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丈母娘性奴
丈母娘性奴
 
 (一)我今年26岁了。我是河北人,大学毕业分到长沙,在一家外企做财务会计工作。
妻子叫王娟22岁,是中青旅的导游。我们是前年结的婚,因为我没有房子所以我住在她家。王娟的父亲去世五年了。

她妈是市越剧团的一名花旦,今年四十五岁,因为血压低,经常昏倒,在家休长期病假了。
这样的家庭原本我是看不上的,也不可能娶王娟。不过王娟很善良,人也长标致,我就图人好吧。

第一次去她家拜访,才发现她妈真是位如花似玉的美人。

那天她妈穿的白丝短衣裙。

一头栗色的波浪短发,修长匀称的双腿穿着长筒袜,脚上是一双高跟鞋,一坐下来裙子便缩到膝盖以上,露出一大截诱人的大腿,连长筒丝袜的宽花边都能看见。

给人的印象是气质高雅,很是漂亮。

婚后丈母娘对我很好,经常给我买衣物和好吃的,我知道她的经济也不宽裕,说过几次不用了。
丈母娘笑着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我没儿子,你就是我的亲儿子。」说得我眼泪差点掉下来。因为我母亲去世的早,我没得到过多少母爱,我真幸福啊,又得到了母爱。

两年来三口人过得很和睦恩爱。

可是去年秋天丈母娘因为感冒又犯病了,经常昏倒,今年春节竟然昏迷了,靠输液体维持生命。这可把我老婆急坏了。

四处求医,可是效果只有一点。人舒醒了,却成了失忆症,什么也不记得了。

每天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连我和王娟也不认得了,有时候说几句话都像小孩子一样,要吃要喝,要出去玩。

我们平时都要上班,只好让她一个人在家,一下班赶紧回家,看看她有事没有。

上个月出了两件大事:一个是老婆怀孕了,是喜事;一个是丈母娘丢了,是坏事。

那天中午老婆去百货大楼买东西,顺便带丈母娘散散步。

在百货大楼人群中一不留神,丈母娘自己走丢了……这可把我老婆急死了。

她四处找也没有。最后哭喊着给我打电话,我赶紧给丈母娘单位和派出所打电话希望他们一起找。

半夜丈母娘才被老婆在离家十多公里的路边找到。

丈母娘一见我就问,「你从百货大楼跑出来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啊。」众人愕然???!!!

有了这次教训,我们请了个保姆专门伺候她,别再跑丢了。

一个多月了,我和王娟一直没有过夫妻生活,一是老婆怀孕了,二是她心情不好。我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几次忍不住抱住她想硬上她,被她坚决拒绝了。

「你有没有人性?我妈都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做那事?!」「你妈你妈。你就知道你妈,我你就不关心了?」「没办法,你忍住吧!」……保姆是个农村妇女,没文化,又黑又丑,年纪比我丈母娘大五岁,大大咧咧的,有时候给丈母娘换衣服的时候,也不避开我。

王娟说过她,她却说:「你们城市里的人,讲究实在太多了,都是一家人怕啥?」那天,保姆在卫生间给丈母娘洗澡,门也不插住,我事先不知道,拉门就进去,赤裸裸的丈母娘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雪白的成熟女性胴体,身材匀称,两只丰满的乳房上嫣红的乳晕。细腰下扭动的丰臀圆滑而丰满,显得很性感。

而且我还看到丈母娘的小穴,丰隆高凸,阴毛稀少……我先是一惊,然后关门回房了。那天以后我一有空丈母娘赤裸裸的肉体时常在我眼前浮现……满脑子都是赤裸裸的极强诱惑力的丈母娘。

我暗骂自己无耻,尽往歪处想,但是心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烧得我下面的弟弟都抬头了。
我从计算机里找出一部小日本的A片 《美人女教师(无码)》边看边打手枪,很久才射精。
以后我有空就看小日本的A片 ,大多是熟女乱性的,还有母子乱伦。

起先是边看边骂小日本真变态,恶心,后来渐渐有瘾了。不但不排斥,还专门在网上看熟女乱伦的A片 、小说。并把那A片 里面的男主角幻想成我,把女主角幻想成丈母娘。

在深深的自责中,和耳边一声声的高昂吟叫中,渐入佳境。异常的刺激胜过了我和老婆的做爱 效果。

这段时间除了上班的时侯,只要回到家里,那种变态的和丈母娘性交的渴望,一再提醒着我那可怜的末稍神经。像吸毒一样有瘾。

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了——我要走向深渊。

(二)「老公,我五一节要带个旅游团去张家界,黄金周我们导游不够用了,领导让我去的。」「那你多注意身体,去吧。走几天?」「7天,你乖乖地在家陪老妈啊,不准外出。」「喔。知道。」「你最近没有不舒服吧?看你老没精神,不爱说话了。」「没有,工作累啊。」「那你五一节要好好休息。」四月三十日,老婆带个旅游团出发了。临行前给保姆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

保姆听得不耐烦地直翻白眼。

老婆走了,中午吃饭,我趁保姆去厨房收拾的时候,假装把筷子掉到地下,弯下腰去捡。
丈母娘穿着白色短丝袜!我忍不住了,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小腿。让我吃惊的是,丈母娘丝毫没有反应。

我走到她身边,手不经意地碰了碰她的脸,她抬头漠然看着我。我的心仿佛马上就要跳了出来。
「妈妈,你认得我吗?」我的手隔着她的衣服抚摸她的乳房。

「你是谁?」「好极了,她一点没反感,我终于 可以实施下一步计划了。」我内心升起一股邪念。

「张姨,你儿子不是在上技校吗。五一节他回家吗?」「不回,车票涨价,没事就不回家,瞎浪费钱。」「那你下午去看看他吧?我下午不出去。」「这……算了,没啥好看的,上个月才见过。」过了一小时,张姨又来了。

「你下午不出去的话。我就去看看儿子吧。晚饭前回来。」「好,你陪儿子吃了晚饭再回来吧,有剩饭,我热热给我妈吃。」「好,你真同情人,这家人好福气,找了你这么好的女婿。」张姨满意地走了,家里只剩下我和丈母娘。我把家门反锁了,走到丈母娘的卧室里。

她在午睡,一头栗色的波浪短发,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两条雪白的小腿全露在外面,她的脚上还穿着白丝短袜。

我的心马上狂跳起来。我下定决心干她,要快,不要让人发现了。

我轻轻地揉着她的丝袜脚,透过轻薄的丝袜,能清楚地感受到柔软的足底传来的体温,她的脚形很标致,白晰娇嫩,脚趾也整齐。我用舌头反复舔着丈母娘的白丝袜脚心,闻着熟女的芳香,很有趣……丈母娘醒了,是被我折腾的原因,我把她的衣服扒了下来,除了脚上穿一双白色短丝袜外,丈母娘现在几乎全裸。她被动地接受了一切。

我捧住她的脸庞仔细端详她,她长得很美,瓜子型脸盘高鼻梁,一双性感大眼睛水汪汪的。
这点我老婆要感谢她的遗传,丈母娘今年45了,可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青,身材也要棒得多。
这大概得意于她长年唱戏练功的结果吧。

她乳房饱满,嫣红的乳头勃起后像粒花生,是非常大的。小腹也很平坦,大腿浑圆结实,双腿并拢的时候,中间不留一丝缝隙。

眼前是一张娇美的俏脸……我忍不住去亲她的小嘴,将舌头伸进了她张开的口中。

丈母娘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被动地微张着嘴,迎接着我伸进来的舌头,俏脸上露出了迷乱的复杂表情。

我贪婪地吸吮着她的舌头,津液在交流着,我喜欢她嘴里香甜的味道。

我站在她的双腿中间,用两手将她的两条大腿往两边用力撑开,那凸起的阴阜和稀少的阴毛都是无比的诱惑,我的手指玩弄着丈母娘的粉红色的阴唇,当我的两根指头完全没入她湿热的阴道时,她知道要发生什么了,雪白的脸庞霎时飞上了红晕。扭动着身体,但是无济于事。

平时是那样的高贵大方,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丈母娘。这个时候却只能看着一双陌生男人的手在她雪白的身子上摸来摸去,而她只能默默承受,无动于衷。

我轻轻抠着她体内的嫩肉……「……嗯……嗯……」丈母娘从鼻子哼出声音,可见她还很敏感。
「唔……疼……不要……」丈母娘难受地皱了一下眉头,开始反抗,用力扭动着。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两脚尖向上翘起,脚趾张开似乎想把白丝袜撕破似的。

我清楚这不是疼痛的呻吟而是性欲的叫声。

「我要干你好吗?」我淫秽地问她。她还是推着我的手。

「不要啊,好疼。」「我是你老公啊,给你舒服来了,你都五年没被操过了吧?呵呵……」「真的啊??你是我老公吗??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就是怕疼,不想要你的手动我下面,好痒啊。」我用力捅着她的阴道,丈母娘的下身也越来越湿,「呱叽、呱叽」不停地响。

她的脸象粉红了,表情有些激动。她的屁股微微地向上抬着,修长的双腿无地弯屈着,嘴里一边不停地喘着气。

我看见淫水在她阴道口周围流淌着。

不禁赞叹:真是如狼似虎的好年华,她的性欲如此强烈。

(三)「老公,他们说你已经死了,原来是在骗我啊。」丈母娘真把我当成他老公了。
「我出远门了,你要听我的话啊,要不以后我再也不来看你来了。」「嗯。」「老婆,你的小穴咋这么紧啊?」「这么傻的问题你也问,我是剖腹产生的咱们的女儿,下面没撑大吗。」「原来有学问啊,怪不得我觉得你的阴道和……」我差一点儿说出——怪不得我觉得你的阴道和王娟的差不多。

「怪不得我觉得你的阴道和以前差不多。」我干笑着说。

丈母娘听后哧哧地笑着,看着她凝脂似的雪肤,迷人的痴笑。

我不禁手指使劲抽插着她的小穴。丈母娘的大腿颤抖不已,阴道口的两片嫩肉被顺势带入带出,「哎呦,……嗯……嗯……啊……」丈母娘嘴里不停地浪叫。

「舒服吗?老婆?」「哦……好舒服……」我搂住她的脖子要吻她的嘴,丈母娘十分配合地与我接起吻来,我将她的舌头吸进口中,不停地搅动着她舌头,两人口中的唾液不停地交换着。

她有着美丽线条的背脊、性感的臀部,浑圆修长的双腿看起来十分的性感。看得我肉棒硬到高翘。

「老婆两手抱着大腿,用力张开,把你的洞露出来。我要让你更舒服。」丈母娘听话地仰躺在倒在床上,用手将大腿分得开,把那诱人的蜜穴暴露在我的视野里,并好乖地用手指捏着两片湿淋淋的小阴唇掰开。

我一手扶着她的纤腰,一手调整肉棒的位置,龟头对正蜜穴。只听到扑哧一声,半支阴茎被她湿热的阴道包裹得毫无缝隙,再一挺整个的阴茎被她湿热的阴道紧紧含住。

丈母娘闭上眼睛轻轻地喘息着。

我又把肉棒拔了出来,再插入进去,丈母娘就在这一插一拔中淫叫起来。

「老婆,你的肉洞可真紧啊,干 起来真爽。」我在挑逗她。双手抓住丈母娘的两条白嫩的美腿,抽起大鸡巴开始大起大落的抽插她的蜜穴。

我的阳具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冲开她的那两片阴唇,直抵花心,身体跟她的屁股撞击时发出来「啪啪」的声音。

她的呻吟声也愈发的高亢了。「哦哦……啊……啊啊……」「……不要……啊啊…那么使劲……我要来了……哎唷……」目光恍惚的她竟然喊出来了。

我飞快地抽送着阴茎,由于我的激烈抽动,她的身子强烈地振动着,淫水不断的从蜜穴里涌出。丈母娘下身流出的发情淫液已经流到大腿内侧了。

忽然,她阴道紧紧地握住我的阴茎抖动,我只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冲到了龟头上。她的两只脚绷得很直。身体在抽搐。两个乳头因为高潮的刺激呈粉红色地高高挺起。

好一会儿,她长舒了一口气,睁开了漂亮的双眼。含情脉脉地望着我,眼睛里好象有了些神采。那一刻她盯住我的眼神很奇特。

初次干她我不免有些紧张,干了她不到二十分钟就忍不住了,我快速抽动了几下后,猛地把肉棒往她的肉洞里一顶,将精液尽情地射进丈母娘子宫深处……白花花的精液顺着她的屁股蛋流了下来。

我接着抱住她躺在床上,采用侧卧式。将丈母娘的两只雪白的脚分别架在我的肩膀上面,一边揉着她那美妙的丰满双乳,一边捏着她那对坚挺起的乳头。

我开始缓慢而有力地抽插丈母娘还流着白色精液的阴道。她的肉体被我击得一耸一耸的。
渐渐的,我觉得阴茎被她的阴唇和肉壁越夹越紧。二人之间再度发出抽插的淫靡声音。丈母娘阴道里挤出来的淫水连床单都打湿了一小片,天那,她在吹潮。

丈母娘的呻吟声连续不断,在我的悉心调教下,她绽放出了女人的魅力,守寡5年来积蓄的情欲全面迸发出来了。她淫荡地摇着雪白的肥臀,用阴道热切地套弄着我的阴茎。

她的淫水流得太多了,阴部湿得一塌糊涂。弄得我的下部湿的不舒服。我将她的一只白丝袜的脚从肩膀上放下来,摁在我的大鸡巴上。丈母娘知趣地用穿着白袜的美脚擦拭着我的下身,不一会她的脚面和脚尖上的袜子全被淫水浸染……休息好的我又重整旗鼓,发扬龙马精神,不断变换干她姿势,一个多小时内让她高潮此起彼伏。直到我又射了她两次,才心满意足地从她一丝不挂地身上爬起来。

我打扫了战场,收拾好家。

(四)强烈的性满足后,是无尽的后悔与空虚——原来都没找过小姐的我现在变成凶悍的色鬼了。

晚上7点多,张姨回来了,家里一切照旧。我在自己的房间玩计算机,丈母娘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

那一夜我失眠了,一直在想白天发生的事,真不知道这件事对我以后的生活影响有多大?
偷奸了丈母娘,解决了一时的性饥渴,以后要不要继续这种不伦的性关系?

如果被别人发现了这秘密我可就完蛋了。尤其是不能让王娟知道。对我来说这究竟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

可是丈母娘这位美妇人她对我的吸引力实在是势不可挡啊,她的天生丽质,加上20多年唱花旦,被艺术的熏陶,使她看上去要比实际年纪年轻十多岁,和她作爱比和我老婆做更有激情 。

第二天,丈母娘和以前一样,大多时间在看电视,一言不发。我趁着张姨出去买菜的时候,问她:「妈,你记得我是谁?」她抬起头,端详了我一阵,说:「你是我老公。」MYgod!!!她有记忆啊?!我大吃一惊。

我又问起我昨天干她的事儿,她两眼迷茫,开始答非所问。

竟然一点也回忆不起来,她被我干得欲死欲仙的事儿,我长出一口气,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心里的恶魔最终战胜了理智,邪恶的欲火烧掉了我的良知。我要把这艳妇驾驭成我的性奴。
王娟从外地打来电话问我们过的好吗,她是不放心她妈,我在电话里告诉她一切都好,并提出让她回来用实际行动感谢我。

老婆说:好的,让你满足一次。还要6天才回来了。耐心等待吧。

世上的事情就这么难以想象,王娟做梦也不会想到她那位端庄美丽的母亲已经在我的跨下高潮了几次了……张姨每天在家,我没机会对丈母娘动手,难道这余下得6天白白浪费掉?我象抽上大烟一样有瘾了我一边玩计算机,一边苦思苦想,终于想到一个好地方——我家的地下室。

我住在6楼,在一楼下面每个住户都有一间9平方米的地下室,有门有锁。