人生真是大起大落,上一刻还觉得鸡肋的飞雷神之术,下一刻就变成万金不换的宝贝。

佐助对波风水门由衷钦佩,人家是真正的天才,没有系统灌顶,只靠自己,年纪轻轻能将飞雷神修炼到那种地步,只能用天赋来形容,让人自惭形愧。不过现在他有信心,在飞雷神上绝不会弱于四代,开着外挂就是这么自信!

「看来以后不管抽中什么忍术,都会对忍术瞬间有极深的造诣,恩,这能节省大量的时间。」终于再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蝼蚁了,佐助对没抽中轮回眼的郁闷心情得到缓解,走了家门抬头看了看夜空,心中一动立时又回到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